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電影】Happy Hour。(純篇)

2016/8/2  
  
本站分類:藝文

【黑電影】Happy Hour。(純篇)

  太遲了。 


  我想我跟明里的感情就是這樣,偶爾小小的親近又小小的爭執,她跟櫻子與芙美不一樣,愛恨對錯沒有模稜兩可或顛覆常軌的可能性與妥協度,所以,工作坊後的慶功宴上她最後氣憤離席,我早該預料到,她生氣的點不在我沒有跟她或芙美說出離婚官司的事情,而是我居然外遇、甚至我居然為此扯謊。 

  即便知道自己的狀況有點糟糕,但我一點也沒有想要道歉的意思。對她、對任何人,現在。 

  我本來什麼都不想說的,獨自扛著這一切熬了一年,最艱難的部份也走過了,隨著判決愈來愈近、我的焦慮也更為加深,因為這樣我才忍不住給櫻子打了電話,在電話裡哭出來的我實在很不像我,難怪她嚇了一大跳。 

  跟芙美與明里來比,櫻子畢竟了解我更多,國中同窗至今二十年,我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一起參與,我與日野先生的離婚官司現在才讓她知道,她已經很驚訝了,照理說應該同樣驚訝的明里與芙美表現出來的態度完全不同;我不管怎麼說,她們都無法理解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親自參與,開庭當天我終於決定邀請她們到法庭來見證實際情況,唯有如此,才能證實我的煎熬。 

  婚姻裡的暴力不見得要動手攻擊才算是,我所忍受的精神暴力只有我最清楚。 

  我要怎麼做也輪不到其他人來置喙,如果連自己都不願救,還有誰會來救我?我何必委屈自己去承受他的冷落和距離? 


  男人都認為我沒有動手打妳就不代表有暴力行為,那是愚蠢的,他根本不知道我需要的或許僅僅是最單純的撫摸、感受體溫的熱度而已,我不否認有一段時間我真的非常愛他,但愛情禁不起折磨,尤其是放給時間去處理的折磨,我漸漸發現他的心裡沒有我的感受存在,完全不像在工作坊裡的互動,無論傾聽重力、正中線、額靠額或最後大家倚靠著彼此站起,這些沒有什麼特別目的的肢體交流真正讓我感覺舒服,我才發現,我需要的是一個懂我的人,真正懂我需要的人,不是一個只會研究受精卵的生物學家! 

  我很想掐死他,某些時候,又巴不得自己也一了百了,在這種新恨與殘愛交織的情緒和官司裡,我可能做了一些錯事,那造成我現在得去承擔的未來,畢竟肚子裡的生命是無辜的。 

  然而,也因為經歷這一年下來的煎熬官司,我更看清了什麼是人性,我為此不太相信人了,但也慢慢練就一身不以為意的好功夫。 

  說好要去有馬溫泉走走,一趟閨蜜之旅,對我來說卻是回到殘酷現實前的出神,只是沒想到在迎接殘酷之前會先給良彥洗了一頓排頭。他說以後別找櫻子出去,完全不管我和櫻子長達二十年的感情,即使良彥也是國中至今的同學,甚至他和櫻子會在一起也是我撮合的,但他這麼說我還是很受傷,我無法相信他會因為對自己的信心不足而提出要我離櫻子遠一點的要求,但我會尊重他,我曉得他骨子裡跟日野先生有類似的心思,或許男人都是這樣,因為自己管不住老婆、就要去羅織其他人的罪名。 

  我感到心寒,雖然還是得謝謝他送我到車站,眼裡則已淡化了老同學的情誼。 

  我不願說破的,是顧及好多「Happy Hour」(ハッピーアワー)的回憶。 


  難道離婚會傳染嗎?這個世代的日本社會,離婚早就平常得很,我也不是我們四個閨蜜當中最早離婚的,明里當初離婚的率性我很欣賞,但我沒她那麼命好,才會拖了一年還在這裡等候結果,我本來以為閨蜜裡頭已經有離婚的前例,這個社會應該已經接受這種慣性的現象才是,沒想到良彥會害怕櫻子與我過從甚密而步上後塵,更讓我有些詫異的是葉子的反應。 

  葉子是我們在有馬瀑布前替我們拍照的女生,我在離開有馬那天下午的公車上遇到她,她說她獨自在全國各地找尋瀑布,收集瀑布變成她的工作,這倒是挺有趣的人生,在車上我們閒聊了些生活瑣事,她提起老家那位總愛說謊的父親,語間有些無奈,因為是至親而不得不先放下旅程趕回家去探視聽說摔倒受傷的父親。 

  我以為這羞澀且不太善於表達的女生會是個好聊的對象,當我說出我正在打離婚官司、而且今天下午就要聆聽判決以後,她宛若驚弓之鳥匆忙下車,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為她的目的地,我表情笑笑的,內心有些心酸,到底誰會看見我的無奈? 

  這段婚姻如果雙方都沒有錯,那怎麼會有接下來的糾纏與折磨? 

  可惜的是,這場婚姻最後得訴諸法律,更可惜的是,我知道我沒有贏面,我只能拖延…… 


  神戶我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我在這座城市成長、與這座城市一起經歷種種變故,如今卻得遠走他鄉才能尋回安靜的日子,即便有些不甘願,我仍得為肚子裡的寶寶做打算,必須去到日野先生無法找到的地方,我才可能擁有另一片天,他或許有想改變了,可惜已經太遲了,不管我跟其他男人搞曖昧是為了什麼,他想做的努力與我再也沒有關係。 

  當一個女人心死、她就是死了。我就是這樣被他殺死的。 

  倒是有點意外,我居然會透過鵜飼先生牽線到東北去避避風頭,這個怪正經的男人眼裡不斷亂射電波,可惜電不到我,我想要的只是平靜,玩過了就不會再想荒唐,我仍感謝他替我接洽的後路,在我準備好之前,他也答應我不會跟櫻子她們提起我的下落。這莫名一板一眼的男人就這種時候可靠。 

  可靠的男人還有一個,大紀,年紀這麼小竟然就想要跟女朋友私奔,勇氣可嘉,雖然被放鴿子了,但我相信他以後會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 

  是吧? 


  -2016台北電影節- 
  電影名稱:Happy Hour(ハッピーアワー) 
  影展官網:http://www.taipeiff.org.tw/ 

  影展日期:2016.06.30-07.16 
  上映場次:2016.07.03/10:20/台北新光影城2廳 
       2016.07.10/12:50/台北市中山堂 
       2016.07.15/13:00/光點華山電影館2廳 

  電影官網:http://hhcontent.fictive.jp/ja/ 
  電影官粉:https://www.facebook.com/Film.HappyHour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