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雨短心得:關於奇幻故事的開頭剪接

2016/6/13  
  
本站分類:藝文

西北雨短心得:關於奇幻故事的開頭剪接

本來只是有感而發,在粉絲頁發個文就打算關掉做正事了,
結果越看越多想法跑出來,忍不住手癢跑來發文~

 

先來個造孽的影片連結,來自Every Frame a Painting

How Does an Editor Think and Feel?  不專業翻譯:剪接師如何想思考與感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Q3eITC01Fg

 

連結分享的是Every Frame a Painting製作的短片,解釋剪接師如何挑選剪接的素材,
並決定每個鏡頭時間長短的訣竅。

其實就某個角度來說,文字作者和導演或剪接師非常相似。

完成故事之後,接下來一定會有大把的時間都花在怎麼裁剪創作好的內容, 重新排定順序,好讓觀眾或是讀者,能夠順利接受故事,最後深陷於情節與角色之中無法自拔。

什麼時候該用意識流般的散漫鏡頭?什麼時候又該循序漸進漸進慢慢釋出資訊?沒有多練個三五年,還真的不知道其中微妙的差異,如何影響讀者閱讀進入你的故事。

相信不少有心於奇幻創作的朋友都知道,怎麼讓讀者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奇幻世界,向來是奇幻創作者所要面臨的第一個難關。進入順利,你自豪的優點就得以被關愛的眼光放大。如果進入失敗,送到小吐版虐殺還算走運,更慘的是永遠乏人問津,不見天日。

 

 

舉個例子來說,我相信對奇幻故事要求高一點的讀者們來說,哈利波特到最後收尾三部,其中惹人非議的地方其實多到數不清。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全系列第一章活下來的男孩,即使單看本章,也能當作一個結構完整的短篇故事,令讀者的心怦怦狂跳,期待不已。

如果你要我猜,我一定會說當初J.K.羅琳創作時,一定在這一章下足了功夫。也許不是寫最久的,但絕對是她構思最細,掌握最深刻的部分。

 

 

所以,到底該怎麼開頭,才算得上及格呢?

接下來我會用舉各位熟知的作品,比如山德森或是魔戒等等熱門書,
或是我隨便亂貼也不會侵占版權的東西.           <對啦,我自己寫的,想告也沒人能告~ >
和大家一起討論這個問題。

 

接下來,請容在下腆顏,翻一點自己的黑歷史給各位參考。
以下是在下去年出版的作品《狂魔戰歌:預言之子》的原始開頭3000字

 

 

楔子

 

試想一個男孩子,肩膀很寬人卻瘦得不成比例,站到他身邊的時候,你才會發現他並不如你看見得那麼高。他打赤腳,身上除了一條破爛長褲之外什麼都沒穿,身上到處都是不規則的傷痕,曬傷、凍傷、刀劍傷一應俱全,不過這些傷痕對他的動作沒有影響。

他站在一個可怕的草原邊緣,一望無際的草地踏差一步就有可能是屍骨堆出來的酸沼,一個色調和陰影旁的落差,便可能是高逾千丈的斷崖。男孩聽著看不見的伏流聲,微風吹過的擾動,青草成長的聲音。他深吸一口氣,在一瞬間似乎變壯了不少。他撒開腳步開始奔跑,像頭初生的牛犢,無所畏懼向前衝刺。風在他耳邊呼嘯,草屑在他腳下噴飛,氣流擊打在他裸露的胸口上,扯著他破爛的褲管。他毫不在意,即使死神與他擦身而過也是一樣。他衝上一個陡坡,肉體的重量試著拉他後退,卻和汗水一樣被拋在後頭。

男孩衝到陡坡的盡頭,往斷崖一躍而下,崖下是一片尖銳的石灘,從地底被釋放出來的惡水帶著旋渦和暗流等待受害者。

跳下來時男孩閉上眼睛,眉頭幾乎連皺都沒有皺一下。展開的雙臂迎著風,像隻驕傲的幼鷹,享受迎風扶搖的快感。而在男孩的想像中,他會落在一片柔軟的草地,狂風會吹起他的身體,水花會像迎接主人回家的僕人一樣迎接他,連雲朵都會趕來替他遮蔽烈日。而等他睜開眼睛,會有一個靦腆的笑容,一雙美麗的鳳眼,又氣又羞在草原的另外一端等著他回頭……

空氣開始扭曲,岩石開始顫抖,在河流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之前,黑寡婦編織的規則已經被改變了。男孩在那一瞬間,看上去比任何英雄人物都要雄壯威武,雙翼足以遮蔽天地,接連世界的終端。

落地的觸感從腳底下傳來,衝擊力輕得幾乎不存在。男孩睜開眼睛,除了笑容之外,一切正如他所設想。粗石變成一片軟泥,暗流平靜地改道,青草圍在四周替他墊腳,清風若無其事吹過。

又一次失望。烏雲開始聚集,準備散佈午後的例行陣雨。男孩變得瘦小,跪在泥地上久久不能自己,灰色的雨幕掩上他臉。

  

 

第一章

 

彼時,虛空之末,青鱗女神初開眼,宇宙一片虛無。

女神的萬千思緒化成蛇髮騷動,在她耳邊嚶嚶探詢,是什麼擾動了她平靜無波的心?是什麼引動她和宇宙同在,虛無廣渺的思緒?

寂寞。

明明有無盡的世界,但是纏繞在女神心中的卻只有寂寞。

她輕嘆一口氣,一股蒼藍的氣息因此佚失。她的思緒、她的蛇髮、她的鱗甲因此躁動不安,突然間宇宙間有了波動,在空無中震盪,靈感因而萌生。

女神汲取虛空中的精靈,在蛇髮中孕育兩枚靈胎。一瞬之間,億萬年後,她的女兒蜘蛛和魚誕生了。黑蜘蛛眨眨她的複眼,開始擴張自己,編織屬於女神的大地。溫柔的白魚,游動之處形成水流與色彩,她游入姊姊的世界,網中的黑白色調頓時化作五彩繽紛。

陰陽定位,女神把斷裂的髮絲扯下,和女兒們的胎盤一起焚燒。此時,她嘆了第二口氣,朱鳥從青炎中誕生。他的尖鳴震撼了整個宇宙,驚破萬古洪荒的平靜,混亂與死亡隨他降臨。

有誕生便有毀滅,因而珍貴。女神感嘆,無奈地把么子送進蜘蛛網中。

擁有青色蛇髮的女神遠離她三個子女,閉著眼睛透過滿天星辰,傾聽轉瞬便要終結的旋律。剎那亦復永恆,光陰對神祇而言毫無意義。

正當防夫人在九黎大陸的另一邊受苦受難時,我們的故事時間往後一點,從世界的另外一邊,一個有點瘦的男孩開始。或者說,一隻羔羊,一隻踏著蜘蛛的絲線,隨著朱鳥的旋律走向未來的羔羊。

葛笠法斜背著包包踏上崎嶇的山路,這是一條對人類男孩來說到處都是燧石,窒礙難行的山路。不過對他而言,擁有雙蹄就是為了輕鬆跳上山崖,走到有青草與涼風的好地方。山頂上的泉水邊有塊模糊不清的石像,只能依稀分辨出一條魚的形象。只有人類這麼無聊,會把醜陋的人臉放在白鱗大士身上。看看葛笠法,他以偶蹄和斑雜的褐色皮毛為傲,才不屑人類那小鼻子小眼睛的怪長相。

「啊哈!」葛笠法走到山泉旁,涼風吹動他蓬鬆的小捲髮,他忍不住發出一聲讚嘆。他快成年了,也許再過幾個月,村裡的羊女們就會紅著臉送他自己織的纏腰布,希望能與他分享夜裡的情歌。不過他小小的角才剛開始冒出頭而已,胸膛也還沒像成年的羊人一樣滿是胸毛,雙蹄也不足以踏碎石頭,說這些似乎太早了。

不過他有鬍子了。雖然還很稀疏,不過夠亞儕和黛琪司兩人又羨又妒了。然而黛琪司的角比他長得快,現在已經看得出捲曲的弧度。她以後一定會有一雙美麗的螺旋角,還有奶油色的金頭髮,就像他們的媽媽一樣。

「葛笠法!」是亞儕又尖又細的聲音,他長得比黛琪司還瘦小,甚至連蹄子也沒有。

村裡的人都知道,亞儕不是羊,不是他們的一份子。他們的父親葛歐客曾經因為堅持收養這隻狼崽而招來全村的不諒解。他們的理由很簡單,連狼和狗都會拋棄的孩子,不是染有惡疾,便是身負詛咒。乳房下垂的老巫婆薩拉拉,還曾經對著葛歐客尖叫,說他會把戰爭和毀滅帶進村莊,殺害所有的村民。

呿!你走遍整個奧特蘭提斯——或照山的另一邊說的,九黎大陸——再把諸海諸島搜個三遍,也找不到像葛歐客這麼好心的羊了。村裡那些羊腦袋,嘴巴上說得難聽,亞儕誤食甜蔓蘿差點死掉那一次,可是全村出動替他搜山找來解藥。老薩拉拉坐在火邊打瞌睡,有人路過驚醒她的時候,還會氣得吹鬍子瞪眼睛,大罵路人打擾病人休息。

亞儕撐下來了,葛歐客和村民也是。就像大嘴巴艾媽媽說的一樣,有哪隻正常的羊人,能眼睜睜看著一隻崽子餓死在路邊?她總是一邊唉聲嘆氣,一邊偷塞給葛家三個孩子多於市價的大麥餅。

市價。這個令人不舒服的字眼,比起溫馴的亞儕更令羊人們困擾。他們不懂為什麼一枚髒兮兮的金幣,會比三塊又圓又亮的銀幣還要好。對羊人來說,如果客人唱的歌能打動主人,那主人擺個筵席酬謝也是應該的。

最近從山的另一邊來的人愈來愈過分了,居然還有人打算拿一種髒兮兮,上面印了一堆怪字的硬紙,和艾媽媽換大麥餅。

「我呸!那堆臭紙,連拿來當清牙齒的草紙都嫌粗。」艾媽媽如是說:「我後來逼他們把衣服上的銅扣子通通拔下來,才讓他們過關。一群不識貨的蠢人。大士在上,我可不是因為貪小便宜才要了這麼多銅扣。」

葛笠法和亞儕拿這件事取笑了好多天。還好艾媽媽不知道那些商人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在那些商人點頭答應交易之前,被這調皮搗蛋的兄弟倆偷走了。她要是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只怕在朱鳥帶來末日之前,都要在墳墓裡耿耿於懷,不得安眠。

一對短笛,這就是他們的戰利品,一對來自遙遠的彼岸,彷彿美夢成真的竹笛。羊人喜歡樂器和音樂,山泉村百里四周各式各樣的草莖樹葉,無不是他們的樂器材料。但一對堅實美麗的短笛——噢!那些軟趴趴的東西,相較之下只能算是餐桌邊的殘渣,真正的大菜正擺在堆疊成山的鮮果上閃閃發亮!

葛笠法從背袋中掏出笛子,沒有回應亞儕,徑直噘起嘴巴貼上吹嘴,一聲尖銳的氣音劃破寧靜的空氣,嚇得他趕緊丟下笛子。

「葛笠法?」亞儕的聲音變小了。「葛笠法是你嗎?」

他又呆了好幾秒,才想到要回答。「是我,我在這!」

亞儕氣喘吁吁爬上山坡,軟綿綿的爪子在泥巴上滑倒了好幾次,藍灰色的毛皮黏滿了草枝和瘋女人的籽,尖耳朵因為疲累貼在腦後。他到現在都還要喝奶,葛歐客說這是因為亞儕吃不下其他東西的原故。老山羊為了他,向許多路過的行商請教過養狗的祕訣,摒除掉骨粉、生肉、內臟泥拌米糠種種恐怖的主意,好不容易才從一個稻草頭人類小夥子嘴裡,問到羊奶這個祕方。

「羊奶?」據說葛歐客當時的眼睛和白鱗大士的夜明珠一樣亮。

「對呀,不然牛奶也行。你們有養羊嗎?」

稻草頭因為這句話被一群主婦追著打出山泉村。葛歐客沒理他們,拖著孱弱的小崽子直奔大胸輔的瑪拉家。

也許羊奶並沒有葛歐客想的那般神奇,能把小狗變成巨狼,但是亞儕的確長大了。葛歐客三不五時還要對那稻草頭感恩戴德一番,要亞儕不要忘記人家的救命之恩,自己當初見死不救的行徑則完全沒放在心上。

亞儕比同年齡的孩子都要瘦小,村裡的小羊總是喜歡追著他,比賽誰今天能第一個拉到他的耳朵。亞儕會對他們露出尖牙噓聲恫嚇,不過沒什麼用,大家都知道亞儕的小牙齒只咬得動大麥餅。

「葛笠法,拜託一下。」他兩手攀在石頭上,雙腿懸空,踢著濕滑的爛泥。如果是葛笠法,只要輕輕一踢就能跳上來了,可是亞儕始終做不到。

「撐著。」葛笠法從笛音的驚嚇中恢復,伸出手抓住亞儕。

「謝謝。」亞儕水汪汪的黃眼睛因為用力過猛都快流出淚了。

葛笠法咧嘴笑開,亞儕感激的笑容馬上滑下嘴角。

「別——」

話還沒說完,葛笠法已經把他拉了起來,用蹄輕輕把他頂到半空中,來個過肩摔。亞儕張大嘴巴,飛過石像面前,不偏不倚落入水塘中。

「你這混帳!豬生狗養的人渣!你明知道我最討厭弄濕——唉呦!——等我爬出去……」剛剛聲音微弱的亞儕,現在中氣十足地尖聲痛罵,在水塘中瘋狂打滾,各種難聽的字眼和著水花爆出來。

葛笠法抱著肚子狂笑,樂得滿地打滾!

 

 

 

  

到這裡打住,三千字之外,我又給了自己五百字的空間斷句。

好看嗎?

 

我敢說各位一定看到好煩好亂。     <超有信心!>

說不定有版友更兇狠,直接下一頁或跳出去,罵自己浪費時間。

 

 

如果要細數缺點,這三千字的缺點多到數不清。
我們看見了一堆背景故事,還有關於兩位主角的主要設定與互動,
但問題如果我是一個對故事世界全然陌生的讀者,硬塞給我的背景和神話毫無意義,
讀小說不是看遊戲說明書,更不是考試用的教科書。

就算遇上了喜歡的小說會背得比教科書還熟,
但我們絕對不會熱淚盈眶,給三角函數和王者之路同樣的禮遇。

 剛才的三千字開頭裡,囊括了魔法設定、遠古傳說、家鄉背景、主角人設、未來伏筆,
每個東西都沾到了,卻變成四不像,讀起來只剩壓力沒有動力。
於是乎當初在三修定稿前夕,
發覺錯誤的本人冒著惹火責編的風險,在電子郵件裡拚命裝死裝可愛,
才求到責編網開一面,讓我換上現在這個版本,並將與之牽連的情節全部更動。

  

 

以下,《狂魔戰歌:預言之子》正文1500字

  

開場 

彼時,虛空之末,青鱗女神初開眼,宇宙一片虛無。

女神的萬千思緒化成蛇髮騷動,在她耳邊嚶嚶探詢,是什麼擾動了她平靜無波的心?是什麼引動她和宇宙同在,虛無廣渺的思緒?

寂寞。

明明有無盡的世界,但是纏繞在女神心中的卻只有寂寞。她輕嘆一口氣,一股蒼藍氣息因此佚失。她的思緒、她的蛇髮、她的鱗甲因此躁動不安,突然間宇宙間有了波動,在空無中震盪,靈感因而萌生。

女神汲取虛空中的精靈,在蛇髮中孕育兩枚靈胎。一瞬之間,億萬年後,她的女兒蜘蛛和白魚誕生了。黑蜘蛛眨眨她的複眼,開始擴張自己,編織屬於女神的大地。溫柔的白魚游動之處形成水流與色彩,她游入姊姊的世界,網中的黑白色調頓時化作五彩繽紛。

陰陽定位,女神把斷裂的髮絲扯下,和女兒們的胎盤一起焚燒。她呼出第二口氣鼓動火勢,朱鳥自青炎中誕生。他的尖鳴震撼了整個宇宙,驚破萬古洪荒的平靜,混亂與死亡隨他降臨。

有誕生便有毀滅,因而珍貴。女神感嘆,把么子送進蜘蛛網中。

擁有青色蛇髮的女神遠離她三個子女,閉著眼睛透過滿天星辰,傾聽轉瞬便要終結的旋律。剎那亦復永恆,光陰對神祇而言毫無意義。

等時間往後一點,世界的一端王朝殞落,帝國興起,無數的名聲與功業被強人的手築起,又被英雄的劍擊毀。朱鳥滅世的預言遠播到世界各地,青炎之子的日月雙眼卻不曾黯淡過一日。又千百年過去,在世界的另外一端,荒涼山崑崙海的山腳下,有一個有點瘦的男孩開始了一連串的故事。

或者說,一隻羔羊,一隻踏著蜘蛛的絲線,隨著朱鳥的歌聲走向未來的羔羊。

他的名字是葛笠法,而他該死了,沒有其他的選擇。白色的黴斑點點散佈在他的毛皮上,灰色的瞳孔像濕透的灰燼一般黯淡。

「把他拉出來。」

呂翁夫人一聲令下,四雙大手將他拖出鐵籠,關節在欄杆上敲出噹噹響。他不懂為什麼明明心都死,肉體還能不斷抵抗,像隻毫無尊嚴的狗一樣大聲哀嚎,掙扎著想躲過屠宰場的命運。也許求生的本能是另外一個心靈,正用尖叫懇求主人清醒。

脖子上的套索拉緊,直到叫不出聲音為止。

「快把東西烙上去,我們急著趕路呢。」

看不清臉孔的呂翁夫人從葛笠法眼中消失,一塊燒得通紅的鐵片逼近。

在心中某個遠方,他聽見一聲慘不忍睹的尖叫,嚇得拱起脊背。好幾隻手抓著角、手、腿,壓著臉迎向熾紅的惡魔。惡魔發出嘶嘶笑聲,痛得臉猛然一甩頭,熱鐵往下刮出一道傷口,嘴邊好不容易乾掉的裂縫滲出鮮血。

痛覺擊敗了求生本能,葛笠法的心冷眼旁觀,等肉體昏倒了才拍拍屁股躺下來加入行列。

總該要死了吧?

他幾天沒吃東西?忘了。多久前看見陽光?忘了。有誰還曾看著他灰色的瞳孔,說出一句溫柔的話?忘了。

不過他還記得自己的瞳孔是灰色,像濕透的灰燼。他還記得這一點東西。也許他該忘掉,等他忘記了所有的東西,就能死了。

可是亞儕,他怎能忘了……

等他的肉體稍微清醒一點的時候,他又被丟在某個不知名的馬廄旁,身上的雨絲、腳上的鏈條、空洞的胸腹一如往常,臉上多了一片燒,和背部的悶熱正好遙相呼應。

還有多久?到底還有多久,他才看得到盡頭?他早已放棄掙扎,身心靈都準備好了。

「醒醒。」

誰?

「你這樣我們沒辦法談,先喝點水。」

是誰?

「這裡沒有別人,骯髒的人類又在馬廄的另外一邊,你覺得還會是誰?」

葛笠法睜開眼睛。沒人,只有濕淋淋的天空、馬廄、糞坑、稻草,腐爛的酸臭。他又閉上眼睛。

他瘋了,不然就是遇上瘋子,沒別的解釋了。他應該要死一死,不是在這裡聽自己瘋言瘋語。

「我有幾句話要說,說完你再死也不遲。」有人拍拍他的鼻子。

你要做什麼?

「我嗎……」有人笑了一下。「想不想知道我怎麼不動一根指頭,殺光所有折磨我們的人?」

葛笠法睜開眼睛。

「我就知道你有興趣。」

那一夜,死灰復燃,然後延燒整個奧特蘭提斯。

 

 

 

 

不敢自稱登峰造極,但是比起第一版拉拉雜雜的三千字,
這一千五百字只用了一半的篇幅,同樣交代了魔法設定、主角人設、遠古傳說,
原先版本隻字未提的反派角色,也得以出場製造緊張。
經濟又實惠,甚至連未來的伏筆都兼顧了。
當然,這麼做的風險就是許多訊息被稀釋了,沒有辦法交代完整。
但一如最初影片中提到的關鍵,這是如何取捨的問題。

 

取捨成功,讀者就是你的。一旦失敗,再多精美的設定也是枉然。

市面上許多創作教學的書籍都會提到訊息量的掌握,這一點至關重要。
各位可能聽過歐美有一種兒童遊戲叫作 I Spy
玩家必須用有限的問題淘汰謬誤,猜出關主心中所想的目標。
將這個問題顛倒過來,就是作者真正該做的事。
我們必須向讀者拋資訊,吸引他們探究問題。
還記得獵人貪婪之島篇,磊札的海盜手下和某路人的拳擊賽嗎?
與其打一堆沒用的刺拳,不如結實的上鉤拳一擊KO更重要。

 

 如果在下的作品不夠說服各位,
那且讓我們請出奇幻版的洗版之神,布蘭登‧山德森做個說明。

  

我們把諸神之城和王者之路開頭放在一起,很快就能發現端倪。

忘記寫些什麼的版友可以參考下面,
博客來的諸神之城試讀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459423&page=1

 

 

還有王者之路  <建議有書的版友直接翻書,試讀連結有開啟失敗的可能.>

https://reader.readmoo.com/reader/reader.html?cid=210000182000101&preview#bookshelf=https%3A%2F%2Fstore.readmoo.com%2Fbook%2F210000182000101

 

看完了嗎?

兩段之後,相信各位會更明白我想說的話。

王者之路開頭的長度,不到諸神之城第一章的一半,但是力道卻遠勝兩倍不止。
先不論後期經營,光開頭能贏得我青睞的一定是王者之路。
同樣是光輝角色殞落,在王者之路裡讀者能集中精神在卡拉克的掙扎,
諸神之城裡我們卻得多花心力去搞懂霞德祕法的歷史。
一來一往之間,雖然王子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是力道卻被歷史背景稀釋了不少。

  

這樣的問題其實不只諸神之城,還有很多年代早一點的奇幻作品,都有相同的通病。
相信不少到處推坑的朋友們,多少都會有這種感慨。
有些書好推,有些書明明非常精彩,但是推坑難度硬是比其他作品高。
歸因起來,進入困難這四個字算是最大宗的原因。

 諸神之城的創作時間點在我看起來,正好是古典風格和網路風格轉換的時間。
如果是更早的作品,這個問題還會更加明顯,
有興趣的版友可以照著魔戒、地海、刺客、颶光這個順序,
讀看看每部經典的開頭,會發現古典風格習慣營造帶著讀者在火邊說故事的氛圍,
堅持要將整個世界營造完全,才願意開始旅程的敘事方法到了網路時代,慢慢遇上瓶頸。

作家們開始轉換方向,研究該如何在開頭一擊必殺,抓住讀者的脾胃。
這個轉變其實不論好壞,只能說是反映了時代的趨勢,
畢竟開頭精彩,前期還沒結束就爆光光的作品也不少。  <小吐版搜尋:白水>

 

 

所以我們回到開頭影片中提到的問題,
當你手上累積了一大堆嘔心瀝血的奇幻設定與劇情的時候,
你該怎麼做?

  

以上,午後的心得分享,

 各位有什麼印象深刻的故事開場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4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紀古淵    
紀古淵
言大的文章讓我又對寫作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讓我在準備作品的時候,要避免文中所述之雷點!
回應    0    0
言雨    
言雨
幻想類作品要拋的設定特別多,要注意的點自然會更多。一點經驗分享,一齊加油!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