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多──邯鄲古城采風記

2016/6/17  
  
本站分類:旅遊

小城故事多──邯鄲古城采風記

早年就讀南越華埠堤岸福建中學、國文老師教導作文時、強調應用成語的重要性;在無數成語裡、舉出十多句講解。自然包括了“邯鄲學步”、這句大多數人都能琅琅上口的成語。於是“邯鄲”這個地方、便成為往後記憶中熟悉的名詞、只知是屬於遙遠中國眾多城市裡的地名之一。

這個小城市究竟在神州廣闊土地上、屬於何省何地何方向?我並沒有深入查究。沒想到大約在二十年前、應邀參加在曼谷舉行的東南亞地區文學研討會;各國文友交流時有幸與來自河北的作家張記書先生結緣。接過名片時、赫然瞧見通訊地址上印有“邯鄲”這地名,心中竟浮動著似曾相識的親切感。

忘了有多少次在各種各式國際性華文文學會議上、與張記書兄重逢話舊了?某次開會、再遇到這位已成為中國一級作家時;陪在他身邊的年青文友張可、原來是他千金?老朋友真了不起、父女兩代同時出席世界性華文作家會議,實屬少有喲!

幾年前回鄉探親、在添福堂弟安排下、與內子婉冰從廈門乘內航班機飛往鄭州,再乘專車去安陽市。在安陽市期間、偶而得知去邯鄲市不過五、六十公里左右?不覺心動、即時給記書兄打電話,想專程前往探望交往多年的老朋友。可惜他當時身體微恙不便接待我們,悵惘中只好繼續原定行程;近在咫尺,竟與邯鄲這座幾千年名城失之交臂。

中國知名詩人王學忠先生、原來家住安陽;當年“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還沒有創會,自然尚無緣與這位名揚華文詩壇的詩人結識。不然人在安陽豈能不約他相見呢?去歲四月“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又組團,到廈門與武夷山采風一周;邯鄲市的大作家張記書、安陽市的詩人王學忠均應邀參加。一位是老友重逢、一位是新朋歡聚,實在盈溢滿心歡喜。

聆聽過無數次“小城故事多”這首膾炙人口的華語名歌,是英年早逝的一代名歌星鄧麗君所主唱。只知道這位天王級的歌后是臺灣歌星,還沒有去邯鄲之前,真不知道這座三千一百餘年古城是中國美女之鄉;鄧麗君的祖籍就是邯鄲,所演唱歌詞中陳述 “故事多”的「小城」,當然是邯鄲啦!到過邯鄲市觀光的客人們、都會確認也唯有邯鄲、才夠資格被鄧麗君歌后唱頌為「故事多」的小城呢!

心水與婉冰合影於邯鄲2016年5月十六日.jpg
●心水與婉冰合影於邯鄲2016年5月十六日

五月十三日晚上在邯鄲賓館歡迎會上、遠道而來的世華交流協會采風團全體作家們,人人獲得邀請單位“邯鄲市旅遊局”贈書;厚重的那部是由“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名譽顧問、“邯鄲文學”社長苑清民教授主編的「邯鄲成語典故」精裝冊。全書厚達七百餘頁,收錄了幾千句成語。作家們如獲至寶,老朽孤陋寡聞、直至接獲這部贈書時,方知悉邯鄲竟然是中國成語之鄉呢!

中國成百上千的各大小城市鄉鎮、三千餘年來經歷了無數朝代,邯鄲市始終沒有被更改名稱,依然保留了原來邯鄲市名,實在是古城值得驕傲的奇蹟喲!

主城區住著一百餘萬居民的邯鄲,在人口眾多的中國、算起來只是一座小城鎮。難怪在世界各國及華僑、華裔眾多的東南亞,邯鄲市像顆隱藏著的夜明珠,閃爍的光芒幾乎尚未顯耀?因而這座有著厚重文化的名城,竟被忽略了?不受重視自然就沒有海外旅行社組團前往旅遊觀光。

到了邯鄲後,有緣結識不少新交、驚訝萬分的發現,邯鄲人普遍都有著純樸的素質;作家張記書、張可與韓立軍因是文人,有深厚的文化根基、擁有高素質自然不足為奇?在幾天接觸中、首晚歡迎宴上苑清民局長擲地有聲的致詞、文詞典雅得體,聆聽時即讓海外作家們深感敬佩;比之老朽膚淺發言,必定讓在座的邯鄲朋友們見笑啦?

像年青導遊倪洋的有問必答、熱心服務;隨團照料的佳麗史少華處長、經常清甜微笑、令文友們如沐春風;兩位駕車師傅不苟言笑專心安全駕駛,張昕、張龍熱誠協助大家、每次上車不忘派發瓶裝水等等表現,都令文友們難忘。

那年參加上海世界博覽會後、順道去遊黃山;前歲組團到廈門采風,特別要求邀請單位黃添福董事長安排作家們遊武夷山。到了邯鄲才知道,被譽為華夏龍骨的太行山近在咫尺;十六日那天我們爬上六百餘石級,到達北響堂寺石窟參觀,人就在太行山半山腰啦!當時、忍不住面對山下滾滾紅塵處高聲呼叫,激動心情猶若面對絕世佳麗般的無法自拔。

居然會在三台遺址景點、見到曹操的宏偉大石像,實在深感意外;在臨漳鄴城遺址觀訪,遙念六朝古都當年繁華風光,唏噓歲月嘲笑著我這老朽懷古之情。

心水攝於三國故地臨漳2016年5月13日(邯鄲采風).jpg
●心水攝於三國故地臨漳2016年5月13日(邯鄲采風) 

徘徊在大名明城牆上,心念著那些建築城堡的人,如今安在呢?到“七步溝”時、面對那無波無浪清平如鏡的綠水,寧靜之心不禁泛起一圈圈漣漪,如能於此終老,夫復何求啊?

考察京娘湖,美景似仙鄉;趙匡胤千里送京娘留下悽美的動人傳說,美京娘殉情表貞潔,成就了情湖愛島供遊人懷舊的景區。

果真有蓬萊仙境呵,到黃梁夢鎮時、大家有點飄飄然,好像人仍在夢遊中?大石牆外龍飛鳳舞雕刻著四個大字「蓬萊仙境」的揮毫書法,傳說是八仙之一的呂洞賓化身送來的墨寶呢!大家爭相拍照存念。

不到邯鄲還真不知女媧補天的事蹟,華夏祖廟“媧皇宮”在此屹立;我們風雨中站立在媧皇宮前的大廣場列隊攝影,立足處竟是“補天廣場”。供奉的女媧主殿名為女媧閣,高高懸在半山活樓之處。女媧煉石補天的神話萬古流傳著、如詩似畫的代代傳遞;這個景區座落在經已是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遺址上,難怪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呢!

十五日身體忽感不適、經過一夜安眠、翌晨已無大礙;行程是要去北響堂寺石窟,心想反正是乘車、到了再算。抵達目的地後,下車一看、天啊!石窟是在太行山半山腰之處;石窟佛像雕塑尚未對外開放。由於我們是旅遊局邀請的海外賓客,崎嶇不平的石路入口守衛、也就讓大巴直驅到山腳。

新修葺的石級每上十來二十級、便是平地,前行十幾步又是石梯級。一直到達石窟所在,竟然多達六百餘級;大家邊行邊上石級,談笑中不知過了多久?全體文友陸繼都到了,自然也包括了老朽。本以為嬌柔體力不濟的婉冰,定難攀登?反而是我氣喘吁吁的趕至,只是難為了詩人王學忠在我身旁緊張的扶持、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窟龕內的牆壁雕著各式各樣的佛菩薩、或坐或臥或躺或入定;表現出東魏北齊時代的雕刻藝術。類似的石窟在附近多達二十餘座,真想像不出當年的藝術家們、如何攀爬到半山腰去雕塑?

十七日觀訪了大名縣的天主教教堂,聽修女陳述該古老教堂歷史。再去館陶糧畫小鎮,沒去前絕不會想到繪畫藝術中,竟然存在著用穀物糧食製造出一幅幅特殊的「糧畫」?畫室內十餘位少女們面向畫桌、專心的將一顆顆穀粒貼到畫布上。展出糧畫精美奪目、畫框下都有標明售價。 

賦歸日、早餐後先觀訪廣府古城、這座二千五百年前建造的古城、城牆於明代時重修;巍峨壯觀、氣勢懾人,大家徘徊城上觀賞四周風光。免不了各自尋找背景拍照,留待念想。

昨天到過天主教堂,今日最後一站是到甘露寺禮佛,意外之喜的是該寺院住持究成大法師,在寺門外率領弟子們列隊歡迎,並以佛教最高禮儀為作家們披掛上黃色「哈達」。我們有緣觀賞了楊式太極拳第六代傳師、楊建超教練率眾門徒在寺院前表演了上乘太極拳功夫。

依依惜別時、文友們莫不向車外的究成大法師及僧眾盡力揮手,此別可能後會無期了?這番思緒似塊鉛石般重壓心頭,久久難散。黃昏前安抵鄭州、剎那間人人歸心似箭,只待明朝啟程各奔歸途了。十九日文友們於不同時段、由張龍先生親送到鄭州機場,“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的邯鄲采風團、總算圓滿歡散了。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於墨爾本無相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