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借

2019/10/1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借

     如花溫柔似水,結婚十年,絕少和丈夫吵鬧。王敬有這麼賢慧嬌美的太太,自也令人羡慕,夫妻生活幸福愉快。每當友朋輩用讚美的語氣稱羡他倆,如花臉上綻開的笑姿、恰恰把先生極欲表白的無奈掩蓋了。

     事情全是在三年前老二誕生後發生 的,因為恐懼受孕,她拒絕他的索求。然後吞藥片,但對那件魚水歡樂卻再也燃不起半星火花。王敬在興頭上,不是沒討好,千方百計出盡法寶,甚至租了三級片回來放映,如花看了衝到浴室內大吐特吐。躺在床上,任他亂碰,麻木依舊;為了省事,她兩腿一伸,由得夫婿馳騁沙場,往後要用,她總笑著說:「借你吧!」

     第一次聽到「借」字,他的慾火全被淋濕了,翻過身 尋夢去。第二次忍無可忍,狠狠地發洩,什麼歡樂快感都沒有。有時,也低聲細求,希望太太回應。可是,她連準備工夫也省卻,不再晚妝、脂粉香水全無,隨要隨借。他的自尊喪失殆盡,再也不像個丈夫,彷彿是粗野無情的嫖客?對像並非妓女而是嬌艷的妻子。

     「你自己犯賤,每次都要如此冷冷冰冰,和妓女有什麼不同?」王敬完事後很生氣的說。

     「我又沒叫你要,肯借你用已算好了,還想什麼?」如花也有自己的不滿,男人永遠想一得二、反正都一樣,沒叫床沒高潮他還不是照舊滿足了 。

     「不一樣,永遠不一樣,」他提高聲音,半吼著:「我要做你的丈夫、不是嫖客。」

     同床異夢的婚姻生活,在外人稱頌聲裡,如花依然因為那些羡慕的眼光而滿足;王敬卻有被剌進心底的無奈感受,卻苦於不能對人訴說。

     公司的新同事羅拉來後,她那對水汪汪的美目,每次凝注彷彿盈溢了千言萬語。王敬的心跳加速,天天換新領帶,衣著加倍講究,從四目交投到共進午餐,雙方的友誼以幾何級數進展。

     那天午餐後兩人沒有再返回辦公廳。

     在汽車旅館的雙人床上,羅拉的曲線體態實在比不上如花。不過,那陣狂野卻以全新的剌激敲打著王敬。猶若久旱逢甘露、滿足後,王敬不加深思的說:「羅拉!妳嫁給我,我要和她離婚。」

     「開玩笑,我早已有丈夫。你沒有出來玩過,幹嗎那麼認真?」羅拉推開他。

     「什麼 ?妳有丈夫還、還、、、、、」王敬吃驚的,有種被人愚弄的恥辱。

     「他早已不行、我想要時就問你借好了。」羅拉媚笑著起來穿衣,背夫偷漢好像是天經地義。

     過了晚飯時間他才回到家,如花溫柔甜蜜的輕聲問他:「遲了也該打電話回來嘛!很忙嗎?」

     「不忙,我給借了一個下午。」他生氣的說,快步衝入浴室裡;如花茫然的望著他的背影,想不通丈夫為什麼 不高興?、、、、、

        

       (九月墨爾本初春於無相 齋。)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11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