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22

2016/1/21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22

#22

 

【像刺蝟一樣的狀態。】

 

  「不知道車開到哪裡、過了幾站,我們就那樣並肩站著、手牽著,他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我試過幾次想掙開那力量過大的束縛,卻總是反過來被抓得更緊,最後我放棄了,其實牽著也不錯,我可以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他就在我身邊,就像他成為我生命中最特別的外星人那天,他也是這樣緊緊的抓著我,只是這次,整個掌心滿滿的都是他。」

 

  我在電腦前看著自己剛剛鍵入的字,只覺得滿臉發熱。

 

  「我好希望沒有放開的一天……」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不敢相信自己會寫出這種肉麻的句子,只是現在的自己看起來,卻真的成為了希望。我想我對詩彥的依賴,大概龐大得讓我無法想像,也龐大得……令我害怕孤單再次找來。

 

  如果我也能成為另一個人最重要的人,他也會像我這般的需要我嗎?當然,答案不會自己出現,也許不會有這樣的一個人,至少我覺得詩彥不會是,更何況我身邊任何一個稱得上是「朋友」的人,他們不會是沒有了我就會難過的人,他們本來就有自己的圈子,是我加進去的,有或沒有,似乎都是一樣的。但是我很高興他們能夠這樣坦然的接納我,一次又一次的站在我的身邊,而我有現在這群朋友,都是因為詩彥,是他把我帶到他的圈子裡。

 

  詩彥之於我是特別的,特別到……連寫小說的主角都會照著他的形象去寫。

 

  按下發送鍵,這是我在無名小站網誌裡的連載小說,剛開始沒有人看,但最近「誰來我家」的大頭貼變換得有些快,留言也開始多了起來,好多人希望男女主角趕快在一起,我卻有些猶豫。

 

  即使換了名字,我知道,男主角就是詩彥,而使用第一人稱的女主角……

 

  「曉語!原來你也用無名喔?」電腦課坐在我身邊的亞如探頭過來看。

 

  我立刻切換畫面。「嗯……隨便玩玩而已。」

 

  「那是什麼啊?」坐在另一邊的子惟也湊過來。

 

  「吼!外國人,你沒跟上流行耶!」亞如打開她自己的頁面,興匆匆地跟子惟討論起無名,甚至還幫他辦了一個帳號。

 

  「曉語快加我好友啦!」亞如拉著我,一臉興奮。

 

  我看著亞如催促著我給她帳號,我看著她的好友列表,只覺得很不可思議。其實她已經很多好友了,網誌文章也特別活躍的樣子,反觀我自己,好友列表裡根本沒有班上的人,頂多就是幾個比較熟的讀者,說實在也稱不上真正的「好友」,只是禮貌性的相互關注而已。

 

  「亞如,我沒有加班上的人,也不是很常打開……」我撒了個小謊,自從開始連載小說就常常上網,像現在電腦課是、回到家也是,但我找不到什麼理由可以婉拒她的邀請,只好這樣搪塞,希望她聽得懂。

 

  「喔,沒關係啦!還是可以加啊,這樣我就是班上第一個加你好友的人耶!」希望破滅,她沒聽懂。「你也可以加子惟啊,你這樣會成為他第一個好友喔!」

 

  第一個……我看了看因為座號而離我有些遠的詩彥,正好對上他的注視。如果要加的話,我情願他才是第一個,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在玩無名小站,也害怕他看到我寫的小說,說穿了,我就是害怕班上的任何一個人看到。

 

  「好吧,算了,既然你不想加。」大概是我太久沒有回話,亞如也看出我沒有意願,她自己嘟著嘴轉了回去。

 

  子惟對我聳了聳肩,我朝他笑了笑,重新打開了剛發表的小說,想起昨天放學的事情--我還沒來得及問他為什麼反應這麼大,他就下了車,下車前還一如往常的笑著跟我道別,只是那個笑……特別難看。

 

  如果說我沒發現詩彥的異常,那就真的是騙人的。可是我不懂他最近情緒變化這麼大的原因,問了,他也只給我一個無法不擔心他的笑容,或許他覺得這樣什麼都可以隱藏起來,但看在我眼裡,便成了說不出口的奇怪,那種不像是彭詩彥的狀態,卻每每在他身上發現。

 

  那種一下子變得很尖銳,像刺蝟一樣的狀態,例如現在。

 

  體育課,剛結束一百公尺短跑測試,大家都還在場邊喘息,除了在籃球場裡那些生龍活虎分隊的男孩們。「鬥牛」這個詞用在他們身上真的很合適,先不說大家印象中鬥牛看到紅色的東西會發狂)當然這個觀念是錯的),何況那顆籃球那樣劇烈的在那群男孩手中、眼裡快速的晃動、傳遞,每個人為了那顆球瘋了似的搶奪,就像鬥牛看見劇烈晃動的旗幟一樣,不顧一切的往前衝。

 

  詩彥雙手大張,身子微蹲,雙眼直視著前方--子惟一手防著詩彥,一手在身側運球,兩人僵持在原地,眼神流露著互不相讓的意志。一瞬間,詩彥伸手抄球,子惟一個轉身閃過,跳起,球進。

 

  場邊掌聲四起。

 

  詩彥看起來有些懊惱,億賢拍了拍他的肩,卻被他撥開,我看見億賢愣了愣然後搖頭的樣子。原來詩彥那麼在乎輸贏,即使這樣小小的比賽,可能下了課就不會有人記得比數的比賽。

 

  「曉語,打球。」休息得差不多,于佳拉著我到籃球場裡,還招了幾個女孩們一起,然後朝著球場裡大喊:「喂!我們女生加進去,打全場如何?」

 

  場裡剛剛還在混戰的男孩們全都停了下來,看著我們。

 

  「好啊!」那其中的體育股長很乾脆的答應,還替我們分好了隊。

 

  我們班的女生對體育課算是很熱衷,比起愛在樹蔭底下聊天嬉戲的其他班女生來說,這樣無論烈日當頭還是細雨綿綿也毫不在乎的奔馳球場,在高中女生看來,似乎是個奇觀。女孩們打起球來的激烈程度其實也不輸男生,技術不足造成有勇無謀的衝撞,看到球就搶,反而形成一種恐怖的弱肉強食運動。

 

  六打六,不是正規比賽的數字,卻沒有人在意,反正是個遊戲。

 

  「女生打球很可怕,幸好我頭髮不長……」站在我身邊的億賢摸了摸他的平頭,臉色複雜。

 

  「什麼意思啊你!」于佳推了他肩膀一下。

 

  我們這隊的男生有億賢、子惟和體育股長,女生有我跟于佳,還有讓人意外的學藝股長張沛吟,看她矮矮小小的,速度快又沒存在感反而在球場上成為讓人無法不警覺得對象;詩彥和亞如同一隊,亞如站在他旁邊看起來像是在跟他聊天,但其實只有她一個人在講,詩彥逕自沉著一張臉,看著我們這裡。

 

  「曉語,我們打個賭好不好?」開球前,子惟走到我身邊,看著前方。

 

  「嗯?」跳球的沛吟把球打到了我的面前,我接到了球,立刻傳到早已衝到對面的億賢手裡,說時急那時快,球進,我根本都還沒跑過中線。

 

  「如果我今天進了五球,你就陪我去找那個人。」對方進攻,我們防守,子惟扔下了這句話便搶到了球,迅速衝到對面,閃過了各種攔截,球進。

 

  「為什麼是我?」見他再次走來,我問,然而他卻只是笑。

 

  球權再次回到對方手上,沛吟運用了自己的優勢,出奇不意的搶到了球,快速的轉身進攻,見狀,我和子惟都跑了起來。亞如守死了子惟,我得了個空,球才剛傳到我手上,詩彥就出現在我面前,現在所有人都被守死了,場面僵持著。

 

  我運著球,防著離我僅有一步距離的詩彥,自知不是對手,卻找不到可以傳球的出口。

 

  「曉語!」是子惟的聲音,我瞄向他,他還是那張笑容。「……因為只有你跟我有一樣的感覺。」

 

  話音剛落,他掙脫了亞如的防守,繞到我的身後,拍走了球,所有人定在原地,只有他,輕鬆上籃。他朝著我走了過來,伸出兩個手指比出勝利的手勢,提醒我這是他的第二球。

 

  突然,詩彥快步走到子惟面前……

 

========

 

竹攸:https://www.facebook.com/zhuyoubooks/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