(加拿大時評)「吻別」戰爭?還是性騷擾?

2016/9/15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吻別」戰爭?還是性騷擾?

最近有兩張與戰爭有關的老照片登上了新聞,一是臉書(Facebook)在輿論要求下,將1972年越南女童潘氏金福裸身逃命的越戰經典照恢復張貼。另一則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象徵畫面「水手當街親吻護士」,因女主角佛瑞德曼(Greta Zimmer Friedman)病逝,再度回到人們的視線。

佛瑞德曼是於上周四(9月8日)病逝於維吉尼亞州,享壽92歲。


這張極具知名度的照片攝於1945年8月14日,地點是紐約時報廣場,照片中年方21歲、因身上制服而被誤認是護士的牙科助理佛瑞德曼,當眾被一名水手壓彎了身子熱吻,背景則是滿街慶祝日本投降的群眾。

這張照片稍後刊登於美國《生活》(Life)雜誌,成為象徵二戰結束的知名畫面。

佛瑞德曼曾於2005年前往美國國會圖書館退伍軍人歷史計畫描述當天的情況:她聽說戰爭結束,便前往辦公室附近的時報廣場一探究竟,突然被一名水手攔腰摟住與熱吻。該吻出自於狂喜,因為該名水手太高興他不必重返太平洋面對死亡。《生活》雜誌攝影記者艾森斯塔特(Alfred Eisenstaedt)在兩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記錄下這個流傳後世的經典畫面。

由於艾森斯塔特並未拍到兩人的正面,紐約時報說,多年來至少有3名女性和11名男性自稱是照片主角。即使佛瑞德曼,也是到1960年代才知道有這張照片,然後致函《生活》雜誌,表明自己是影中人,但《生活》雜誌當時已指認他人為女主角。

1980年,《生活》雜誌重刊此照,再度引發男女主角真實身分大論戰。特別是男主角,竟有11人來「認領」,直到海軍戰爭學院以3D臉部掃描科技證實,來自羅德島州的門多薩(George Mendonsa)就是影中人。

坦白說,後來的3D臉部掃描技術和本人證詞,是否就能做準,我存疑,換言之,我不認為門多薩和佛瑞德曼就是男女主角,我只是好奇,在大家找「影中人」時,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要站出來?我假設大家都在那個時刻的時報廣場上接吻,也沒說謊,那麼11個男的和3個女的去接吻……那是怎樣的畫面!

從另一個角度看,近年來有另一股聲浪就認為,該照根本是公然性騷擾。2012年網友在推動性別平權的網站《木箱與紅絲帶》(Crates and Ribbons)發表文章抨擊這張照片根本一點也不浪漫,就現代觀點來看根本是性騷擾,因為男女是陌生人,男的女朋友(之後兩人結婚)拍照時也在旁邊。

2014年時,就連《生活》雜誌的母公司,《時代》(Time)都表示,「許多人認為這張照片比較像是公然性騷擾,而不是慶祝終戰。」

我相信即使在比較開放的1980年代,這樣的行為至少也是屬於性騷擾的邊緣,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出來搶著喊「那人就是我」,深怕別人不知?有誰能忍受自己的愛人在大庭廣眾前抱著(或被)陌生人狂吻,來慶祝戰爭結束?(畢竟,如果真是性騷擾,應該是躲起來再說。)

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大家都想出名,而出名的另一面就是:掌握話語權。如果我是那影中人,我就掌握了解釋現場(歷史)的權利。

這行為當然不可取。只是,二戰結束已超過70年了,時間沖淡了一切,再去計較這是否屬於性騷擾也沒太大意義,重點是,對於戰爭,我們不希望「吻別」(還有可能再回來),而是讓戰爭徹底向我們「訣別」,別再回到這世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99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何必問    
何必問
可是我覺得從女生的肢體動作來看感覺不出來她有被性騷擾的感覺,如果被性騷擾應該會手擋著,腳應該也是會狂踢男生吧,我只是猜測而已:P
回應    0    0
徐望雲    
徐望雲
我沒意見。我要是男的,肯定不覺得是性騷擾。^_^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