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威航V Air福岡首航旅.東長密寺。

2016/2/24  
  
本站分類:旅遊

2016威航V Air福岡首航旅.東長密寺。

  第二天一早八點不到,我已醒來,起床後看見窗外有新幹線倏地刷過,我仍有些不敢置信,明明我習慣的生活是睜眼盡見田野的龍潭,怎麼才隔一個晚上罷了,現在看到的不是田園郊野、而是繁華的日本福岡? 


  我從來都以為日本不遠,實際上似乎也沒那麼近,大概跟我對日本本土始終只是想像有關,但威航短短三個小時不到的航程就將我從小習慣的桃園拉到海外,我竟真感覺日本近了。 

  那種滋味有點幻夢,卻真實。 


  昨晚抵達福岡後,我們買了今天前往由布院的專列「由布院之森」,但那是下午的事,早上還有空檔,該要好好把握機會逛逛這座兄弟倆都很陌生的九州大城。老弟本來不太想起床,他說休假睡到自然醒是最幸福的事了,為什麼出來玩還要逼他早早起床?我認同他的說法,假日可以睡到自然醒確實無比幸福,但我是老人家身體,時間到了就會甦醒,逼著我睡恐怕也無法真正入睡,何況我們特地飛一趟過來,是要好好把握每段時光才對。 

  老弟拗不過我,起床盥洗,出門。其實他也想多看看這座城市。 

 


  上午的目標相當簡單,就是逛逛區內寺廟。其實,這不是我原先的念頭,昨晚上網搜尋地圖時,意外發現福岡市乃至博多區本即擁有許多歷史古剎,這些古雅寺院各有來頭,在地人可能習以為常,對於有氣質有水平的外國遊客而言,若能入內仔細參觀,才是無法比擬的收穫。 

  黑手:冷到零度還下雨我們是幹嘛要走那麼遠去看寺廟?(剉) 
  老弟:……(睥) 


  我們從博多站地下街開始走,後來出站回地面,在路邊看到一串鐵鍊掛著,仔細瞧才發現那是讓雨水順勢流下的設施,連屋簷雨水都避免滴到地上濺出,日本人細心的程度可見一斑。在台灣,好像沒有個滴滴答答就很沒味道。 

 


  雖然下雨,不過十分鐘,我們來到市級指定古蹟--東長寺。 

 

 


  博多市區寺廟眾多,東長寺是其中甚有特色的一處,這座寺廟還是密教空海大師從大唐國返日後的最初道場,在日本享有相當崇高地位,不過對一般人來說,東長寺最大賣點是隱藏於室內的「福岡大佛」。福岡大佛高度達十點八公尺,加上佛像光背更高達十六公尺,乃日本最大的室內坐佛,不過,攝像不可。 

 

 


  氣溫依然是零度上下,寺內水缸結著薄冰,踏入東長寺的第一時間,我已經感覺到這座寺廟的莊嚴;我們直接上二樓參拜大佛,大佛所在的內殿光線不明,從殿外看去熊熊看不出裡面有些什麼,我和老弟先在走廊點了線香與蠟燭(一百円結緣),參拜後將線香插在香爐中,蠟燭則置於後方燭櫃,一跨入內殿,巨大的佛像瞬間懾服了我,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震撼力,只有嘴巴微張發楞才能表達。 

 

 


  內殿除了福岡大佛,側間還有其他具歷史意義的佛像,乃至大佛當年興造過程的剪影,但最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是大佛右側腳邊入口的地獄通道,戒壇めぐり。 

  戒壇小徑前段是六道輪迴的示現,每幅插畫都栩栩如生,讓人看得頗感糾結,後半段一個拐彎突然轉入漆黑;老弟和我起初都以為沒路走了,走在後方的三兩遊客看我們停下腳步、又見前方一片黑,也以為沒有路紛紛打退堂鼓,兄弟倆原本往後幾步,突然覺得怎可能就這樣沒路?兩人互看一眼,決定鼓起膽量,朝未知漆黑挺進。 


  那段漆黑應是我這趟旅行思緒最多的時刻,比飛機起飛降落之際,我腦中盤算著該怎樣寫寫威航給我的好感覺(老弟:是空姐給你的好感覺吧?)還多出許多,通道高度適中,但因伸手不見五指,只能抓著通道旁的扶手緩步前進,你不曉得會不會有階梯、會不會有阻礙,只能憑著手感緩慢往前,那樣的漆黑連雙眼都適應不了,原來人在不見光明時才會真正反思自己的脆弱。 

  幸好,黑暗總會看見光明。老弟走在我前面,他瞥見光線的瞬間,脫口說了一句:有光!我笑了。 


  走出戒壇小徑,我們回到大佛面前再度參拜,那是一種宛若解脫的新生之感,雖然無法拍照而有點遺憾,可我想,那般經歷還是要親自體驗過才會明白,一趟飛行不遠,佛教示現的地獄原來那麼近。 

 

 


  離開大佛內殿,我們回到一樓正殿,旁邊的五重塔與真.東長寺吸引了我的注意。東長寺大門口有一塊石碑,上頭寫有「南岳山東長密寺」的字樣,但寺內庭院裏側的這座小寺才是真正的東長寺原貌,我跟老弟說要去拍拍照,他瞧雨勢沒有轉小,懶得踏出去淋雨,我便自己走向東長寺拍拍、五重塔拍拍,盡我的拍攝魂。 

 

 

 


  真.東長寺的規模較後來新造的正殿小了許多,我也清楚寺方期盼規模愈來愈大,一方面呈現香火鼎盛的氣勢,另一方面則是對信仰的放大化,原先的寺廟不足以使用了,只好興建更大的建築,可人心的祈求其實從來就只有那麼一點點,偌大佛殿裡置放肅穆的佛像與空蕩蕩的殿堂,那是一種靜思美學,卻也總教我疑惑滿滿。 

 

 

 


  離開前,我們看見一位工作人員(僧人?)正在擦拭正殿窗格,他那一格一格實事求是地細心擦拭模樣,讓我深深感佩,我同老弟說,有多少寺廟連對小小窗格都那麼認真以對?這是日本人的性格、抑或信仰的虔誠?他聳聳肩,認真擦窗戶的寺廟不是隨處可見嗎?這我倒好奇了,不曉得老弟指的是在台灣還是在日本?我當然知道日本密教和台灣佛道有所不同,也清楚不同寺院的風格多少有異,我總以為台灣寺廟的香灰俗塵甚少認真打掃的,那是信眾多寡的另類象徵,如果擦得啵亮,外地遊客會怎麼看這座寺廟?不同文化的細節,就在這些小小的地方呈現出來。 

 


  往門口走,我瞥見右手邊有一處獻燈亭,亭前還有一處地藏菩薩,那是筑前六地藏尊靈場。 

 


  地藏菩薩面前有一男子正在膜拜,我和老弟靜靜站在其後,我拍拍獻燈亭、拍拍古樸庭院,男子拜完離開後,我也依樣拜了一下,然後敲了地藏菩薩面前的砵,期盼新年氣象萬千。 


  回程,我們直接走地鐵地下街,這兒讓我驚奇了,地下街不僅有行人走道,甚至還有自行車與機車停車處,規劃得清楚完善,我突然把旅館門前那處地下街自行車道給連結起來,原來那也是這樣的出入口,提供二輪族使用的好措施。 

 

 


  老弟說,福岡這座城市的規劃幾十年前就完成啟用了,台灣現在連個捷運地下街還在卯命招商竟還招不到,不是他要強調,日本城市的發展實在遠遠超出我們許多,從小處就能看見日本人凡事仔細要求的性格,我們現在看起來驚奇的東西,人家早就習以為常。 

  我忽然覺得,日本人到台灣旅遊,真的是在尋找舊時不那麼現代化的步調。 

 


  話雖如此,日本也不是沒有緩慢步調的鄉村,至少這趟我們搭威航飛福岡,主要目的就不在大城市裡,昨晚到今早的博多淺巡是小菜,我們準備回旅館拿行李退房,早餐還沒吃,老弟推薦日本麥當勞好吃,至於午餐就吃個豬排飯吧! 

  稍後,我們將離開福岡前往大分,那兒的溫泉鄉聽說是日本一!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5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何必問    
何必問
看到寺廟突然想到,日本也是蓋紀念章的天堂呀XD....可以蓋到爽
回應    0    0
幕後黑手    
幕後黑手
對啊!雖然我對蓋紀念章比較沒興趣,哈哈~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