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說)平民菜譜/荷包蛋

2015/10/27  
  
本站分類:藝文

(詩說)平民菜譜/荷包蛋

我是林間難以融化的重雪
四面守著你有千言萬語,在黑夜

在暖黃燈光照亮了寂靜的屋內
啊!這就是我的一生

 

(詩說)

 

 這首詩發表時有個副題──「給有情人」,初看即可見詩意。

 

 小時候家窮,除了過年過節,平常吃不起大魚大肉,不過,媽媽在為我們準備三餐時,一定都會有雞蛋,至少至少,早餐出門前,一定會有煎荷包蛋或水煮蛋,以保證我們每天的營養,晚上則偶爾會有蒸蛋。

 

 然而,市面上的雞蛋,雖不能算貴,但如果每天都要有雞蛋給三個小蘿蔔頭吃,還是挺費錢的,媽媽為了能取得足夠的雞蛋,就在家後院養了雞隻,主要是為取蛋,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的廚藝不精,哦不,是談不上有廚藝,可我還是有拿手的絕活菜,就是荷包蛋和煎蛋。荷包蛋應該是我人生第一道學會的菜餚(如果那也算是一道菜的話),對荷包蛋的感情,可想而知。

 

 這首詩是藉荷包蛋的外觀來寫情。

 

 蛋白宛似一座遙遠的森林中,春天初來乍到時還未融化的雪,林中有一幢破舊而孤另的屋宇,窗內臥著一盞不知為誰點亮而始終不肯熄滅的油燈,暈乎乎的燈色,透著紙窗,就像荷包蛋的蛋黃,被蛋白色的重雪包圍。

 

 蛋黃一般的燈光在等著某人,而蛋白一樣的重雪,也痴痴的保護著那蛋黃和那盞燈,千萬年的感情就懸在那裡,看著思念著,心也跟著暖了!

 

    ~~2015.7.14世界日報副刊、野薑花詩集季刊11期(2014年12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