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哈珀下台,誰還記得?

2016/9/7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哈珀下台,誰還記得?

1950年代,虐疾肆虐全球之際,美國國會通過以鉅額經費資助公衛專家索普(Fred Soper),進行一項世界性公衛計劃,目標是要讓瘧疾在4年內完全絕跡。索普的目標鎖定世界上幾個主要瘧疾區域,對可能受瘧疾感染的人家,全面噴灑當時最強最有效的殺蟲劑──DDT。

這項大計劃,到1960年,有66個國家連署參加。索普在各地成立機構訓練人員,發送DDT進行全面噴灑。光是印度一個國家,就有15萬人被僱來噴灑DDT。1950年代,每年印度人口中有7,500萬感染瘧疾,而其中大約80萬人死於瘧疾。到了60年代前期,瘧疾死亡人數戲劇性地降低到零。

然而索普太過於依賴當時被視為偉大發明的藥劑──DDT。用單一藥劑在同樣地方反覆噴灑,後果就是開始出現具備抗藥性的新品種蚊蟲。然而他最大的挫折,還是60年代之後,DDT成為破壞環境生態的罪魁禍首,猶如過街老鼠。卡森(Rachel Carson)的經典名著《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正是對DDT最嚴厲的指控。

卡森將索普及其努力的成績,打入了地獄。不再有人記得他確確實實救過數千萬人的生命,改善了上億人的居住環境。而他受到最嚴厲的懲罰,就──被遺忘。少數還記得他的人,也祇會記得他是那個濫用DDT的瘋子。

索普讓我想起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

哈珀上周五宣布,辭去代表卡加利祖裔選區(Calgary Heritage)的聯邦國會議員職務,這位在大選時,老愛被對手以他那嚴肅不太愛笑,笑起來也有點不自然的臉孔設計成“魔鬼”造型政治人物,雖然還保有選區國會議員席位,但十個月來,他在國會內言行一直低調,幾乎沒有人(其實也就是媒體)記得他了。


直到這回宣布退出政壇的消息一出,才開始有人想起哈珀,諸如有時事評論員說“他統合了保守勢力,終結了聯邦自由黨長達十多年的統治”、“在毒品政策、犯罪治理、小政府大市場、福利政策等社會重大政策層面,剎住了左傾暴走的路線”等等,都對。

不過,個人覺得,對華人來講,哈珀最重要的貢獻就是2006年初他才剛贏得大選當上總理不到半年,便在國會公開就近百年前的人頭稅及《排華法》向受害人作出道歉和賠償,因為聯邦政府這一道歉動作鋪路,才有八年後(2014年五月)卑詩省政府就“人頭稅”問題向華人社區作出正式道歉的舉動。

市級政府中,新西敏市則更在四年後(2010年九月),正式向華社道歉,告別該市昔日歧視華人的不光采歷史。

當年加拿大從城市到省到聯邦,一方面要華人來北美或開礦或修建鐵路,一方面又不希望這批來自貧窮中國的人定居下來,故設立了人頭稅,要這批人知難而退,即使留了下來,還有一堆歧視性的法案(如不能投票)等在前面。

事實上,早在聯邦自由黨執政期間,要求為人頭稅道歉或平反的聲音即已存在,可能是考慮到後續賠償事宜,自由黨一直不為所動。哈珀的道歉,雖然也連帶著賠償,但只限定在世者或其遺孀可以申領,儘管惹來部分已逝世的繳納者後代不滿,但保守黨這一舉措,基本上贏得了華人的好感。

對加拿大來講,哈珀最大的貢獻,更要屬2007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帶領全國以“保守”的金融政策平穩度過,而彼時,我們的鄰邦美國,早已被次貸搞得七葷八素。

這樣的總理應該贏得更多尊敬和支持,但從去年大選的結果來看,“新面孔”和“顏值”恐怕才是政壇新的主旋律,更別提哈珀為了怕說錯話,一向不把媒體放在眼裡,人家來了,又要限制人家這限制人家那的,搞久了,哪家媒體會喜歡你!

媒體不買帳,再好的政績,也有可能被故意視而不見,不把你形容成洪水猛獸,你就偷笑了。再怎麼道歉怎麼讓華人感動,人家找姚明打個籃球,就能打趴你。

公平嗎?就像開頭故事中提到的索普,救了千萬人的生命,卻被一本書打入地獄,被世人狠狠遺忘,公平嗎?

絕對不公平!

但這就是政治,絕對的現實,接受它吧!

記得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帶領英國艱辛地走過歷史上最困難的時期,打贏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但在大戰一結束的大選裡,卻輸掉了選舉。他在卸職時感歎的說了句,「對傑出內閣首相無情,是偉大民族的象徵」。

看來,加拿大會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對了,索普的結局是這樣的,1977年二月,84歲的老索普,一如卡森的書名,在春天中,寂靜地離開人世,那些因為他才得以躲過瘧疾、得以平安活下來的人,沒有一個悼念他。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