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8

2015/10/1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8

#18

 

【我開始慢慢懂得,卻也逃避這種懂得。】

 

  很多時候你會對某件事情產生很大的疑惑,或者先入為主的觀念,但絕對不會有人告訴你答案。

 

  比如說……你在馬桶上看到幾滴水,或者在公廁地板上看到一灘水,你都會下意識的認為那是……嗯,好,但絕對沒有人告訴你答案,即使那攤水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常常在書店裡思考我的未來,想自己的下一個去處,或者在消滅自己的夢想。

 

  我不知道那些用第二人稱談論愛情的人是有什麼資格站在一種指示的角度讓讀的人自我代入,也不懂那些用第一人稱敘述愛情的人到底有多少「愛」的經驗去逼迫讀的人產生共鳴,然而第三人稱,又憑什麼置身事外、冷眼旁觀?

 

  於是,愛情,無論書裡書外都是無解的難題。

 

  我開始寫小說,在他不在身邊的時候。

 

  我嚮往著虛擬的劇情和不是活在現實的人物,還有意識中理想的生活背景與未完成或無法完成的夢想。然後,我用第三人稱把自己排除在外……或者說,我的確在故事裡,只是面目全非。

 

  『曉語,你要來我家看電影嗎?』電話裡,于佳語氣輕快。

  「我不看鬼片喔。」

  『有帥哥美女的那種啦!』

  「哪種……?」

 

  有帥哥美女的鬼片……還是奇怪的動作片?

 

  『《歌舞青春》啦!來不來?』

  「我去。」

 

  其實我並不喜歡看電影,不只是電影,連電視劇也不太看,總覺得那些影像打死了想像空間,不像文字使人的想像力作用出各種不同的畫面,在乎讀者的觀感,而不是單純接收已經被固定的單一畫面,然後任由思想在毫無作用的狀態下被帶著走,隨之起伏、隨之漂流。

 

  但人很多時候就是需要這種「思考死亡」的狀態,因為用腦總是累人。

 

  不過那些影像也是很多人的想像力作用出來的產物,所以「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這句話才會出現。

 

  總而言之,無論任何形式,故事本身是帶來樂趣的,至少這部電影是真的很吸引我。

 

  于佳家的客廳不出意外的只有于佳和億賢兩個人,而意料之外的,是那張跟于佳相似卻顯得稚氣許多的臉龐。

 

  「于婕,這是……」

  「曉語姐姐。」

 

  桃于婕,于佳的妹妹,漾起一抹可愛的微笑看著我。「我知道,詩彥哥哥常常說的。」

 

  我愣,望向本來想要向她介紹我的于佳,而于佳只是聳聳肩,無奈的揉了揉于婕的頭髮。

 

  當一個人被另一個人真正在乎的時候,通常都可以從他的朋友口中聽到自己名字,我在跟他熟悉的人口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是不是可以當作……他在乎我?

 

  我走到于婕面前,彎下腰。「詩彥都跟你說我什麼呀?」

 

  「他說班上有一個很有趣的姐姐,有一天一定要讓我認識。」于婕笑得開心,眼神裡是無比的興奮。「詩彥哥哥有拿你的照片給我看過喔!所以我知道你!我一定要跟詩彥哥哥說我在等他介紹之前就先認識你了!」

 

  照片?我看向于佳和億賢,他們也是一臉不解。

 

  「好了啦,還聊那個拋下我們不知去向的叛徒幹嘛,看電影啦!」于佳拉著我入座,把原本作在沙發上的億賢趕到地毯上,順便丟給了他一個抱枕。

 

  于婕一蹦一跳的跑到電視機前放了片子、關了燈,硬是擠到我身邊。

 

  電影很好看,身處不同世界的男女主角打破了形像界限的藩籬,勇於去做自己想要嘗試確曾經不敢嘗試的事情,籃球好手和數學天才都可以唱歌,成為舞台上的新星,而愛情……

 

  終成眷屬。

 

  故事情節太過童話,可是童話故事總是告訴我們關於人生的大道理,比如人生總要有所犧牲才會有所獲得,在這個世界總要失去才會得到,或者得到了之後總有失去的。

 

  我開始慢慢懂得,卻也想要逃避這種懂得,好像說破了就沒有後續了,故事就永遠也不會有結局似的,愛情不是我可以碰的東西,友情足夠奢侈了,我沒有資格,也不會有資格。

 

  「總覺得無論我怎麼想要阻止你,你都會陷下去……」從于佳家裡出來的路上,億賢走在我身邊,突然開口。「怪就怪在先淪陷的人不是你。」

 

  「你在說什麼?」我回過神,發現自己並沒有聽懂他的話。

 

  他笑了笑。「你不會是看了個電影就自卑了吧?」

 

  我停了下來,只見他一臉笑意,遞給我一張客運的票,往機場的。「去吧,電影明明就說有勇氣就可以嘗試自己沒做過的事。」

 

  「億賢,這個是……?」我拿著票,看著那個幾乎逼近的發車時間。

 

  「詩彥回來了。」

 

  等我再次回過神,早已在客運上,望著快速飛過的街景,心裡迫切的想要見到那個人……那個不告而別,卻讓人特別想念的人。

 

  其實我不是很了解億賢給我這張票的用意,明明是他勸我不要越過感情界線,卻也是他踩著那條線讓我過去的,是不是看了一場電影,他也想要鼓起勇氣?或許……我不會知道答案,他也不會告訴我答案,時間久了,原本猜測的東西也就浮上水面了。

 

  我根本不清楚詩彥什麼時候下的飛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等到他,甚至害怕錯過他,卻依舊到了這裡,站在機場大廳裡盯著每個拉著行李的人們,試圖去尋找那個心心念念的身影,深怕一個晃眼就看漏了他。

 

  人來人往,我在人群裡站了半個小時、再半個小時,站到一群人又換了一群人,站到其實應該要考慮怎麼回家這個問題,站到心裡開始有些放棄和退縮,最後我看了看外面已經暗下來的天空,開始低聲嘲笑自己的傻勁和衝動,於是我走向客運櫃台,看著那塊大大的路線圖,思考著哪一線路能夠讓我忘掉現在的難為情,一路睡到家門口。

 

  我甚至在心底裡默默下了決定,如果開學後見了他,我一定不會提起今天這件事,也不會承認那因為看了電影而突然懂得的感情,我會藏在記憶裡,慢慢放下它,直到有一天我可以雲淡風輕的把今天的所有想法當作一種無關緊要的玩笑。

 

  現在的懵懵懂懂,以後也要懵懵懂懂才可以,這樣我才不用做傻子。

 

  買了票,我坐在候車區,看著時鐘發呆。

 

  真的,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遺憾,期待得太多,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期待了什麼,而失望就這樣到來了,跟著客運一起,我想,趁著絕望來臨之前,我可以坐上車逃跑。靠著窗,我看著排著隊準備上車的乘客,竟然還有那麼一點點希望能在隊伍中看見他的身影。

 

  「小姐,請問旁邊有人坐嗎?」

 

  轉頭看著來人,我搖了搖頭,他笑著坐在我身邊的位置,就像絕望終究是趕上了我,在我出發之前,它就坐在我的身邊。

 

  所以我不再看那位陌生的男孩。

 

  「你從哪裡回來?」男孩拍了拍我的肩,我轉過頭,只見他依舊笑著,眼角裡卻彎著苦澀。

 

  我愣了下才了解他的意思,搖搖頭。「我來接人的,卻沒接到人。」

 

  他點了點頭,不知道是表示懂了我說的話,還是表示贊同。半晌,他開了口。

 

  「我在等人,卻等不到人。」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劉世芬    
劉世芬
我来接人的,却没接到人——这样的人生况味教人辗转百折。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