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25

2016/2/24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25

#25

 

【即使沒人期待,該來的還是會來。】

 

標題:給我後座的男孩

 來自:你前面的女孩

 

 內容:

    其實我知道這樣留言很突然,可是我真的忍不下去了。

    給在我身後的男孩:每天我都會在上課的時候偷看你,你專注又帥氣的樣子讓我移不開眼睛。你知道嗎?我很喜歡這樣的你。你總是溫柔的對我,前幾天在籃球場雖然有點不愉快,但是沒關係,我還是會一樣的喜歡你。

 

  大多時候,人都無法預料將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即使計畫周詳,即使沒人期待,該來的還是會來。也許有些事情能夠當作理所當然,但更多的卻只能帶來巨大的驚愕,然後人會認為這樣的驚愕,理所當然。

 

  「曉語,這真的是你寫的嗎?」亞如的聲音就在耳側,我卻無法給予回應,我還在那詫異中,緩不過來。

 

  等我抽出時間到圖書館上網,這一天也過了一半,不過半天的時間,這傳聞早已沸沸揚揚,我想無論我如何否認,大家依舊會投以曖昧的眼神。我知道,他們才不會在乎真相,他們在乎的只是這個茶餘飯後的笑話還有沒有下文。

 

  我得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嘲弄、挑撥,那些也許說者無意,聽在我耳裡卻成了惡意的玩笑,越是不理不睬,這個誤會就只得越結越緊。

 

  可是怎麼解?我不敢,也沒有證據,弄得好像是我自導自演,最後還是淪為笑柄。就像明明只是走在路上被劇組的攝影機當背景拍到,在電視上播出後,卻得因為這種非自願的陰錯陽差受盡旁人的嘲笑,就算委屈、就算無奈,這些全都說不出口,儘管我可以反駁,但那又怎樣呢?都已經播出了,大家都看到了,而我……

 

  無處可躲。

 

  「哇,看了這個之後,有多少男生要提防自己前面的女生?」于佳也在我旁邊,像平常一樣的開著輕鬆的玩笑,語氣卻是這半天以來,第一個毫無惡意的。「少男心什麼的可以期待一下了。」

 

  「于佳,難道你認為不是曉語寫的?」

 

  「難道這裡有說是曉語寫的嗎?匿名是匿假的喔?」

 

  我朝于佳笑了笑,感謝她這種不先入為主的求實個性。

 

  「可是曉語,是你寫的嗎?」亞如輕輕拉住我的手,滿臉擔憂。

 

  我搖搖頭。

 

  「那該怎麼辦?」亞如看起來比我還慌張。

 

  我的目光離開亞如,停在于佳身上一會兒,最後回到電腦上。也就那麼一會兒,我在她臉上讀到了擔心,還有一點點原因不明的探究,我知道,她還在找答案,替我找解決問題的答案。

 

  「還能怎麼辦?」我反問,因為慌亂、因為毫無頭緒。「我不知道啊……」

 

  「這樣好嗎?放著這個留言不管。」亞如問道。

 

  「去跟大家解釋吧,既然不是你寫的。」于佳伸手關掉了電腦,堅定地說道。

 

  「解釋了,然後呢?」我問。就算大家相信不是我寫的,我依舊是大家關注的對象,有沒有解釋重要嗎?反正,時間會讓一切過去的啊。

 

  「也是,如果詩彥真的喜歡你,解釋了反而會傷到他。」亞如放開了我的手,一臉嚴肅。

 

  如果詩彥真的喜歡我……?

 

  「小姐,你的假設會不會太超過?」于佳沒好氣的說道。

 

  「很難講啊。」

 

  嗯,這個假設的確太超過了,可我竟在一瞬間相信了這個假設。難道我真的存著這種荒謬的僥倖?僥倖什麼?詩彥的感情嗎?但說實話,比起自己,我更擔心詩彥,即使他什麼都沒說,我還是不希望他因為我受到任何傷害,就算我也不是自願的。

 

 

  支開了亞如和于佳,我在非社團時間來到音樂教室,我的心太亂了,而這裡是我唯一一個令我感到安心的地方。

 

  「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剛踏進教室,就迎來一張熟悉的笑,笑得令人心塞。

 

  「詩彥……」有那麼一秒,我多麼希望他不要對我笑,不要笑得這麼安然。

 

  他走向我,而我退了幾步,他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抬手就是一記手刀輕輕地劈在我頭上。「傻瓜,幹嘛一副做錯事的樣子?不是你的錯啊。」

 

  這一刀,像帶著濕氣的寒風從脖子後方偷襲般刺骨的冷。此時此刻,我竟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只能低著頭,看著逐漸模糊的地板。

 

  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保持沉默?為什麼就這樣相信我?為什麼還要帶著笑容安慰我?他被扯進來了,被我害得也成為了大家閒言閒語的對象,應該委屈的吧?應該氣憤的吧?應該討厭我的吧?

 

  可是他笑著,沒有改變。

 

  「這個反應……我可以當作是我被討厭了嗎?」

 

  我抬頭,對上他變得有些苦澀的笑顏。「不是……」

 

  「那就好啦。」他輕揉我的頭髮,語氣比平常更柔、更輕。「別人怎麼說是他們的事,如果你不想解釋,那我也不解釋,我們都不說,久了,他們也會忘的。」

 

  一個巴掌拍不響,只要不對號入座,主角就不會是我們。

 

  「對不起。」我懂他的意思,但心裡還是過意不去。

 

  「不,是我……」他放下了手,垂在腿邊,瀏海下竟是懊悔的表情。「都是因為我……」

 

  原來,我們都在自責,認為是自己害了對方,然而心裡都清楚,這個錯根本不是我們造成的,委屈一定有,卻更怕彼此難受。

 

  伸手,我握住他的手,明明是溫暖的晴天,但他卻異常冰涼。他望向我,眼底裡全是驚訝。

 

  如果只是我一個人還好,因為有他,所以我才可以更快釋懷,但最少最少,我不希望他受傷。

 

 

  然而,讓人忘記一件「有趣」的事情比想像中難上好幾倍,儘管我們兩個對傳聞不做任何反應,喜歡戲弄人的繼續他們的戲弄,看好戲的繼續看好戲,湊熱鬧的還是湊熱鬧,只要我們同時出現在一個地點、並肩走在路上,身旁絕對少不了起鬨的笑聲,說著不堪入耳的話語,自以為的幽默。

 

  「不回答就當默認囉!」

 

  很多人都會丟下這句話逼我們就範,然後笑著走開,臉上的得意像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似的。

 

  「你幹嘛這樣啦,他們當然也有保持緘默的權力啊!」

 

  剛練完大隊接力,我坐在操場邊,經過的同學又無聊的跑來胡鬧,就算詩彥不在我身邊,他們也不會停下來。我看著他們走掉的身影,心情平靜得連自己也很驚訝,許久,只得一笑置之。

 

  「還好他們不是在泳池那裡對著詩彥說這些話,」于佳拿著兩瓶礦泉水走近,一瓶給我,一瓶給億賢。「不然他們大概就只能被拖進水裡了。」

 

  我笑了笑。「詩彥哪有這麼狠?」

 

  「你不知道他生氣的時候有多恐怖。」于佳皺起了五官,兩隻手擺在頭頂上做出牛角的樣子。「比上次在籃球場還可怕。」

 

  再一次的,我發現自己又有一個未知的彭詩彥要認識,但我記得,他說過他不對我生氣,那這個樣子的他,我是不是可以不用認識?

 

  「我不懂耶,喜歡一個人是罪嗎?為什麼大家要一直拿來當話題啊?」于佳坐到我身邊,問題卻是拋給了億賢。

 

  我也轉頭看向他,只見他低頭把玩著手上的寶特瓶,若有所思的樣子。

 

  「因為這個世界太無聊了,他們需要一些八卦去豐富他們的生活,藝人明星太遙遠,身邊的同學就一定最精彩。」億賢雙手抓著寶特瓶的兩端,用力一甩,裡面立刻旋轉出一個小小的漩渦。「就不要被我抓到那個該死的狗仔。」

 

  我一驚,只因他眼底那閃閃發亮的殺氣。

 

  「要不是你們兩個說好冷處理,我每次聽都要爆炸了,虧你們兩個還可以一直忍著。」于佳語氣裡有些氣憤,大概是她心裡的正義之火燒得正旺,又有很多人喜歡往那裡堆乾柴。

 

  「反正有你們相信我就好了。」我把礦泉水塞到她手上。「喝點水,息怒啊。」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痛苦的時間卻總是需要長久的等待,時間卻沒辦法保證可以淡化這些已然形成的傷疤,可傷口總有一天不會再痛,我只需要等到那一天就好了。

 

  「我會贏你的,不要太得意!」

  「沒關係啊,我就得意到你贏我的那一天為止。」

 

  不遠處鬥嘴的聲音引起我們的注意,轉頭去看才發現是黎子惟和學藝股長張沛吟,兩個人在終點線,滿頭大汗扶著膝蓋低頭喘氣,嘴上卻不忘繼續拚個高下。這幾天練習的時候,他們兩個總是勝負欲高漲,練習結束之後總要來一場比賽,雖然總是黎子惟贏,但張沛吟卻堅持著每天挑戰。

 

  「怎麼就沒人說說他們兩個,看起來感情很好啊。」于佳涼颼颼的說著。

 

  「吵成那樣嗎?」億賢輕笑了起來。

 

  我看著那兩個還在鬥鬧的身影,其實還滿驚訝原本印象中很安靜的張沛吟,原來也有這樣不服輸的一面,能夠聽到她大聲說話的機會不多,除了開班會股長匯報的時候,就只有跟黎子惟吵架的時候了,平時冷漠的表情在此時多了一些生動,會皺眉也會噘嘴,會賭氣也會怒吼。

 

  我試著想像自己和詩彥能不能像那個樣子,腦子裡卻只能一片空白。

 

  「吶,我說曉語,你都不會好奇兇手是誰嗎?」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