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說)平民菜譜/乾煸四季豆

2016/1/22  
  
本站分類:食記

(詩說)平民菜譜/乾煸四季豆

多年之後,仍然不滿時局那些名士,一喝醉

就愛到夕照下擺定棋譜,搖頭晃腦月旦朝廷

 

詔書密令趕來批殺箭竹叢生的林間,思想

遂如斷枝殘梗,悲劇一般堆滿了大地……

 

(詩說)

 

讀中國歷史,每每讀到魏晉這個時代,最令我感慨萬千,因為,這短短兩百多年間,只要叫得出名號的名士,下場都不會太好。

 

余秋雨在〈遙遠的絕響〉一文中寫到這一段,筆下也含著哀傷,總記得他在開頭先臚列了幾個名字,與他們的絕局:

 

何晏(玄學的創始人.哲學家、詩人、謀士)、張華(政治家、詩人、《博物志》的作者)、潘岳(與陸機齊名的詩人、中國古代最著名美男子)、謝靈運(中國古代山水詩鼻祖)、范曄(《後漢書》作者),這幾人一貫的「下場」都是──被殺。

 

談魏晉當然不能不談「竹林七賢」。

 

七賢是阮籍、嵇康、山濤、劉伶、阮咸、向秀、王戎,而竹林的傳統說法,是位於嵇康在山陽的寓所附近。嵇康與其好友山濤、阮籍以及七賢其他四位常在其間暢飲聚會,因而時人稱之為「竹林七賢」。

 

七人的政治性向分歧明顯。嵇康、阮籍、劉伶等仕魏而對後來的司馬氏集團持不合作態度。向秀在嵇康被殺後被迫出仕。阮咸入晉曾為散騎侍郎,但不為司馬炎所重。山濤起先「隱身自晦」,但40歲後出仕,基本全身而退。

 

政治性向不同,命運也不同,但嚴格上講,七人中僅嵇康算是死於非命,余秋雨在〈遙遠的絕響〉著墨也最多,特別是講他臨死前,向兄長嵇喜要來一把古琴,再彈一曲〈廣陵散〉……那段,相當悲壯。

 

彈完之後,神曲〈廣陵散〉也如同刀起頭落後噴出的鮮血,從此絕跡於歷史的大地。其實也象徵那個年代的讀書人與名士們,在朝廷的威逼下苟延殘喘或苟且偷安的尷尬情狀。

 

既有「竹林」,一旦朝廷的大刀揮來,留下的斷枝殘梗,從某個角度看,就像是橫七豎八的四季豆,更像是不見容於當權者的思想理念,癱倒在餐盤上;但流溢出來的,卻是千年未曾消散的油香……

 

比喻有點俗,但寫這首詩的心情卻很沈。

 

~~2016.1.21世界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89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四季豆超好吃!!!!我愛四季豆!!!!不管是煮的還是去買鹹酥雞一定會點!!!!
回應    0    0
徐望雲    
徐望雲
照片不是乾煸四季豆,但一時片刻找不到,只好用一般的清炒四季豆瓜代。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