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現象學看劉菲評省府轉讓稅

2016/8/30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現象學看劉菲評省府轉讓稅

二十世紀最重要哲學流派之一的現象學(phenomenology),是由德國哲學家胡塞爾(E. Husserl, 1859-1938)奠基於1900年,而胡塞爾於1900年至1901年發表的兩卷本巨著《邏輯研究》成為現像學的開山之作。

胡塞爾的現象學,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存而不論((Transcendental Reduction)”。

所謂“存而不論”一詞取自古希腊懷疑論(skeptism)。哲學的講法就是,返回“事物本身”,也就是回到意識領域,丟開通常的思維方式,將一切可疑事物“懸置”起來,加上括號(bracketing),保存它,但不去凸顯,也不去判斷。

舉個例子,當有人一提到“北京”時,很多人腦海中可能會先浮現出“紫禁城”,儼然紫禁城就是北京的代表,但這不表示王府井、長城、十三陵、胡同、朝陽區、糖葫蘆……都不存在,只是,為了方便指認,這個城市很容易被某個重要地標給“取代”,至於北京城還有什麼東西,只能先“存而不論”。

卑詩省上月實施15%外國買家物業轉讓稅,並自本月2日啟動,Angus Reid民調發現,大溫地區92%的居民支持這項針對外國買家的新稅,事實上,盡管民眾(特別是華人)多認為,這個轉讓稅是針對來自中國買家而來,但省府沒有明指,我們只能“存而不論”。

上個月,省財政廳長兼議會領袖麥德莊(Mike de Jong)公布6月10至29日間房地產的海外買家中,雖然中國最多,但也有來自美國、英國、澳洲、韓國、台灣、印度及瑞士等國的買家,麥德莊自己都形容這“好像聯合國”(注意,他沒有用“好像中國”)。

然而,就在這節骨眼上,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劉菲卻跳出來對卑詩省實施15%外國買家物業轉讓稅提出質疑:“為什麼是15%的稅?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是這個稅率?目的是什麼?能起作用嗎?”

她上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訪問時認為,省府對樓價問題長時間未有作為,不確定省府的新稅能夠讓溫哥華樓價回到可以負擔的水平。

訪問中,她指出大溫地區樓價無法負擔總怪罪外國人(她是中國總領事,這裡的外國人指的自然是中國人),並認為樓價無法負擔是有其他因素造成,例如溫哥華市有多個地區只能興建獨立屋,即是因素之一。本來這個觀點沒有錯,但做為一個中國駐本國人員,卻出面指責省府的打房政策,先撇開有沒有“干涉內政”嫌疑,劉菲的做法反倒更加深了大家的疑慮。

本來在劉菲受訪前,盡管很多人認為大溫房地產高漲與華人炒房有關,但都不敢明說,即使打房最激烈的新民主黨省議員尹大衛(David Eby),不管他老兄爽不爽,至少對華文媒體也不敢明指是針對華人(聽說他在其他場合曾明指是華人,但我沒證據,只能“存而不論”),很多時事評論也是半遮半掩。

畢竟,族裔,不管在哪個地方,都是很敏感的話題。

然而劉菲站出來批15%的轉讓稅,無疑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加深人們一談到“炒房”就聯想到“華人”,而對其他族裔也加入炒房大軍的事實“存而不論”的情況,對更多只租住得起低層或高層公寓,甚至獨立屋地下室的華人來講,肯定不公平。

反過來想,身為中國駐外人員,會為同胞在海外購房被污名化或受到不公平對待而焦急,其實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幾年,中國人在海外各地買房(不論出於什麼目的)繼而炒高當地房價的情況的確成了一種普遍現象。我有一個移民新西蘭的朋友甚至直指,奧克蘭近年房價就是被中國某個城市(就不說是哪個城市了。)的土豪們抱團給炒高了,很多當地人,特別是年輕一代,被迫到其他城市謀發展。

然而,要為同胞發聲,對劉菲這個級別的人來講,最好的方法,不是公開批評15%的是非對錯,而是直接找麥德莊和省長(在訪談中她提到,曾向省府官員表達過疑慮,但未再有進一步動作),關起門坐下來開個會,不必批評新稅(以免惹來干涉內政的批評),但把那些“簽訂了購房合同,卻沒有額外的現金來支付新稅”的中國留學生(也屬海外買家,更是拿著中國護照,領事館有義務保護的對象),所遇到的問題攤開來,問問省府如何解決,如何不讓政策成為殺人手段。

說實話,一個15%的額外稅款,對土豪來講,雖然會流點血,但肯定構成不了傷害,對錢財來自廣大人民的貪官來講,根本沒感覺(錢又不是自己賺的,你要訂100%的轉讓稅,這些人繳出來連眼皮也不貶一下),但有可能害死家裡也不見得富有到哪裡去,卻只想在本地買房,方便日後成為移民,以圖為加拿大做出貢獻的留學生。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