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微型小說>刀 癡

2020/1/21  
  
本站分類:藝文

&lt;武俠微型小說&gt;刀 癡

        刀癡像文弱書生,五官清秀,談吐不俗,故頗受異性歡迎。年青時患病以至被迫放棄了讀書,追隨武師學習強身健體的功夫,後來奇遇而練成了「大刀王五」的絕技。

        對刀法的認真及決心發揚這門幾近失傳的武術,又因他的文字功底極深,領悟力強;果然沒十年,江湖出現了「刀癡」這位到處行俠仗義的俠士,黑白兩道皆以刀癡稱之,久而久之,再難知曉他的真實姓名了。

        刀癡嫉惡如仇、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故結下了不少仇敵;但他依然我行我素,獨來獨往,對世俗評議,一笑置之。

        近年逍遙派爲了領導群雄一統江湖,門人已奉命大舉下山,對異議的黑白道領袖或俠士,極盡威脅利誘。由於逍遙佬佬門下皆爲女弟子,不乏姿色者,更訓練她們一套特殊媚功,可令天下男人神魂顛倒,俯首稱臣。

        不少家庭破裂,皆因第三者的忽然出現,江湖對這批狐媚妖女,暗中冠以「狐狸精」之名。刀癡得悉、決心以無敵刀挑戰這一邪派;東奔西走多日卻總無法如願。因被迷惑者莫不拋妻棄子、受「逍遙派」奴役而不知所縱了。

        那天合該有事,在江畔美如畫的秋色中,刀癡心事重重,耳際傳來細若柔絲的歌聲。頓把他的煩愁一掃而光,清脆哀怨的音色,猶如尋覓多年的故人般,不期而遇。刀癡尋聲至,見樹下女子白衣似雪、飄飄若仙,邊哼邊舞木劍。刀癡眼光隨她婀娜身影而轉,已不知人間何世。

        正看得入迷,不意一聲嘺喝,劍影突擊身後;刀癡感到身柱、神道大椎幾處穴道已被劍氣所罩。大驚急往前衝,刀出鞘人迴旋,已面對女子。

        「那來登徒子、爲何偷窺我練劍?」木劍回抽,一臉寒霜的女子冷冷發問。

        「姑娘息怒,因被妙歌所誘而情難自禁,冒犯處請恕罪。」刀癡回刀入鞘,面對那張略有風霜卻秀色可餐的姿容,有點手足無措。見他狼狽樣,女子展顔。誤會冰釋,互通姓名,女子得知他竟是刀癡,止水之心竟揚漣漪。

        「白清有幸得遇大俠,實慰生平。」

        「豈敢豈敢!白清姑娘,聽妳歌聲,哀音流露,有緣相識,可有讓在下效勞之事?」

        「大俠高義、白清銘感於心,只是我仍不祥人,就此別過。」言畢躍身而去。刀癡悵然有失,急速施展輕功尾追。到竹林深處,竟然是「逍遙派」的分舵。他早已忘了江湖上對逍遙派的傳說,魂魄宛若已被伊勾走了。

        自始、每天刀癡必悄悄前來林中,白清笑臉如花,溫柔相待,這對郎才女貌的男女,很快的共浴愛河。談書評曲,論刀說劍,過著神仙伴侶般的生活。

        好事多磨、江湖沸騰的宣揚著刀癡已被逍遙派狐狸精所迷,棄糟糠妻不顧?所謂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刀癡夫人自是妒性大發,邀江湖老大們主持正義,聯合各門派想一舉剷除逍遙派。尤其是白清,孤身住在分舵,正可前往問罪。

        刀癡爲了白清安全,趕到竹林,想通知她暫避風頭;竟已人去屋空;桌上留下白紙、秀麗俊逸的筆迹寫著:

        「你的情,你的意,你的愛,你的癡,我都知道。但你是知名人士,不要讓人們看笑話,鬧個身敗名裂,不值得!名人必須比常人承受更多的公共責任,具有更大的公共義務,儘管名人也是人。」

        無上下款,刀癡讀了又讀,捧著字條,珍惜萬分的把它收好;悵然走出那所和白清共處多時的溫馨小屋。竹林外、竟來了不少名門正派的人馬,訝異的望向刀癡失魂落魄的身影;他們怒吼、提刀拔劍說要把「狐狸精」找出來,爲江湖除害?

        刀癡黯然到江畔與白清相遇處、獨步徘徊,細細思量,總無法理解,對白清的孤單無助、半生流離的坎坷身世,又無半分對他傷害之意。江湖人士爲何非要針對她不可?她對他、是一片相知相敬之情,他因她而迷失,把對刀的癡轉移對她之癡。

        在錯誤時空兩情相悅,是男女悲劇。黃昏落日如火球,卻再也不會滾熱;刀癡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竹林外、風淒厲的呼聲,彷佛是他滴血之心在吶喊。

        刀癡消失於江湖,天涯浪迹,決心去尋覓白清、、、、、。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廿一日於墨爾本初夏。)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7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