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番外一

2015/9/20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番外一

#番外(一)

 

【再委屈,也沒關係。】

 

  當我走出教室,才知道剛才走廊上的狂笑聲是怎麼一回事。

 

  拎起地上那僅剩的一隻鞋,我東張西望的尋找著,終於在隔壁班的洗手台下發現了另一隻早已濕透的鞋子,默默的穿上。

 

  這樣的狀況不是第一次了,我已經習慣了這種時不時的玩笑,即使它帶有太過明顯的惡意。

 

  「他們是不是對你的鞋子有意見啊?每次都這樣玩。」女孩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聽起來是替我抱不平,這種類似安慰的話語就像用紗布把傷口蓋住卻沒有上藥,對傷口一點幫助都沒有。

 

  她是我的同桌,也是班上唯一願意跟我說話,唯一的朋友。

 

  「那我改天不要穿鞋子來學校了?」我笑了笑,其實心裡實在是厭惡了左腳現在這種濕濕黏黏的感覺。

 

  「還是跟老師說進教室不要脫鞋子了?」她雙手抱胸,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樣衛生榮譽就拿不到了啊……」即使情感上十分贊同她的話,理性上卻只能迫於現實的情況,我改變不了什麼,也沒想過要改變。「老師根本不會同意。」

 

  「可是他們真的很過分啊,這樣你上體育課很不舒服吧?」她指著我的鞋,皺起了眉頭。

 

  「沒關係啦!」我伸手撫平她額間的皺紋,笑著。「也許等等太陽曬一曬就乾啦。」

 

  「我不喜歡你的樂觀。」她說。

 

  「如果把這個個性改掉,我可能會去自殺喔。」我說。

 

  「不要!拜託……」

  「開玩笑的。」

 

  我有想過,如果國中三年都可以有她在身邊,那全校討厭我都沒關係了,我真的想過,很認真很認真的想過,所以我特別珍惜她,因為她無時無刻都站在我這一邊。至於為什麼班上的人會排擠我,其實我自己看得很清楚,要不是有人起頭,其他人也不會跟風,盲目的跟風,只因為帶頭的人勢力強大,跟著那個人走就一路有風罷了。

 

  但是帶頭的人為什麼討厭我?我也不知道。

 

  「不是吧,今天在操場上踢足壘球?」一走到操場,就聽到她埋怨。

 

  「怎麼了?」我記得她是個很喜歡上體育課的人……不過話說在這鄉下的國中,除了學校、家裡就是大自然了,不喜歡體育課的根本極少數,哪一個不是在外面曬得滿臉通紅才甘願坐下來待著?

 

  「這樣就要分組啊,要是老師又用猜拳選人的方式,你不是又要最後一個了?」她說。

 

  「哪有不分組就好玩的遊戲啊?即使是最後一個,我也一樣會被分到啊。」我說。

 

  「我真的很不喜歡你的樂觀。」

  「但你接受了。」

 

  猜拳分組最後,還是只剩下我一個,已經猜到的結果,事到如今我也不需要難過了,我朝著已經被分走的她笑笑,希望她不要擺出臭臉看著我,而她卻依舊那張臉--一副難過得快要死掉的臉。

 

  真是的,又不是她最後一個。

 

  「哎,輸的就要把臭鞋子領走喔!」

  「要領也是你領去!」

 

  兩個要猜拳的同學說著類似賽前嗆聲的話,我卻能從句子中聽出嘲諷,對我的嘲諷,即使他們沒有指名道姓,也沒有人讓我對號入座。但是實際的狀況是,就是我,沒有別人。其實被分到哪裡都沒差的,不過就是排棒的時候把我排到最後面,等待的時候沒人坐在我旁邊,防守的時候被發配邊疆,就像現在一樣。

 

  「孟曉語!下一棒換你,好好踢,我們落後了!」

 

  「嗯!」我笑著走上打擊區,說服自己:他們是在為我加油,而不是為了贏球。

 

  我盯著投手,心裡清楚他對我只會有兩種球路,一種是快速滾過來讓我來不及算腳步踢出去,再用同樣的招數把我OUT掉;另一種就是不斷滾壞球,讓我站上一壘,再隨便殺掉壘包上的任何一個跑者……根本不會有慢速球這種東西,因為現在的情況是最後一局,對手領先一分,我們兩出局,一、二壘有人。

 

  我更清楚,現在的情況,不管滾來什麼球都得踢出去。

 

  球路算是預料到了,是顆非常快速,往左偏的界外球。但球往左偏對擅用右腳的我完全不利,原本踩兩步就可以踢出去的球,現在變成必須多踩計算以外的一步,用左腳踢……

 

  「哈哈哈哈……」

 

  當踢出去的瞬間我就知道不妙了,而現在的爆笑聲是因為什麼,我也一清二楚。

 

  「接殺出局!」哨聲響起,比賽結束了。

 

  我離開本壘,低著頭,左腳被沾濕的襪子黏著球場上的紅土,一拐一拐的往踢飛鞋子的方向走去,無視那些不會因為哨音而跟著比賽結束的笑聲。

 

  「孟曉語,都你啦!是不會看球喔?」

  「還用左腳咧,自以為喔?」

 

  輸了球,還是自然而然的怪在我身上,忽略他們前面誰被三振、誰跟誰被雙殺、誰得不了分……剛剛那是我這節體育課第一次上場踢球,這節體育課最有參與感的瞬間。不過我想我又成為體育課的娛樂版頭條了,在這鐘響後的午餐時間,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笑話。

 

  沒關係……

 

  「曉語,走吧,去吃飯。」女孩跑到我的身邊,語氣沒有任何起伏,只是輕輕的,在我耳邊。

 

  「你先去吧,我要去一趟保健室。」我套上鞋子,皺了下眉。

 

  「怎麼了?你受傷了嗎?」她在我身邊繞了一圈,還捧起我的臉端詳著。

 

  受傷了,也不會讓你看見,因為傷不在這裡。「沒有啦!是鞋子襪子濕濕的很不舒服,我去借吹風機吹乾。」我輕輕撥開她的手,試著對她擠出笑容,而我也真的做到了。

 

  「那你弄好快點回來喔,我幫你裝菜。」她朝著餐廳走了幾步,還回頭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擺手讓她快點去。「嗯,謝謝。」

 

  看著她的背影,很多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她可以不受任何人影響,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跟誰做朋友就跟誰做朋友,不必看別人的臉色,也不用刻意的迎合大家,輕鬆自在的活著。可是羨慕也沒有用,我當不起那種人,能跟她做朋友就已經夠奢侈了。

 

  她就像月亮一樣,在我的夜裡發光。

 

  「哎額,臭鞋子正在吹她的臭鞋子和臭襪子!」保健室外經過幾個我們班的人,不知道是要去福利社偶然路過,還是看見我走進來而特意「參觀」的,我聽著他們的話,頭也沒抬,繼續做我的事情。

 

  我只需要保持不說話、不反應、不要有表情,不要跟他們起爭執就好,這樣什麼事情都會安然度過的,像以往的日子一樣,這樣就好了。沒關係的,還有她在等我,她說會幫我裝菜,還在等我吃飯。

 

  想到她,我就加快了動作。

 

  回到餐廳,我只有見到我位子上的餐盒,沒有看到她的人,想她大概又跑去老地方等我了,把餐盒蓋上蓋子,往餐廳外走去--

 

  「我說你幹嘛一直跟臭鞋子在一起啊?」

  「才、才沒有……」

  「沒有嗎?我看你們很要好啊,還是我要把對她的待遇也分給你一點?」

  「我們……我、我跟她才沒有很要好咧。」

  「喔?是嗎?我看起來不是這樣啊,她是VIP,你跟她一起的話……就當VVIP如何?」

  「我跟她才不是朋友!」

 

  嗯,我聽到了,「我們」,只剩下我。

 

  「那你說說你跟她是什麼關係啊!」

  「什麼關係也不是,我只是看她可憐,誰知道她一直纏著我。」

 

  嗯,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