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28

2016/3/6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28

#28

 

【畏畏縮縮的人,是我才對。】

 

  他把期待還給我了,我可以這樣理解嗎?

 

  把小說收進書包裡,我笑了笑,自嘲的。「這份期待還是你送我的呢……」

 

  想起他在書店找到我的那天,我迫切想要得到的那個承諾,即使我緊緊的抓著他的手,得到的還是一片沉默。我知道承諾沒有那麼容易說出口,儘管我的不安到達了極點,他也沒有作出他沒把握的約定。

 

  我們都清楚約定的重要性,無法兌現的,就不要給予希望。

 

  可是我相信了,在他的沉默底下情願相信他是會一直在我身邊的,就算清楚自己的下場可能重蹈覆轍,這份希望我給了自己,然後擅自加諸在他身上。

 

  因為我害怕,害怕一個人……真的怕了,我不願意和以前一樣孤獨,不願意嘗到了友誼的滋味以後再次吞下寂寞的苦水。

 

  我感謝他的沉默,感謝他沒有說謊。說實話比說謊話還要簡單,一了百了,不必擔心後續,有一個謊言就要再補上千百個、億萬個謊言,就像一帖治標不治本的藥,副作用強又會給身體帶來負擔。誠實雖然一開始給人不小的衝擊,卻能對症下藥,一勞永逸。

 

  不過,他也沒有說實話。沉默大概就是不敢正面回應的答案吧,給不了我希望,也不想要讓我絕望,他在兩者之中繼續讓我徬徨著。

 

  「可是詩彥,你知道嗎?我不要你的小心翼翼,寧願你給我死個痛快。」

 

  有些人在知道了我的個性之後,都會顧慮我的心情而選擇委婉的表達,但我情願他們直白一點,就算不經大腦也沒關係,因為婉轉也是虛偽的一種,話語之中有所隱瞞、隱含、試探與嘲諷,指桑罵槐是一種,口蜜腹劍是一種,優柔寡斷也是一種。

 

  心直口快讓人更舒服一點,喜好分明,一切想法意見都攤在陽光底下,我不用猜,也不用害怕有人在背後作怪,多好。

 

  詩彥,你是哪一種呢?對我,你退縮了嗎?我不需要保護,我只需要陪伴而已啊。

 

  啊,是我吧?「畏畏縮縮的人,是我才對啊……」

 

  今天沒有大隊接力練習,我沒有等其他人,收完了書包就往校門外走,單純的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想要好好的理清楚所有的狀況,可是不管怎麼想,我不知道的太多了,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得太突然。

 

  到底是什麼讓我們變成這個樣子?

 

  「我說過了……」億賢突然出現在我身邊,語氣平靜。「既然不是普通的存在,就不要離那個中心太近。」

 

  我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他,眼角餘光還瞄到了朝著我們的方向奔跑而來的于佳。

 

  「趁自己還沒有受到很大的傷害,快點離開吧。」他繼續說著。「但是我知道跟你說這些,做起來不容易,我自己也做不到。」

 

  「你還是沒有跟于佳說嗎?」我看著漸漸接近的于佳,壓低了音量。

 

  「沒有,但她不是笨蛋,詩彥也不是。」億賢有著與我不同的信心,他在用他的節奏去得到他想要的,或者說是盡他所能去陪伴他覺得重要的人。「何況詩彥也在努力。」

 

  努力什麼?

 

  我想起詩彥在頂樓對我說過的話,他說他會想辦法保護我。「所以呢?」

 

  「如果你當初聽我的話,至少現在走在這條路上的,還會有詩彥。」億賢說完,向氣喘吁吁的于佳揮了揮手,取笑道:「就說你跑得太慢了啊!」

 

  很快的,于佳抬手就往他頭上劈。「對啦!我頭腦簡單,四肢也生鏽了啦!」

 

  「會吱吱吱的發出聲音嗎?腦袋?還是關節的部分?」

  「你還想被我打是嗎?」

  「不要,就算是生鏽了還是會痛……呃啊!」

 

  我終於懂了億賢的話,甚至開始後悔縱容自己的感情,用自以為勇敢的方式去靠近詩彥,就像億賢說過的,身處暴風圈中心將會面臨極大的危險,受傷的不會只有我,還有在我身邊的、我所重視的、我……愛的人。

 

  最後,我渴望的幸福,變成囚禁自己的枷鎖。這是貪心的報應,應該的。

 

  但是詩彥呢?他值得被犧牲嗎?

 

  回到家,我打開即時通想要找詩彥談些什麼,可是當打開了對話框之後卻什麼都打不出來。我該跟他談什麼?談事情的解決方式?還是我自己的感情?但是講了之後,造成他的麻煩怎麼辦?

 

  有可能,他只是把我當朋友啊。

 

  我發現我賭不起那二分之一中的另一個可能。

 

  於是我打開無名小站,想暫時逃避那個紊亂的思緒。然而,那個不明的帳號又來留言了,在最新章節的底下——

 

  「友情像兩人三腳,默契需要培養。前進的過程中總會踩腳、跌倒,久了、熟悉了,不管多遠都能扶持著走下去,但只要一個人混亂了腳步,想照自己的步調時,會牽連著另外一個人也跟著跌倒。不過就算跌倒了,在乎的是能不能再站起來,再拉緊繩子,再搭上彼此的肩。即使放棄等待,可是我還是會想像著有一天可以跟那位誤闖者見面,所以你也加油!

 

  友情像兩人三腳……這個理論好像在哪裡聽過。不過她說的也有道理,跌倒了還可以再站起來,零亂的步調經過調整還能再度一致,可是方法呢?方法總是要自己找的,目前看來,還沒有頭緒。

 

  看著這位讀者的留言,我想起了子惟,他也一樣有著想見的人,雖然找不到、雖然忘記了大部分的線索,可是他還在等待著。我呢?我可以為了詩彥做些什麼?一直以來都是詩彥顧慮著我、替我著想、陪著我,我也想替他做些什麼,卻狼狽的發現我找不到地方可以幫忙。

 

  今天把書還我,又有什麼意義嗎?

 

  開了即時通,我看見他亮了的大頭貼,毫不猶豫的點開。

 

  「為什麼把書還給我?

 

  許久,沒有回應。

 

  我知道等他看到需要時間,所以暫時離開電腦,從書包拿出他今天還我的小說,翻了翻,才發現其中一頁夾著書籤,那書籤看起來是手工做的,粉彩紙上小巧精緻的壓花,護貝起來,上面有短短的一行字:「Enjoy every moment in your life.

 

  享受你生活中的每一刻。

 

  享受生活,除了喜樂、歡愉,還包括憤怒、悲傷、痛苦、酸澀、苦悶嗎?當痛苦的時刻來臨時,還能繼續享受嗎?或許這正是人生活在是上的樂趣吧,只有活著才能快樂,只有活著才能悲傷,悲傷也是活著權力,但是享受之前,得先駕馭得住那些迎面而來的關卡,不是嗎?

 

  我這短短十六年的生命,能負荷多少呢?

 

  電腦螢幕的閃動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對話框跳了出來——

 

  「從明天開始,我們不再是朋友。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