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說)平民菜譜/西安餃子宴

2016/2/7  
  
本站分類:食記

(詩說)平民菜譜/西安餃子宴

戰爭屠殺魏晉,留下一地斷簡殘篇
意象群慌張逃命,韻腳們骨肉分離

躲南藏北出隋入唐,一路跌宕平仄來到盛世
才有節奏自四面靠攏,格律向八方亮麗散開

(詩說)

小時候每到過年,我們那眷村來自北方的伯伯叔叔阿姨,多會包或煮一大鍋水餃,分贈左鄰右舍,那個年代,物質簡單,我們吃的水餃,不是韭菜就是白菜,葷類的餡,不是豬肉就是雞肉,連牛肉都很少。

長大後,我一吃韭菜和白菜水餃,就感到特別親切。從不知水餃除了這兩種餡之外,還能有什麼花樣。

直到那一年,我去西安旅遊,偶然走到一家「餃子宴」,叫了一大盤不同花樣的餃子(據說那家店的餃子種類超過百種),真正讓我大開眼界。

這首餃子宴是「平民菜譜」系列唯一一首冠上城市名的,道理也在此。

以前的老長官,已過世多年,寫過一系列「趙老大遊中國」的趙慕嵩,生前在高雄開了個「趙老大北京餃子館」,他跟我提過,餃子館的主力商品是蕃茄水餃,就是在中國北方西安附近旅遊時得到的靈感。

但他自己初做蕃茄水餃時,卻遇到一個瓶頸,即,蕃茄的水份多,就算去掉裡面的籽汁,做為餡,仍不容易讓水餃站穩,幾經實驗,他想出了一個方法,就是讓蕃茄搭配固體的煎蛋。煎蛋本身可以吸收一些水份,有助水餃不至於塌陷。

我不記得在西安的餃子宴中,有沒有蕃茄水餃這一款,但能將我一直認為平板無奇的平民美食──餃子,耍弄得如此多彩,本身就是一項成就。

西安,是大唐的首都,大唐,則是歷朝詩歌最為蓬勃的朝代,因此,我以唐朝詩歌的豐饒,與餃子宴的繁華相互映襯。

詩的主旨著眼在,一種文學類型在發展到全盛之前,難免會有一段生澀的發展期,就如一個朝代來到盛世之前,也多會有一小段跌跌撞撞的路程,直到發展成熟,體例完備了,就會在文學史上留下輝煌的一頁。

至於現代詩或自由詩,當今是不是已到了千百種餃子端上桌的時候,答案不在詩人這邊,是在讀者那邊。

~~2016.2.6世界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