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談到運動文學,我們比歐美讀者幸福多了

2019/11/4  
  
本站分類:藝文

(書評)談到運動文學,我們比歐美讀者幸福多了

在現實的世界裡,歐美幾個國家的確都是當今運動大國,但是……我就明說了吧,在文學的表現上,台灣的讀者卻是幸福的。

 

事實上,運動文學在歐美的發軔不算晚,但主要的表現是在小說。

 

運動文學04-1.jpg

運動小說在19世紀末期的英國和北美非常流行,多半以英國作家休斯(Thomas Hughes)的《湯姆求學記》(Tom Brown’s School Days,1857。2005年曾改編成電影。)為藍本加以變化或改裝,這些故事通常將運動描繪成一個試驗場(在《湯姆求學記》中就是足球學校),孩子們通過這個試驗場學習並領悟到勤奮、毅力、公平競賽和自我犧牲,得到了人格上的成長……成了那時代運動小說的重要母題。(註1)

 

 

情況有點像台灣早期的愛情小說,一概是男女相愛,然後碰到父母的反對或者半路殺出的第三人,形成故事(劇情)張力……其實都是梁祝故事的改裝。

 

運動文學01.jpg

後來的運動小說,就會以某一項運動為主題,發展出文學性的故事,例如加拿大著名的運動小說,W.P. Kinsella 所寫的《Shoeless Joe》(1982年),後來改編成好萊塢熱門電影《夢幻成真》(Field of Dreams,1989,凱文科斯納主演),將棒球描繪成一種神奇的經歷,主人翁Ray 因幻聽得到「神旨」,決定散盡家財建棒球場,引來1919年因打假球被禁賽的芝加哥白襪隊的8個球員的鬼魂,感到震驚不已的Ray,經由與這些死去的球員們的互動,漸漸明瞭了自己生命的缺憾與不足。

 

 

回看台灣的運動文學,雖然發展得較晚,但成績卻遠遠大於歐美。不同於歐美運動文學的是,台灣運動文學是從散文開始。(註2)

 

運動的文字和運動的書籍,在台灣,並不新鮮,不過,大約在1980年前,市面上見到與運動相關的作品,多半還是類似「籃球教室」、「棒球教室」、「網球教室」……之類的「技術」性文章,意義與「作文教室」、「英語教室」差不多。

 

1980年代初,隨著曲自立介紹NBA的文字一篇一篇刊出,他將球場上的一動一靜,以類武俠小說的筆法鋪陳描述,吸引了不少讀者,也推動了NBA在台灣的風行,而劉大任單篇單篇發表的運動散文,隨之劉克襄、張啟疆……等詩人作家也以棒球為敘述客體,發之為散文,在各個文學刊物上,衝擊文學讀者的心靈,共同豐富了台灣的文學寫作和閱讀場域。

 

0003.jpg

但當時,「運動文學」這四個字,仍未被當成一種「文學詞彙」提出,直到1995年劉大任的《強悍而美麗》掛著「劉大任運動文學集」的副題出版後,才算是讓「運動文學」在台灣初佔一席地位。

 

至今為止,雖然文學作家時有相關的運動文學寫作,但絕大部分的文學作家和讀者恐怕不一定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原因多半還是陷入了一個誤區,就是:如果不能親身參與運動,使很難掌握其精神,再好的文筆,也很難譜出最美的運動文學。

 

本來,文學除了文字的冶煉之外,最重要的,它也是一種對話的過程,在不同的文學型態下,都可以找到不同的對話類型,例如,飲食文學,是跟一桌子佳餚對話、旅遊文學,是與自己初相見的風景對話……

 

是的,理論上,如果沒有吃過這道菜,沒有看過這樣的風景,就很難寫出相應的文學作品;但運動文學的情形略有不同,因為,即使我們不打籃球棒球,透過影像傳播,仍能感受到其力與美,少年時看少棒,雖然自己不打棒球,但看到全壘打、盗壘、滑壘……等鏡頭,仍能感受到震撼。

 

這種震撼,無關你會不會這項運動,只要你能用優美的文字敘述出來,都會是很好的文學作品。(我不擅羽球,但看到林丹與李宗偉史詩般的對決,也會心動。)

 

既然文學是一種「對話」,那麼,運動文學就是與自己的身體和其精神(或前段提到,能讓你感到震撼的那部分)對話,不論是哪一種運動類型,如果你想去「玩」(play),勢必會拿出最好的狀態獲得最好的成績,過程中,你會感受到自己與這運動之間的感情連結,例如我總說,我喜歡打籃球,是因為我喜歡「飛行」的感覺,這飛行(躍起投籃或敲火鍋)的動作,就是我與籃球之間的感情連動。

 

即使不是運動員,以作家角度看運動員努力超越自我,怒對大自然,或從球賽從球員的互動,也能尋出其中的「精神」(例如Michael Jordan永不言敗),以冶煉後的文字與之對話,形成的作品,當然就是文學。

 

比起歐美各國,我們擁有歷史更為悠久的文學傳統,如果我們視1857年的《湯姆求學記》為歐美運動文學的濫觴,那麼,我們的第一篇(廣義的)運動文學,更可以遠溯自唐代杜甫的詩〈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

 

放眼當今,歐美的運動文學仍然以小說為大宗,詩和散文的表現較少,但在台灣,光是麥田的運動家系列,出版內容之紛繁就不在話下,曲自立的《不奪冠軍誓不回》、劉大任《強悍而美麗》、《唐諾看NBA》……都是麥田的招牌作。

 

其他出版社也不會遺漏這一塊,例如遠流的《球手之美學:運動的52個文學視角》(詹偉雄)、秀威(新銳文創)的《絕殺NBA──徐望雲運動文學集》……

 

歐美的運動文學雖以小說為主流,而目前為止,台灣看得到的運動文學作品,雖仍以散文為主流,但台灣當然也有運動小說。

 

運動小說最早的單篇應該是陳恆嘉1970年發表在《台灣文藝》的〈一個球員之死〉(發表時名為〈日薄醃嵫〉),寫的是一位曾經風光如今老邁的足球隊員在一場球賽中頻頻被觀眾奚落,最後球隊落敗,當年崇拜他的觀眾如今竟然對他喝倒采,讓他悲憤莫名,以一把短刀在散場的球場上自殺以明志。

 

要談到已成為書籍出版品的運動小說,較知名的大概就是張啟疆於1999年出版的《不完全比賽》(九歌)、秀霖2010年的《國球的眼淚》(大旗),與朱宥任2016年的《地下全壘打王》(聯經)。

 

詩的表現,目前查得到的第一本運動詩集是聶鼎1991年出版的《運動詩集》(嘉義紅豆書局),但這本《運動詩集》都是古典詩,市面上恐怕絕跡了;至於現代詩的表現,在各詩刊都時有所見,唯目前尚未見相關的運動詩集出版

 

運動文學03.png

除了詩、散文與小說的文類之外,值得一提的是,朱我帆於1998年出版的《進攻NBA主場-超級球迷縱橫美國的驚奇之旅》(智庫)目前市面上偶而得見,這本書是以遊記手法寫NBA幾個主要的場館,不是嚴格意義的文學,但結合運動與旅遊的筆調,相當特別。

 

不能不說,比起歐美的運動文學讀者,台灣的讀者真的很幸福,能接觸到那麼多不同型態的運動文學創作,閱讀世界相當絢麗而精彩,但盼珍惜之。

 

 

(註1)見Andrew McIntosh和Michael Buma編寫的《加拿大百科全書》之「運動文學」(Sport Literature)頁。

 

 

(註2)本文僅著墨在台灣本土的文學創作,翻譯和運動員傳記不列入討論。

 

~《文訊》2019年11月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PEN    
PEN
以前讀劉大任的〈江嘉良臨陣〉、〈陳靜反手拍〉覺得非常新奇,文學性頗高,雖然對於運動不在行,但光讀文章也能感受到運動是血脈賁張的快感。感謝這篇文章做了一些脈絡的整理與作品的介紹。
回應    0    0
徐望雲    
徐望雲
很多人以為運動文學只有台灣才有,事實上,歐美早已有了。只是這篇文字專注在台灣的部分,西方的運動文學如果有人專門去爬梳,應能找到更多作品。
回應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