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威航V Air福岡首航旅.由布院珈琲館。

2016/4/3  
  
本站分類:旅遊

2016威航V Air福岡首航旅.由布院珈琲館。

  我覺得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會奪下今年的奧斯卡影帝。 

  老弟:還在講…… 


  說真的,跌在泥雪地上之前,我並不覺得皮卡丘在「神鬼獵人」裡面的表現有多好,因為我無法想像躺在雪地裡的凍寒、更不能想像那是怎樣的滋味,人就是這麼奇怪,很多事情非得親自體驗過才會了解,所以,當我一屁股摔在地上,感覺到冰雪的溫度後,第一時間我就覺得皮卡丘今年再不拿影帝,明年真的要出人命了!XD 


  不過,剛剛摔那一下還真痛。 


  我想登山是這樣的,沒在山上摔過就不算征服過那座山(大誤),雖然我們沒有真的登上由布岳,可我在山腰跌了一跤也算是跟這座山親密互動了。老弟聽我這樣說,嗤之以鼻,但他也看見老哥摔昏頭的樣子,爬起來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說皮卡丘拿影帝、第二件事是貼在白雪上洗衣服,你還好嗎老哥? 

  既然雪是水凝結成的,拿來洗摔得半身泥濘的外套是剛剛好,除了右側屁股有點痛,其他無大礙。 


  繼續下坡。 

 


  雪地下坡果然比上坡可怕,即便我有護身神杖撐著依然無法走快,沒有摩擦力的鞋底很糟糕,讓我不只雙腳用力,雙手也同樣出力,老弟完全不知道我在玩什麼東西,自顧自的往前走,一下子就離得很遠。也好,如果我不小心滑倒往下溜,他還有距離與時間反應該怎麼攔住我。 

  老弟:沒有喔,你覺得我接得住你嗎? 
  黑手:………… 

 

 


  蒼茫的山坡黃土實在有種異樣美感,我相信今天這般景象只有我們兄弟倆看到,今天恐怕也沒有其他登山客,整座山都是我們的,那種感覺很棒。老弟指著山下一棟三角形的房子說那特別,有點像黑部立山合掌村的屋舍,可我們應該沒有要去看看究竟是何建築,以現在時間兩點二十六分來看,三點前能不能離開黃土山坡還不曉得,要再去其他地方恐怕會來不及在天黑之前回到市區,那不是沒啥準備就上山的我們所預期。 

 


  愈靠近山下,我們才發現這條牧野道是一條正在興建車輛可直接上山的道路,沿途看到的施工器材原來真有其事,由阿部建設施工,預計興建到三月中旬。 

 

 


  當我們走下坡道時,幾位工人正在施工,也不覺得這種天氣上山的我們有啥奇怪,我本來打算把護身神杖放在工地與公路交接的入口,後來想想還是繼續帶著走好,再怎麼說,這根護身神杖還是保護我這麼一大段路,該將它放到西登山口入口處,讓後來的登山客還能使用。 

 

 

 


  216縣道,下山。 

 


  我們路過交通安全地藏,兄弟倆都雙手合十謝謝地藏菩薩保佑,讓我們安全走過這段山路;根據電子地圖顯示,下坡回到市區還有一段路要走,公路比起山路平緩好走許多,就不太需要擔心了。 

 


  走在縣道上,其實往來車輛不多,這種天氣這個時間也沒碰到其他登山客,我抬頭看看天空,發現有飛機刷過天際,突然有種新奇感受,幾天前我還在台灣呢、搭威航飛來福岡也不過前天而已,怎麼現在就爬過由布岳了? 

 

 


  終於回到西登山口入口,我想把護身神杖放在備忘台旁,卻驚見一旁大樹樹身倚靠著多根現成的登山杖,剛剛咱們兄弟要上山時怎麼都沒發現?(老弟:傻子啊!) 


  不管怎樣,現在又多了一根。 


  後來我才知道,「合野越」是從西登山道上去的另一座山峰,我們停留的「B-SPEAK ROCK」海拔是八百公尺,甚至連由布岳基本款的飯盛ケ城(海拔一千零六十七公尺)都不到,實在是時間有限、體力有限、準備有限,老弟怎麼想我不清楚,若有機會,我還會想來真正征服這座山峰! 

  循原路回市區,老弟說想去泡泡人家屋舍後方的溫泉溝。 

 


  由布院這個溫泉鄉到處都有溫泉,路過神崎神社,沿由布岳通經過一片住宅,其中有棟屋舍後方的水溝裡的是溫泉水,雖然水溫不高,那階梯向下的模樣在老弟眼裡簡直就是要人下去泡泡腳,剛剛爬過山,是該泡個溫泉紓緩一下。不過他老哥不這麼想,他只好作罷。 

 


  他老哥倒是發現一間隱藏在巷弄裡的咖啡館,漢字招牌寫得清清楚楚:「由布院珈琲館」(キャラバン珈琲由布院館)。 

  黑手:喝咖啡? 
  老弟:喝咖啡。 

 

 


  「由布院珈琲館」的咖啡是自家焙煎,走進庭院就聞到咖啡香,前院有個古董小屋,小屋裡有位先生跟我們點頭示意往裡面走;拉開咖啡館門,眼前所見除了有咖啡,還有一區手作小物琳琅滿目,頓時讓我眼睛一亮,不知怎的,方才爬山的疲憊突然有即將掃空的感覺。 

 


  老弟問我喝什麼?我說咖啡歐蕾。問他要喝什麼?他想了半天,最後跟我一樣。沒創意。XD 

 

 


  咖啡館主人是一位頗有個性的老紳士,一來可能知道語言不太通、二來是我們點的咖啡很簡單,カフェ.オレ(咖啡歐蕾),他跟我們沒啥話聊,點完單他就默默回到吧台裡開始煮咖啡。看著吧台擺出自家烘焙的咖啡豆,我其實有點想買,可是想到我沒研磨機器、沒保存瓶罐,甚至沒啥時間悠閒煮咖啡,還是算了。 

  咖啡歐蕾,七百円,日本咖啡果然不便宜。 

 


  有點特別的是,「由布院珈琲館」桌上提供了一本筆記,供來客留下隻字片語分享心情,我拿起筆記從頭看到尾,然後拿起筆也留下一頁到此一遊的話: 

  2016.1.27 
  從由布岳西登山口拾階而上, 
  至林道出,仰望由布岳之壯麗後緩步下山, 
  偶覓得此咖啡館,來杯カフェ.オレ, 
  更盼夜之湯了。 

  我來自台灣,我是黑手。 

 


  老弟說我太閒,要他也寫一篇顯得沒啥興趣。 

 


  這杯咖啡歐蕾味道醇厚,咖啡糖加下去更添風味,我有些納悶,明明外頭湯の坪街道人潮絡繹不絕,這間距離街道不遠的巷中小館竟然沒有其他客人?這樣也好,兄弟倆可以獨享午後片刻的悠閒。 

 


  喝完咖啡,我們起身走人。 

 

 


  走出小巷,沿路回到金鱗湖,將近四點的湖畔比起上午的模樣來得漂亮,此時此刻可以多拍幾張。一位阿婆正在湖邊餵鴨子,引來眾多遊客圍觀拍照,好像大家都沒看過餵鴨子似的。(老弟:你不一樣嗎?) 

 

 

 


  看看地圖,我建議走金鱗湖通穿過小路回到市區。老弟有了上午爬由布岳前的經驗,這次謹慎了,連問了我幾次才確認這條路可以走,我不想經過遊客眾多的地方,既然難得來到這兒,應該要走入鄉間田埂才會聞到真正的由布氣息。 

 

 

 

 


  說田埂其實超過了,這條路上還是有很多知名逗留點,包括「遊季家」、「菓子蔵五衛門」,然後走進「樂志庵」靠近鴨川旁的小路就會來到當地知名的賞螢景點「蛍見橋」(螢觀橋),這個時節當然沒有螢火蟲,當時我們也不清楚這兒就是賞螢熱點。 

 

 

 

 


  繼續往前走來到頗有特色的榎屋旅館,兄弟倆都有點口渴,本來想在附近找個湯泡、找杯茶喝,沒想到「由布院玉の湯」居然今日公休,只好繼續往前。 

 

 

 


  這條小路一直過了新町二的岔路口,才終於來到精華路段。 

 


  我一直以為從車站看由布岳很壯觀、從湯の坪街道看由布岳很壯麗,不料,欣賞由布岳最美的地點是在這裡,新町二的鄉間小路。 

 


  岔路右側是湯の坪街道去,直走的路變得很小,一般車輛已經無法通行,幾乎可說是行人專屬,這段路會在鴨川與白瀧川交會處拐一個大彎通往湯の坪街道入口,一般來說,遊客是不會走到這裡來的,我們也只看到一位阿婆沿途相遇兩次、一位阿伯擦身而過,沒了。 

 

 

 


  這條小路只有蒲公英與芒草,還有遠方眺望的由布岳,我想,整個湯布院町賞由布岳的最佳地點,應該就是這兒了! 

 


  拐了大彎之後,由布岳的位置從後方轉到右前方,我們看到山腰有一塊黃色區域,老弟拿出方才在山上拍的照片比對,跟我說我們剛剛去到的地方剛好被前方綠色山丘擋住;我看了看山腰,忽然覺得自己還算挺厲害的,幾個小時前我們還在那兒呢、現在卻出現在這裡,人果然有無限可能。(?) 

 

 


  回到「B-speak」與湯の坪街道交會路口,餓了,兄弟倆決定晚餐要來放肆一下!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5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感覺要走好久,看得腳都酸了QQ
回應    0    0
幕後黑手    
幕後黑手
確實是走了蠻久,但走完很有成就感!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