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威航V Air福岡首航旅.登山吧、由布岳!

2016/3/22  
  
本站分類:旅遊

2016威航V Air福岡首航旅.登山吧、由布岳!

  根據地圖與網上資訊,要登由布岳得從正面登山口會比較好上去。 

 


  老弟問我怎麼知道?我說昨晚上網找了些網友分享的登山經歷,別看這裡好像只是溫泉鄉,原來還是有台灣人來爬過這座山,大家分享的經驗都是從正面登山口上去,沿途坡度不大、頂多最後攻頂的那一小段路得拉鐵鍊而上,大致來講是個一般民眾都能攀爬的友善山岳。 


  不過,旅館發給的地圖沒有標及登山口,我們只知道要去正面登山口得走九州橫斷道路(216縣道),我們從岳本巷弄鑽出來,一座寫有「阿蘇くじゅう国立公園.由布岳西登山口」的石碑就在眼前,兄弟倆還訕笑原來登山口那麼好找,看來不一定要走到正面登山口、西登山口也可以,於是沿著公路往上走,打算就這樣開啟登山之旅。 

 


  216縣道是一條路況很好的山區公路,一側是岩壁、一側是杉林,我們走在路邊邊聊邊笑,一會兒就走了約五百公尺,老弟突然問我,要走多遠才會到正面登山口?我聳聳肩、不知道,他這才驚覺有異(?),揣起自己的手機打開電子地圖一瞧,赫然發現剛剛走了那麼些路居然只在地圖上移動不到一公分,他扭頭問我,一定要正面登山口不可嗎?為什麼不能走剛看到標示的西登山口?我又聳聳肩,昨晚看的資訊裡有網友提到住在當地的阿婆建議別走西登山口,因為西口山路較險,況且我們什麼準備都沒有,當然要挑安全的先走。 


  老弟白我一眼說,照地圖來看,距離正面登山口少說還有四公里,現在都快十二點了,我們走完這四公里會不會都天黑了?想想也是,我們出發已經慢了,攻頂再下來恐怕無法在天黑之前完成,這下還有四公里的公路要走,登由布岳難道終究只是癡人說夢? 

 


  老弟搞笑地甩出大拇指想搭便車,偏偏此時往來沒半輛車經過,我們大笑就連想搭便車都沒車好等,還是回頭吧! 

 

 


  原本我以為登由布岳是沒望了,不想回到方才「由布岳西登山口」石碑時,突然看見對面有個奇怪岔路,我跟老弟說,那邊看來好像有什麼設施,於是上前探究,竟意外發現西登山口入口處原來就在這裡,那個奇怪設施原來是登山入口的備忘台!老弟雙手一攤,這麼小的入口哪個外地遊客會發現啊?雖說剛剛多走了一段路,既然入口發現了,那就上山吧! 

 

 


  中午十二點零三分,我們從西登山口入山,老弟在備忘台留了基本資料,以防萬一。 


  由布岳登山步道正式名稱為「由布鶴見自然休養林步道」,主要入口有三處:西登山口、正面登山口與東登山口。我們走進來沒幾步路,路旁登山告示標出由布岳東峰與西峰所在點,還有簡易的登山路線圖;兄弟倆當然曉得這張簡圖僅供參考,倒沒想過會「僅供參考」到什麼程度,反正確定這條登山路線無誤,就往上爬吧! 

 

 


  西登山道直接走入居民住家後門的保安林內,這條路線到處都是參天巨樹,初段路程皆有石階堪稱穩行,地上隨處可見前兩天的殘雪,只是此時我和老弟都沒想到這些殘雪會是接下來的路程裡唯一的陪伴,走進保安林裡沒幾分鐘,回頭已經看不見入口了。 

 

 


  保安林內的山徑雖有規劃,實際上仍要小心,何況現在滿地是雪,穿過剛開始的兩百公尺,山路開始以「之」字形蜿蜒而上,這才開始要考驗我們的腳力;愈往上爬,地上的雪就鋪得更多,我意識到穿錯鞋子來了,這雙舊鞋沒什麼抓地力,不若老弟穿的休閒高筒,他爬起來輕鬆自在,我則有些蹣跚,熊熊還以為是他早就打定主意要來爬山、我才是臨時被揪上來的傢伙。我曉得這樣下去將會危險倍增,於是就地找了一根穩固的粗樹枝充當護身神杖。 

  後來證明,這跟護身神杖真的發揮了偌大效用。 

 


  沿路有一只指向路牌我們看到多次,上頭寫著「合野越、由布岳山頂」,老弟與我都搞不清楚什麼是「合野越」,老弟說是另一座山頭、我說是某個登山團體,不管怎樣,由布岳山頂這幾個字我們都懂,也確認這條西登山道往上爬準沒錯。 

 

 


  雪地登山其實是危險的,尤其我們這種沒任何準備就上山的魯莽傢伙,現在老弟的背包裡有一捲「B-speak」蛋糕卷和一瓶礦泉水,而我居然連一瓶水都沒有,頓時當年山難的陰影再現心頭。老弟覺得這段山路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甚至覺得水和蛋糕卷都多了,某方面來說,他自信體力甚佳、可也看輕了大自然的威力,連我建議他也撿一根木杖都嫌囉嗦。 

 

 

 

 


  西登山道沿著隱藏在密林間的堰堤而上,走在深山林內,我們只聽到不曉得是不是小孩叫聲(!)的高亢聲響從樹頂翻下,或偶從山徑樹叢裡傳出的窸窸窣窣(?),或是面前雪地印有許多不明動物足跡(!)。說真的,置身於山林間就會發覺自身渺小,我們往上看不到山徑盡頭,這才發現準備不足、時間不足、體力不足,於是兄弟倆講好,最多往上走一個小時就折返下山,這是安全考量。 


  為了以防萬一,我在臉書上先打了卡,至少讓人知道咱們兄弟倆在這兒。 

  老弟:你會不會想太多? 
  黑手:經過山難的人就知道要敬畏山林啊! 

 

 


  海拔來到七百公尺,地上積雪更多了,老弟在積雪上寫下他對小婕的心意,我也寫了給瑜的話,他還立刻傳給小婕看,惹得小女生心花朵朵。這個時間英國還未天明,我就先不打擾瑜的休息了。 

 


  我彎腰撿起積雪,煞是神奇地說原來這就是雪,老弟問說你該不會沒看過雪吧?真的,你老哥就是沒見過,冰箱冷凍庫裡的不算。他在積雪更深的山徑裡想玩仆街照,不料雪地太凍,頭腳頂不住卻成了Orz,差點讓我笑到雪崩。 

 

 

 


  老弟看了看手錶,差七分鐘就一小時,我們是不是該往回走了? 

 


  其實我們都不想回頭。往上爬了這麼大段路,眼看好像有什麼就要在眼前開闊,如果這個時候要折返也許就功虧一簣,要是繼續爬個五分鐘就能看見奇景,豈不大大扼腕?其次,我不想回頭走的原因是鞋子,剛剛上坡多虧護身神杖支撐讓我得以緩步前進,那般雪地若改成下坡就是神杖也沒法撐住,到時候我會直接滾落林間,反而更危險。 

  既然兄弟倆有共識繼續往上走,頂多兩個小時,要是西登山道爬兩個小時都還沒走到一個具體折返點,那真的只能原路回頭,若是那樣,我也認了。 

 

 


  說來神奇,繼續往前走沒三分鐘,走在前頭的老弟突然喊出聲音說好像看到什麼了,我們終於有動力加速往上,也終於從密林間脫身,來到一處稍稍開闊的林地,眼前是另一段樹林以及十點鐘方向抬頭就能看見的由布岳。 

 

 

 


  老弟高興得躺在雪地裡拍照(老弟:明明是你要我躺的,還害我內褲都濕掉……),我們看到一旁雪地裡有剛剛沒出現過的較大動物足跡,決定不做逗留繼續往前。 

 

 

 


  穿過一段約三百公尺的直線林徑,眼前畫面讓我們大為驚豔,前方是一處跟這頭密林截然不同的荒地丘陵,加上積雪覆蓋,有一份淒涼美感;左側仍是西登山道往山巔方向,右側則是工事進行中的林道(牧野道)通往山下,我們在此拍了不少照片,最後決定稍事休息之後折返。 

 

 


  其實我們都想繼續往山上攻去,畢竟這裡才只是山腰,但現在是下午一點十三分,預計從這兒下山至少得花一個小時,如果繼續上攻,下山時間就要更久,真的讓我們決定就此打住的原因是西登山道續往山上去的路面積雪甚厚,怎麼看都不是現在沒啥準備的我們應該挑戰的。 

  我跟老弟說,不然我們就到對面的荒地丘陵找個地方休息然後下山?他點頭,該吃蛋糕囉! 

 

 


  別看這荒地丘陵似乎比較好爬,大錯特錯!相較於方才密林雪地,這段看似坡度不大的小丘陵反而成為我這段登山路的最大險境,因為地面積雪多已成冰,我這雙沒抓地力的鞋子更難踏穩腳步,護身神杖使出百分之兩百的功力才讓我爬到丘陵上,老弟則已選好地點準備開吃。 

 

 

 

 


  我們在荒地丘陵選了一塊視野遼闊、風景大好的巨石坐下,喘氣。 

 

 

 

 

 


  老弟把「B-speak」蛋糕卷拿出來,加上喝了一半的礦泉水,這時,老弟熊熊發現「B-speak」居然沒有附蛋糕刀,這麼一大卷沒有刀子切是要怎麼吃?最後,他拿起手提袋底部的硬紙板充當刀子來切蛋糕卷,雖然切得七零八落,意思還是到了。 

 


  「B-speak」的蛋糕卷實在好吃,難怪成為排隊美食,來湯布院旅行的朋友可別忘記排隊買一卷品嚐看看! 

 

 

 


  在海拔八百公尺的「B-SPEAK ROCK」(老弟:它居然有名字了?!)上待了十五分鐘,風勢強勁,我們也從剛剛爬山的渾身熱呼呼逐漸感受到山上寒意,既然蛋糕卷吃得差不多,那就下山吧。 

 


  下坡路就是剛剛我們走上來的那條,雖然可以恣意沿著丘陵邊緣下去,但那不是我該考慮的,看著老弟自顧自的下坡,我知道若學他那樣走,我會直接滑倒溜到林道上去,於是我撐著護身神杖慢慢踱步而下,即便動作很醜、速度很慢,起碼一步步踏實比較安全。 

 


  丘陵跟林道接壤的邊緣有不小的高低落差,老弟直接就從丘陵跳下去,我笑說,你是要給我找麻煩是嗎?他一副無所謂地說,直接跳下來就好啦,不然你要繞那麼遠下來喔?我看了看右側五十公尺外的丘陵小徑出口,決定慢慢走過去,他不知道我現在步履蹣跚是真其來有自。 

 


  眼前一個緩緩往下的角度,不知怎麼的,前一秒我在想這坡好像很陡、這一秒我覺得好像會跌倒、下一秒我就……!? 


  在還沒來得及定神的狀況下,我整個人摔在泥雪地上,老弟愣了一秒,想上前攙扶卻因為丘陵與林道落差上不來,他在下邊喊問還好嗎?再下一秒,掙扎從泥雪地起身的我只曉得一件事: 

  奧斯卡一定要頒給皮卡丘啊!! 

  老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