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微型小說>王者之劍

2019/12/17  
  
本站分類:藝文

&lt;武俠微型小說&gt;王者之劍

        鑄劍大師干將注入了一生心血,誓要造出一把驚天動地的王者之劍。每天為生計所鑄的刀劍,雖出自這位大師之手,但無非讓那些無事生非的所謂好漢們用作決鬥;惹到各地仇殺不斷,有者更遷怒於敵人所持刀劍,而找上干將。

        鐵店內那婆娘婀娜多姿的總是微笑,對來尋仇者表明身份,說奴家是干將之妻莫邪,要文比武鬥聽隨悉便,來者不拒。乘興而來的挑釁者,再怒也被那張美得可以溶化人骨髓的笑姿所惑;也不知是神魂被勾了或是技不如人,沒幾招就棄甲敗陣,逃之夭夭。倒省去了干將打發那些無聊人的時間。

        擁有干將所鑄兵器的武林人物,都喜難自禁,莫不以為經已獲得了至寶;可後來有人雖持著「至寶」對敵,畢竟落敗。消息不徑而走,有「至寶」的江湖人士,都想試試真假。江湖風波又揚,到處有人決鬥,或死或傷,鬧到沸沸騰騰。

        干將那天酒後,醉意中擁莫邪入懷,輕輕耳語:「我已找到鑄寶劍的材料,為免殺身之禍,走為上著。」

        「真的、是什麼東西?」莫邪一翻身躍起,並強拉著干將。急不及得要看看那塊奇特寶物。

           干將蹣跚的在床底抽出一塊方正的黑鐵,莫邪拿起,沈甸甸的烏黑如墨的方鐵,左看右望,無論如何難於置信這是塊寶物?

        再來鑄劍軒的人,已找不到干將夫婦;只餘下那堆鐵店原有的器具及爐灶。消息即時傳開,干將失蹤,成了年度江湖大消息。正邪黑白兩道都展開搜索,希望趕快找到這位大師,就可擁有王者之劍了。

        一處峰巒疊嶂內,瀑布旁的茅廬,爐火正熾。女人拉著風車,男人將烏黑之物打打敲敲,又放入冷水中、撈起再燒。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天天做著同樣的動作。最後一次,男人割腕滴下鮮血、火光中黑墨的長劍吸了血,一股淡淡的白煙飄入空氣中,而名聞天下的寶劍已鑄成了。

        莫邪興奮的持著這把王者之劍,左右前後看了再看,總心存疑惑;問干將,該給寶劍何名號?干將想也不想就說: 「不光」

        「為什麼叫這個難聽的名稱?」莫邪美得如早春的紅玫瑰、卻一臉迷茫。

      「烏金鐵本就沒有光亮,寶劍因為見不到劍芒,其鋒其利已到了削鐵如泥的至高境界,當世再無任何刀器可匹敵。尤其是真正的王者,大仁大義、為國為民,持此至寶,真個天下無敵了。」干將聲若游絲的斷斷續續說:「此劍殺氣重,出鞘必見血;血光耀目,烏黑漸去而光芒射。唯有存黑,存仁心,始是真正的王者之劍。」話畢瞌然長逝。

        莫邪悲號,埋葬好心願已了的丈夫;持了寶劍重返江湖,一心想將寶劍呈獻給真正的王者。誰知消息傳出,她再不得安寧,日夜行蹤一被發現,即有人緊跟不捨;接下來就是惡鬥,好幾次、她幾乎在落敗時,想不顧一切的拔出寶劍。但一念及先夫所言,此劍出鞘必見血,就強忍著敗逃。

        莫邪終遇吳王,獻劍時、出鞘因烏黑無光,竟被夫差狂怒揮劍直刺而死,証實了劍出鞘必見血光。夫差南征北戰,烏金劍吸血越多,竟越亮麗。吳王喜難自禁,卻被勾踐挫敗。

        王者之劍在勾踐之手再傳了幾代君王,持劍者若殺氣重,劍自明亮光芒四放,若心存仁德者擁有,其劍越發烏黑,那份無光無明,正應了劍號「不光」的名稱。「王者之劍」的真義竟藏匿在「無光」這重點上,竟連莫邪也不知呢。

        隨著歲月的流動、王者之劍已不知所蹤了;流傳到後來,說是被天下第一高手「獨孤求敗」所得,亦因此寶劍,他才能成為天下第一?

以訛傳訛,可無人敢向獨孤先生挑戰;獨孤大俠因無敵手、竟鬱鬱而終。

又經歷了無數年月,獨孤求敗的墓園被盜墓賊所竊;鼠賊得劍狂喜,出鞘輕若無物,長劍黃土色,居然是一把檀香木劍。

那傳說中的烏金王者之劍、已成了歷史上的一大迷團、、、、、、、、。

 

(蒞澳定居二十九年紀念日於墨爾本無相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3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