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君左香江開「士多」

2016/5/24  
  
本站分類:創作

易君左香江開「士多」

一九七二年三月三十日,「三湘才子」易君左病逝於臺北,在臺的漢壽同鄉會輓聯云:「三代擅才名,早有文章驚海內;千秋成絕唱,更無閒話到揚州。」,非常貼切地寫盡易君左的一生。其中「三代擅才名」是指其祖父易佩紳(笏山)雖是清代咸同年間的武將,但能文善詩,名重一時,曾寫下詩詞800餘首,有《函樓詩鈔》、《函樓文鈔》20餘卷。而父親易順鼎(實甫)更是清末民初之才子、詩人、名士,一生著述甚豐,有詩集72卷逾萬首,詞集10卷,雜著29卷。當時與晚清另一著名詩人樊增祥並峙為詩界兩雄,《全清詩》、《中國近代文學大系》均收了他的詩文。易君左出身書香世家,一門都是詩人,他曾刻有「詩人之子」的印章,足見他對其門楣的看重。而他本人亦以詩名,他的詩作,超脫飄逸,軼凌青蓮;蒼涼沉雄,直逼少陵。

易君左成名甚早,一九一六年秋,他負笈東瀛,入早稻田大學,研究政治經濟,後因反對段祺瑞與日本簽定中日共同防敵軍事協定而罷學歸國。一九一八年秋,入北京大學法本科政治門二年級,並加入「少年中國學會」。「五四」運動起,易君左為北大活躍份子之一。一九二一年夏,北大畢業後又東渡日本,繼續早稻田未竟的學業。後由日回國,任泰東書局之編輯,並任教於上海中國公學。後又任教於長沙湖南法政專校、嶽雲中學。一九二六年秋,革命軍北伐,易君左自動請纓,任國民革命軍第四十軍政治部主任兼特別黨部常委。北伐完成後,易君左離軍還鄉,任湖南清鄉司令部宣傳處處長及《國民日報》主筆。一九三二年,他的湖南同鄉周佛海出任江蘇省教育廳長,邀他任教育廳編審主任兼江蘇省黨部江蘇文藝社社長等職。

一九三四年易君左出版一本《閒話揚州》,是一部風情遊記,文史兼顧,筆調優美,但卻激起揚州人的公憤。只因易君左在該書的〈揚州人的生活〉一節,說「全國的妓女好像是由揚州包辦,實則揚州的娼妓也未見得比旁的地方高明」之類的閒話。於是以婦女界領袖郭堅忍為代表,組成聲勢浩大的「究易團」,聲討、抗議、告狀,攪得易君左惶惶不可終日。直至最後,揚州婦女界將易君左告上鎮江地方法庭。後來由地方名士王茂如出面調解,原被告雙方達成如下協議:一、易君左公開向揚州人民道歉,賠償名譽損失八百元;二、中華書局銷毀《閒話揚州》版本。此事平息後,南京《中國日報》乃以:「易君左,閒話揚州,引起揚州閒話,易君,左矣。」一聯徵對,由川籍名醫葉古紅以:「林子超,主席國府,連任國府主席,林子,超然!」獲選。林子超,乃林森也。確是切題之作,後世多謂為文壇絕對。

一九四九年二月易君左離開上海直飛台北,在台北住了九個月後,就到香港,而且一住十八年。易君左初到香港,人地生疏,幸好找到青年黨黨魁湖南同鄉左舜生,左舜生原是行政院農林部長,逃難香港,蟄居九龍郊外鑽石山,頂了正街邊一層小樓,聽到易君左來非常歡喜,見面情商之下,願將木板隔著的尾房一小間讓給易君左和他太太住。這時左舜生已在所居附近正街的聯誼路租了一間門面,開了一家小「士多」(雜貨店),名為「榮康商店」,並邀易君左加入股東。易君左說,這個士多恐怕是全世界最小的士多。這間小店的門面只有三扇門,室內擺滿了貨物,假使有三個顧客同時進來買東西,那店員祇有翹起腳跟來應付了。「榮康商店」股東有六人,各湊了幾百元,請准了賣香菸、罐頭食品、雜貨及化妝品的牌照,並兼賣文具。開張以後,生意也還興隆,尤其在頭一年舊曆年尾,門庭若市。大年初一,易君左還用灑金紅箋親自寫了一副春聯貼在商店門口,聯云:「店如斗大,貨比山高!」。但後來這個小士多,波折重重,開了一年多便關門大吉了,作家南宮博說他們這家榮康商店,既不榮,又不康,大約被三山五嶽的訪客吃光而關門的吧?

作家方寬烈說,易君左和左舜生「分居」後,他在鑽石山自造一屋,名「隻溪書屋」,並親撰春聯:「一角溪山容小住,百年家國費長吟。」書屋落成,好友左舜生、梁寒操、陳孝威、黃宇人、馬漢嶽、余也魯,書畫界陳芷町、朱省齋均到賀。張大千也繪了幅《隻溪書屋圖》相贈。詩人鄭水心則戲言易君左的對聯,可添幾字,成:「一角溪山容小住,住一天,算一天;百年家國費長吟,吟幾首,是幾首。」沒想到竟一語成讖,原來建築工人沒有計算上蓋去水的斜度,每逢雨天,積水不涉,室內床褥都濕透了,無奈只得在那年冬天將其出售,另擇地而居了。

易君左在香港留住十八年,曾任珠海學院教授、香港美國救助中國知識份子協會編輯所文藝祖主任、《星島日報》副刊主編、香港浸會學院專任教授兼中國語文系主任、國際筆會香港分會理事兼出版主任。其中救助中國知識份子協會,是一九五二年美國為了救濟逃亡香港的文化人士,在九龍塘公爵街成立的機構。主要是資助作家出版著作,而編輯所負責審查和批核的工作,所長是留德的丁文淵博士,負責社會書刊的是左舜生,文學書刊是易君左,翻譯世界名著的是王聿修。但該機構只到一九五三年便結束了。

除此之外,易君左在香港又復刊《新希望週刊》,初時只出版五期,虧損累累。後又繼續辦了一年零三個月,出版六十三期,終告停刊。而據南宮博說,易君左和王同榮、陵道揚的太太等人,還合辦一所「大學」。聘請李璜在那裡教社會,左舜生教近代史,南宮博則教先秦諸子。南宮博的教授聘書,是易君左親筆寫在一張信紙上,頗像中醫師吳子深開的藥方,只是多了一個學校的橡皮圖章而已。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