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劍修》卷一 第九章(下)

2016/7/1  
  
本站分類:創作

《御魔劍修》卷一 第九章(下)

「既然想不起就變硬撐著想了,我看咱們還是想辦法先找到休息的地方才是。」浪惜鋒說道。

 

「嗯。」女子把旗幟交給浪惜鋒保管。

 

「還能走嗎?我估計客棧就離這不遠,花點時間趕路就能到了。」浪惜鋒說道。

 

女子拍掉身上的塵土,站起身來:「走吧。」

 

「既然妳想不出自己的名字,又跟燕朝有關係,就暫且叫妳......小燕吧?」浪惜鋒說道。

 

「小燕......好。」女子說道。

 

傍晚,客棧外。

 

「呼,終於到了,我們進去吧。」浪惜鋒說道。

 

帶著小燕進去客棧裡頭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休息,店小二連忙湊上前去。

 

「兩位客倌,要吃些什麼?」店小二說道。

 

「你們這裡有什麼好菜?」浪惜鋒問道。

 

「小店主張樸實不鋪張,不如給兩位上一道炒羊肉,再炒一盤青菜?」店小二說道。

 

「再泡一壺茶,就先這樣吧。」浪惜鋒說道。

 

店小二轉身準備進廚房吆喝之際,浪惜鋒又叫住了他。

 

「這位客倌,還有什麼吩咐?」店小二說道。

 

「你這可還有空房?」浪惜鋒問道。

 

「哎呦,這可不巧,只剩一間上房,要價可不菲......嘿嘿。」店小二眼睛眨呀眨的。

 

「拿去,別囉唆。」小燕從懷裡拿出一錠金子交給店小二。

 

「謝謝夫人,謝謝老爺,嘿嘿。」店小二樂得開懷,趕緊進廚房叫大廚幹活。

 

「呿,誰跟你夫人。」小燕雙頰染上一抹嫣紅,眼看他處。

 

浪惜鋒也略感尷尬,乾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

 

「小燕,我剛從山上下來,說是鄉下土包子也不為過,這山下的風土民情妳要不介紹給我聽聽?」浪惜鋒說道。

 

「好啊,雖然我記不起自己是誰,但誰當朝,哪裡有什麼好玩的,我還是很清楚的。」小燕甜笑著說道。

 

「你想從哪裡聽起?」小燕說道。

 

「就給我說說這燕朝吧。」浪惜鋒說道。

 

小燕喝了一口茶潤喉,說道:「說起燕朝,就要從百年前的燕武宗講起,據聞燕武宗出生之時有青龍相伴在旁,朱雀盤旋在皇宮上頭,年方二十便力降五頭巨象。」

 

「五頭巨象,你當給小孩子講故事啊?」浪惜鋒嘖嘖說道。

 

「反正就是這樣,在燕武宗三十而立之時,率軍平叛各路諸侯,更擴張版圖,邊界直至蠻荒邊境,把分裂的各路勢力統一。」小燕說道。

 

「這燕武宗也是挺威風的,快繼續說。」浪惜鋒催促著小燕說道。

 

「讓我喝口茶先,咳咳,燕武宗之後便一路安定到先帝燕仁宗,說起這燕仁宗也是奇特,傳說有一名龍姓策士為他出謀劃策,但這名龍姓策士卻從未露面,燕仁宗也從未提及,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則傳說流傳,又是另外一個故事。」話畢,小燕啜飲一杯茶以解口乾舌燥,許久未曾如此多話,小燕講起勁兒來了。

 

這時店小二送上菜來,浪惜鋒與小燕便先解決五臟廟的問題,吃到半途,浪惜鋒說道:「那另外一個故事又是怎麼一回事?」

 

小燕趴了一口飯說道:「還記得我剛剛提到龍姓策士為燕仁宗出謀策劃嘛?」

 

「當然記得,那怪神秘的傢伙。」浪惜鋒說道。

 

「這故事是關於這策士後來的下落,據說那龍姓策士因為得罪『日月柳』而遭到追殺,『日月柳』的殺手不眠不休的追殺龍姓策士,最後把龍姓策士逼到月映湖上的一座涼亭。」小燕說道。

 

「後來怎麼了?」浪惜鋒說道。

 

小燕很滿意浪惜鋒的反應,繼續講古:「後來龍姓策士被當時的大家族給救走,當時有四大家族並立,江湖中人皆道:『雲起星辰,烈日當空』」。

 

「妳這小妮子一次說完,別吊人胃口行不?」浪惜鋒捏了一把小燕的鼻子。

 

「痛死人了,再捏小心我不講。」小燕淚眼婆娑的說道。

 

「妳繼續講,繼續講,我不動手。」浪惜鋒說道。

 

「哼,這還差不多。」小燕吃了一片青菜後說道。

 

「當時誰也不知道是哪個家族的人救走龍姓策士,是日月柳派人出來並指名要找雲家,消息這才傳開,雲家當然否認,日月柳一口咬定是雲家救走龍姓策士,雙方無法達成共識,一言不合便打了起來。」

 

「那場血戰鬥了三日三夜,日月柳死傷慘重,最後敗逃,屍首與鮮血清了兩日之久!」小燕比手畫腳地說道。

 

「所以那龍姓策士就待在雲家了?」浪惜鋒問道。

 

他可不會傻傻地告訴這妹子,他本姓就是雲。

 

「誰知道呢,後來跑去哪誰也不曉得,傳說也只說到這兒。」小燕說道。

 

「呿。」浪惜鋒表示不屑。

 

飯菜也吃得差不多,浪惜鋒叫店小二帶他們進了客房。

 

小燕與浪惜鋒兩人對看許久,小燕受不了尷尬的氣氛,打破沉默說道:「你今天睡地上,這床是我的。」

 

「是,大爺說了算!」浪惜鋒把毯子往地上一鋪,便坐著休息。

 

「我警告你,你可別胡來,敢摸上床就死定了。」小燕張著杏眼惡狠狠的瞪著浪惜鋒。

 

看著小燕雙手環抱胸前,不由得想起白日那弱不禁風又帶點誘人的姿態,情不自禁吞了口水。

 

「你......你在看哪裡,大色胚!」小燕嬌嗔道。

 

「就妳那身板,小爺我還瞧不上眼呢,嘖。」浪惜鋒說道。

 

「你!」小燕氣得直跺腳。

 

「你什麼你,沒人教你不要亂給人指指點點嘛?」浪惜鋒說道。

 

「不聽你說胡話了,本姑娘要就寢了!」話畢,小燕便蓋上被褥。

 

深夜時分,野郊的走獸們紛紛發出嚎叫聲,令人不寒而慄。

 

浪惜鋒並未睡著,而是想著師妹的情況,看來這趟旅程並未如自己所想的那麼順遂,不知這失去名字的姑娘要怎麼處置,該放生她好呢,還是帶著她一起走,著實讓浪惜鋒傷透腦筋。

 

翻過身側躺,浪惜鋒卻看見小燕看著自己,她也沒入睡。

 

「怎不睡?」浪惜鋒問道。

 

「睡不著,怕一閉眼就作惡夢。」小燕輕聲說道。

 

「那就別想太多。」浪惜鋒說道。

 

「越不想就越想。」小燕說道。

 

「我教妳一個法子,妳立馬就不會多想了。」浪惜鋒說道。

 

小燕饒有興趣的看著浪惜鋒,說道:「那......你倒是說來聽聽。」

 

「妳只要這樣做,一個浪惜鋒,兩個浪惜鋒,數到一百個數就睡著啦。」浪惜鋒開玩笑地說道。

 

「少往臉上貼金,想得美。」小燕說完便翻身面向另一個方向,

 

浪惜鋒卻沒想到小燕竟然回過頭躺平,只聽見微弱的聲音說道:「一個浪惜鋒......兩個浪惜鋒。」

 

畢竟浪惜鋒少與女性互動,最多不過師妹與師娘,這一聲聲喚倒是讓浪惜鋒不知所措,原本只是開玩笑的話語,卻不想小燕真的照著做,少年情懷總是詩,心中咯噔一下,也不敢亂想,便躺回去準備入睡。

 

「浪惜鋒......嘻嘻。」小燕偷偷轉過頭看著浪惜鋒入睡,也不知為何竊喜,興許是因為有人在旁保護的安全感,也或許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與她互動,至少在目前的記憶裡不曾有過。

 

感受到空氣的冷度,小燕攥緊被褥,酣然入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