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外傳 ‧ 長槍戰記 <七>

2015/11/2  
  
本站分類:創作

狂魔外傳 ‧ 長槍戰記 &lt;七&gt;

【柒】

 

      清晨的陽光穿透破爛的草棚,慢慢爬上槍恩的角,落在他的大耳朵上。他抱著鐵栓,整個人蜷縮得像個胎兒,手腳不停打顫。牙齒喀喀互敲了一夜,他現在牙齦又麻又酸。他睜開眼睛,凍僵的腦子在低溫中努力擠出一點思緒。對了,他是在一個叫禁閉小屋的地方,昨天晚上還有個報喪女來和他對罵。禁閉小屋的門嘎的一聲敞開,一桶冷水當頭潑下。槍恩大聲尖叫用力甩頭,把冰冷的水珠往兩旁甩開。

     「醒了嗎?」

     「哈耐巴?你這羊毛腦——」

      又是一桶水,潑得槍恩哇哇亂叫。「住手、住手、我醒了、我醒了!」

      第三桶水當頭灌下,他抱住鐵栓,嘴巴閉得死緊。大士呀,他寧可這些壞蛋拿刀捅他,也不願再多受一桶冷水的苦。

     「醒了嗎?」

     「醒了。」

     「醒了就抬頭看我。」經過這陣摧殘,槍恩的關節像濕透的床單一樣絞在一起,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找到脖子的關節,逼著肌肉使勁把頭抬高。他視線慢慢往上,憋在胸口的氣便愈來愈沉重。哈耐巴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清晨的陽光中他穿著一襲藍綠色的騎裝,雜色毛皮披肩圍在他的頸項旁。他的螺旋角看上去更大更招搖,身高活像豆芽在一夜間抽高到難以置信的高度。如果神這種東西可以自己描繪,槍恩就會以眼前的羊人作為範本。

      「哈耐巴?」

     「我當然不是哈耐巴,你這愚蠢的奴才。你該稱呼我為主人,爾等尊貴的漢尼塔王子。哈耐巴只是我為了混進你們這些奴隸中,特意取的假名而已。」

     槍恩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天地初開以來頭一遭。

    「看到你這種傻樣子,還會有誰肯出錢買你?」漢尼塔王子對他身邊的豬人說:「把他鬆綁,牽到我的馬前面。我們這次出擊要帶著他。」

    「出擊?你們要出擊哪裡?」槍恩隨即恢復說話能力。

    「不關你的事,你只要負責替我們引路而已。」

     引路?如果他真以為槍恩會乖乖趴著,那這豬人也未免太天真了。趁著豬人笨手笨腳解繩子的時候,槍恩假裝抽筋,偷偷伸展雙腿和腰部。只要等繩子一鬆,他身上就沒有束縛,一隻沒有束縛的羊人就是千軍萬馬也追不上。要掙脫這些繩子對槍恩來說根本是小兒科,那些奴隸販子要比僕役厲害多了。哈耐巴果然聰明,知道先裝成他們的一份子,博取同情之後再來救他。如果是槍恩,絕對想不到這種好點子。當然,上一次完美的心術成績,還是讓槍恩領先了好幾分。

      哈耐巴的神情古怪,似乎也在等著什麼發生。果然是有默契的好哥們。繩子解開了,又綁上另外一個結,豬人拉著繩子一步一步向後退,把末梢交給哈耐巴。

    「站起來活動一下你的腳,我可不希望你半路跌倒了。」

    「是的,主人。」既然他愛演,槍恩也樂意奉陪,只要等他一個暗號,他們兩人就能馬上衝出豬人的領地。因為其他豬人站在在門邊,只要槍恩一抬腿,哈耐巴——

     哈耐巴對他使了個眼色。

    「不准動!」

     躍起的瞬間,雷擊般的觸感瞬間麻痺槍恩的肌肉,槍恩的臉結實地砸在地上。

     這麼強的心術是怎麼來的?他妖鳥的,這根本不是什麼心術碰觸,根本是拿整座山頭砸人了!心海因為這一記攻擊而搖晃,連那些不會心術的僕役都感應到衝擊的力道,害怕得直往後退。被正面擊中的槍恩把臉從凍土上抬起來,哈耐巴臉上掛著滿意的微笑。

    「你以為你逃得掉嗎?膽敢攻擊你的主人,就要敢承擔下場。現在,走出去。」他整句話都用心術命令槍恩。該死,他要玩心術,槍恩就陪他玩心術。

     他獲准移動的同時,不准動的壓制消失了。槍恩一皺眉,抓穩自己的神術,虛幻的世界在他心眼前展現,哈耐巴的身影就在他的身後。槍恩迅速編出一段心念傳音往同伴的方向拋去,誰知他卻舉起一隻手,狠狠地把他的心術打落。

      這下槍恩真的嚇呆了。他在做什麼?為什麼不肯接下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再一定睛,槍恩才發現眼前的形象根本不是哈耐巴。他有哈耐巴的臉,有哈耐巴的體型,但是在這些東西之外,還裹著另外一層油膩的幻像,模糊了他原本的面貌。

     那層油汙看上去很像槍恩昨天替他強加上去的幻影。

     他不懂,那應該只是一點胡亂拼湊的記憶,加上槍恩的心術編織,好讓他偽裝成足以騙過豬人領主的奴隸王子。但為什麼才過了一夜,他原先的編織會變得如此污穢邪惡,他到底對他哈耐巴做了什麼?槍恩不敢想像,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發呆的瞬間,如今成了王子的羊人,在心海裡編出鐐銬鎖住他的左腳。

    「我建議你乖乖配合,免受皮肉之痛。走到外面站直。」

     槍恩服從命令,走出禁閉小屋,陽光刺得他睜不開眼。屋外有很多人,槍恩模糊的視線能看見大多都是黑臉的羊人,還有三個衣著華麗的豬人。

    「心不在焉嗎?」一道編織像鞭子一樣抽在他身上,打得他一瞬間挺直了全身的骨頭。

    「我說了不准動!」漢尼塔大吼,第二鞭揮了下來。

     現實中有人發出一聲低鳴,豬女抓住了一個怪人的手。另外一個哈哈笑的軍官誠實多了,不像豬女一樣一邊裝作柔弱,一面掩唇竊笑。這是一場戲嗎?可是槍恩背上的痛很真實。他眨眨眼,現實中的哈耐巴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條短鞭。

     啪!

     熱辣辣的鞭子把他打醒,拉回現實之中。他一離開心海,哈耐巴的大手馬上扯著鐐銬把他拖回去。槍恩伸手想把鐵鍊扯掉,鐵鍊立刻還以顏色,燒得他兩手滿是水泡,痛得他放聲尖叫。

    「住手!」

    「你要我住手嗎?」

    「沒錯,住手!」

    「你的教訓還不夠多,少爺和他的朋友們看著呢。」

     第二、第三個火焰組成的鐐銬扣住他的雙臂,槍恩張大嘴巴,聲音被人封進喉嚨之間。他滿地打滾,亂成一團的他不要說心術了,只剩本能急著擺脫身上的痛苦。身處現實的奴隸們根本不懂心靈的世界中,正在施行加倍的酷刑。他們只看到王子對奴隸說話,聽不見槍恩無聲的吶喊。

     「求饒,說王子主人請饒了我。」

     被銬住喉嚨的槍恩說不出話,只能在地上踢著雙腿雙手。

    「求饒,跪下求饒。」

     槍恩趴在地上,指甲刺入泥土中,頭瘋狂地左右亂擺。

    「啊,我忘了,你還不能說話。」

     熱度和鐵銬消失了。槍恩趴在地上,全身發抖。他其實沒有受傷,只是留在心中的痛楚利到足以切開皮肉。

    「說請饒我一命。」

    「請……」

    「我聽不見,大聲點。」

    「請饒我一命。」

    「看來應該再多一點處罰你才肯聽話。」

    「請饒我一命!」

     這句話說得異常踏實。槍恩發現自己獲釋回到現實世界,剛剛那句話是從他嘴巴裡喊出來的。

     「就像我說的,教訓奴隸其實不難,一點鞭子和一點恩惠就夠了。剛剛甩完鞭子了,該來一點恩惠。」哈耐巴笑說:「給他一點湯,我可不希望他餓死在半路上。」

      熟悉的臭味傳進槍恩鼻子裡,他勉力睜開眼睛,看見一臉責難的法蘿奈。

     「把湯喝了。放心,沒有毒也沒有肉,這是我親自煮的。」她說得很小聲,沒說出口的話寫在臉上。槍恩沒有力氣反駁她,伸長了舌頭想舔碗中的冷湯,他過度消耗,亟需一些東西來補足。法蘿奈把碗舉高一些,讓他能喝得更輕鬆。

     半碗湯很快就見底了,槍恩的舌頭沒有放過任何一滴水。法蘿奈餵完後,漢尼塔出聲要她把槍恩轉正,好面對所有的奴隸。法蘿奈放下碗,用驚人的力氣扛起槍恩,像煎魚一樣慢慢把他翻過面。完成任務後,她抓著碗退回羊人的隊伍裡。

     「我願意愛護部下,這是你們有目共睹的事。」哈耐巴高聲說:「這個羊人攻擊過我,但我能饒他一命,只因為他還有一點價值。今天略施薄懲,等他的價值不足以彌補他帶來的麻煩之後,地底深淵就是他最後的歸宿。」

      槍恩想說些話嘲笑他做作的聲音,可是曾經靈活的腦袋如今連一句俏皮話都擠不出來。

    「我會帶著我的奴隸,讓他指引我們攻入百歧灘,逮住那些自以為能脫離帝國的反動份子。」

     槍恩的頭一歪,一隻手隨即掐住他的脖子。

    「你想做什麼?」這麼近的距離,心海中哈耐巴油膩的外表看起來分外噁心。「想偷襲我?真令人驚訝,我還以為消耗這麼多體力之後,你應該會虛弱一點。」

    「你到底想做什麼?」槍恩努力把這句話擠出嘴巴。「你會害死無辜的人。」

     他眼神一呆,然後再次集中。「如果不殺點無辜的人,我要怎麼取信這些豬人,好說服他們送我離開?呂翁夫人不滿意山泉村的買賣,又把攻擊智者的罪名推到我們頭上,進退兩難之下,一點犧牲也是應該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呀?」槍恩目瞪口呆。

    「你只是個奴隸,知道我些什麼?滾回現實去,心海不是你這種奴才可以進來的地方。」

     槍恩回到現實,刺眼的陽光照得他看不清漢尼塔背光的臉。他們在心海裡對話時,奴隸們都退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批的武裝士兵,黑色的盔甲閃閃發光。

    「替我備馬,我和我的奴隸要隨你們出征。沒關係,不須要替他綁繩子,我有別的東西能抓住他。奴隸,拿著我的腰包,要是髒了我就摘了你的腦袋。」槍恩聽見鎖鍊聲隱隱約約從心海中傳來,他的手腳又被銬住了。一個軟軟的東西打中他的臉,他聞到藥草的味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那個木訥善良的哈耐巴到底被他玩成什麼樣子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2  回應:4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喔喔喔作者靈感大爆發了啊啊啊~~~神速更新(嘆為觀止中
回應    0    0
言雨    
言雨
靈感爆發這種事對我來說太遠了,會發上線的文都是全文完成了,確定劇情才會發。 我自己寫東西是慢熱型的,爆發不起來,連續發文讓朱痕誤會啦.XD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所以言雨大大沒有棄坑的藉口(立馬拍照存證
回應    0    0
言雨    
言雨
還樓上樓下帶板凳等看戲囉~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