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電影】Happy Hour。(櫻子篇)

2016/8/2  
  
本站分類:藝文

【黑電影】Happy Hour。(櫻子篇)

  我不想滾出去、也不想跟你道歉。 


  我有點驚訝,小純竟然會這樣消失了,芙美與明里都沒有她的消息、連我也是。一直以來都認為小純跟我的感情很特別,沒想到會這樣被她放下,即使我明白她的苦衷,心裡還是有些難以接受,聽公平先生說她目前身體均安,我還能稍稍放心一下,只是,之後呢? 

  小純何時才會再回來?我還要繼續泥濘於這樣的日子裡多久?可能是因為這樣,我才對風間桑這陌生男人悄悄動了心吧。 

  芙美找大家參加她公司安排的工作坊,起初我只是陪著去而已,自從大紀出生以後,我的生活更以家人為中心,良彥在區公所的工作看似平穩,其實枯燥乏味,他習慣把工作的沉悶帶回家裡,我也不曉得能怎麼溝通,加上婆婆跟她姊姊吵架後也會到家裡來住個幾天,婆媳關係本來就很複雜,我覺得已經盡力服侍她了,總還是免不了被挑三撿四,所以,能跟好姊妹們出來聚聚真是最好的減壓方式。 


  可是,這個工作坊有點奇怪,指導員鵜飼桑一下子要我們尋找身體的重心、一下子要我們去聽聽同伴的丹田、一下子又要額頭碰額頭傳達思緒……那應該是不可能的吧!別說要跟陌生人那麼近距離的互動,就連對象是熟悉的小純和明里,我也不覺得頭靠頭就能知道她們在想什麼。 

  肢體接觸過的吸引力與影響力可能比我們想像的大,風間桑就是額頭貼額頭這項活動裡碰到的對象,我只覺得害羞與不習慣,倒沒其他想法,直到他在自動販賣機前問我有沒有空吃個飯,我才有點心驚這個男人怎麼能這麼大膽?那個瞬間,我確實有一點點的猶豫,猶豫過後,我回答他說我是跟朋友一起來的,沒想到他也是,直到工作坊慶功宴上聽了他說的話,我才知道原來他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只是,聽明里介紹我已經有結婚、小孩都要上高中了,他臉上的驚訝讓我有些忍俊不禁。 

  離婚?這個問題本來從不在我的思緒與生活裡的,從小純打來那通電話以後,我心底深處好像有一塊基石鬆動了,沒想到我最要好的朋友竟然會面臨這番局面,我以為結婚後應該都要很圓滿的,可是現實似乎不這樣發生,小純正在打艱辛的離婚官司,仔細想想,明里早也離婚了,我們四個人就剩下我和芙美的婚姻還好好的。 

  真的是還好好的嗎?在法庭親眼看小純為了爭取離婚的痛苦,我不禁想到自己的狀況,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的我,真的是好好的嗎?連肢體接觸都少了的夫妻,真的好好的?每天給柴米油鹽壓榨的日復一日,哪還有「Happy Hour」(ハッピーアワー)可談? 

  何況還有大紀這個正值青春期的孩子。 

  我真的嚇到了,比小純當時的來電更驚嚇,大紀跟我說他讓女同學懷孕、而且打算跟我或他爸爸借錢去流掉小孩時,我才驚覺這孩子長大了,他已經跨進我從未想過的年紀裡,每天準備早餐晚餐的家庭主婦生活,讓我幾乎忘記孩子長大的速度遠比想像的快,只是他讓女同學懷孕還是嚇到我了,我更驚訝的是,他居然只想到要去把小孩流掉。 

  懷孕的小媽媽也是這樣想的嗎?是時代不一樣了,還是我的觀念太古板了?良彥聞言差點揍孩子的瞬間,我真的心慌,聽到孩子的爸說他工作忙到沒時間到女孩子家裡登門致歉,我心涼了。 

  真的。 

  幸好婆婆替我搧了他一巴掌,讓我心裡沒那麼崩潰。 


  說起來,婆婆跟我的關係一直有點緊繃,我很擔心做事讓她不滿意,沒想到去女孩子家致歉後,婆婆跟我說了些心裡話,那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婆婆還說我太拘謹、太嚴肅了,我並不覺得,我只是擔心沒辦法處理好生活中的大小事情,更介意旁人的眼光,說到底,還是傳統習俗與觀念的影響。 

  我恐怕沒辦法像婆婆說的隨隨便便才重要,畢竟連婆婆都這麼講了,結婚後往前往後都是地獄,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往前走下去。我無法體會婆婆那個年代的女人在家庭裡背負的壓力,但之後我會盡量讓自己生活不那麼拘束,只是,對於這段婚姻,我還是愈來愈沒有信心, 

  與其說是沒有信心,不如說是怨懟吧,尤其是在有馬看到拓也桑和能勢走在一起的畫面,芙美眼裡流露的那份哀傷與掛意,讓我不知不覺把拓也桑和良彥畫上等號,為什麼男人總是看不見妻子在身旁的付出與努力?為什麼男人總要把妻子的認真看做理所當然?我尤其生氣的,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生自以為是的發言,她真的傷到芙美了! 

  只是真正傷害到她的,應該是她那看似瀟灑的宅男老公吧。 

  說起來公平桑也是這樣的感覺,小純要跟他離婚不是沒有原因的,某些時候,我會在公平桑臉上看見良彥的模樣,同樣大男人似的驕傲、同樣對妻子不以為然,小純飽嘗的精神折磨我完全可以體會,我也擔心自己不知道何時會承受不了,那晚的朗讀會慶功宴上,我好像聽到了很多秘密、又聽到了很多不該聽的,甚至沒想到會被能勢教訓了一頓。 

  她完全不了解小純、完全不了解我,卻恣意批評了起來,沒想到拓也桑完全沒要替芙美講話,還一味以編輯身份護著他口中這位前途無量的寫作新星,縱使她確實細膩地描寫出有馬溫泉的美麗和故事,那也都是想像,現實的殘酷她還早得很。 

  那個晚上,我和芙美情緒都很低落,看到公平桑提供的照片,瞬間讓我們有點震驚,但是至今還沒有小純的確實下落、明里也沒來朗讀會,生活裡的情緒突然繃得太緊,好難喘息。 

  當電車靠站後,車門一開,撞見風間桑的那一眼我有點驚訝,更訝異的是他居然繼續追上問我有空嗎?而我,竟然就這樣跳回電車裡;芙美驚異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風間桑可能也還在震驚之中,連我也是,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難道是因為當初工作坊慶功宴上,風間桑所說「味道」的關係嗎? 

  過了這一夜,世界會發生什麼變化我不想去想,但我應該已經打算好要怎麼回應明天回家後良彥的質疑,那是明天的事,而今我只想好好享受有體溫的夜晚,其他的,不重要了…… 


  -2016台北電影節- 
  電影名稱:Happy Hour(ハッピーアワー) 
  影展官網:http://www.taipeiff.org.tw/ 

  影展日期:2016.06.30-07.16 
  上映場次:2016.07.03/10:20/台北新光影城2廳 
       2016.07.10/12:50/台北市中山堂 
       2016.07.15/13:00/光點華山電影館2廳 

  電影官網:http://hhcontent.fictive.jp/ja/ 
  電影官粉:https://www.facebook.com/Film.HappyHour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