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世界

2019/11/19  
  
本站分類:生活

虛擬世界

一切諸相、即是非相,

           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在電腦網絡發明前,根本無法真正了解琉璃世界實在人生,竟然會是佛祖如來所說法一般。

        也因此要我這類五俗凡夫去對金剛經的深義了解,幾乎是白費心機;可能是還無此因緣,或被塵埃包裹著的清靜心,已沉迷於這五光十色的幻象而不自知。

        那年竟狂妄膽大的捧起這本佛教重要經書向病榻上的老父詮釋,一知半解,雖令從來無緣得聆佛法的先父心生歡喜,得曲解經義畢竟是罪過。也許嚴父明知我淺薄或有錯,不願爭辯而讓我沾沾自喜也未可知?

        網絡接上後,這數載時光,每日面對著三公寸平方左右的熒光幕,整個花花世界剎那被濃縮在眼前。

        天涯若比鄰是最貼切的形容,不論遠在紐約的好友同窗或近在咫尺的朋友,遠遊的子女,定居歐洲的兩位弟弟及侄兒女們,在新疆牧羊場的文友或仍逗留於越南的舊識及神交的網友,他們的喜怒哀樂,莫不全然躍於網上,讓我分享或轉告行蹤。概無距離阻隔,也無時空之別,都在方寸間顯現。

        一封信一首詩一篇小說,可以剎那傳遍天涯海角,讓身處不同國度不同地區的親朋指正;電話及傳真只能一對一的溝通,而電腦「易妙」卻能一對十對百,其快無比、威力無窮。

        然後是發生在地球任何一個角落的時事、新聞、動亂、天災人禍、戰爭等等好的壞的圖文消息通通湧入眼簾。

        全球成千上萬不同語言的電臺播出的美妙音樂、講座、報導、清談、專訪、特輯節目、各類的傳教講經、故事、連篇鬼話等等盈耳繞樑。

        令青少年們迷戀的電玩全天候的開放,對敵或集體齊齊混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只願面對眼前方寸的小小世界,煩惱全拋諸腦後。

        購物中心、股票投資、銀行業務、情色交易、汽車買賣、地產廣告、交友徵婚、查詢找尋各類信息、千萬條大道,真個是條條大路通羅馬。

        再來是影像的傳遞,友朋間互相的交換;或者和陌生的網中人傳閱,千奇百怪的照片,美不勝收有之、醜陋惡心亦有。

        還有寂寞的深閨夢裏人,在茫茫網海中浮沉,希圖捕住一個或數個「情人」,浪漫蒂克的妳濃我濃一番;也許幸運者可以萬中挑到一個成就好因緣;但大多數是水泡一樣的,讓孤獨的心靈有個暫時的安慰,有個解意人,明知是虛情假意,也可有剎那的麻醉快感。

        每日三幾小時在網海中浮游,自得其樂;一開網後,再難自拔,人彷彿被俘虜進入另一度時空,那兒有無盡寶藏,等著我去開拓、去追尋、去發掘、去了解、去回應、去爭論、去觀賞、去傳遞、去閱讀、去收集、、、、、

        往往忘了晚餐時間,要老伴三催四促,始心不甘情不願的按上關閉鍵,頓時、整個繽紛的世界就在我眼瞳中消失,熒光幕上驟然黯淡而至畫面全黑。我彷彿太空人重返地球時再度感受到地心吸力般的難受,茫茫然的對著電腦,難道先前一切原來無非是幻景?

        輕輕的撫摸熒光幕,沒有聲音,也再無影相,散布地球各角落的文朋詩友,神交的網友,親人子侄等竟都隱藏入這個小小方寸的虛擬世界中,真耶假耶?剎時間我竟也迷糊了。

        回返所謂真實的人生,一切紛紛擾擾,所思所所想所行所做所言所聽所見所聞等等情事,日日如是,變化不大,重覆又重覆,一生再生的輪迴再輪迴,究竟有什麼義意?

        擁有的財物、親人、朋友、名譽、社會地位、金錢、可見可摸可用可動可說可觸,這些人與物構成的又衍生的七情六慾,喜怒哀樂悲歡愁,都可以感覺並能証明存在。

        但都是真的嗎?如果那日大解脫時刻已至,要往生極樂了,上述的一切種種豈非一如方寸電腦內的繽紛世界?電源一關,立即把虛擬世界拋諸另度時空了。一息不存,呼吸止住,臭皮囊不久便被蟲蛀蟻食而物化,真像電腦給病毒入侵一樣,再難活動。

        有了電腦網絡,人類從原本擁有的虛假時空自我造出另一個虛擬世界,假像不論多少,假的永遠不會變成真的東西;只不過、凡夫俗子的佛性因被塵埃所困,自已為那是真的吧了?

        想起紅樓夢太虛幻境的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再印証了金剛經上的經文:「 一切諸相、即是非相;一切眾生、即非眾生。」我們的所謂人生,真個是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了。

        網絡中的景象竟是現實人生的另一映照,在滾滾紅塵中無法領悟的事實,由於電腦網上的虛擬世界,在電源切斷後回歸本來面目,終於使我明白了金剛經上的佛法真義,悟的境界有時得來全不費功夫呢。

                                  

   ( 十月墨爾本仲春於無相齋)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20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