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死亡的自由選擇

2015/9/13  
  
本站分類:生活

對於死亡的自由選擇

前天(9/11)美國加州參議院以9票之差通過對加工自殺(assisted suicide)法案,正送交州政府等待簽署,

無疑是人類面對死亡之自由裁定權的一大進展。

隨著高齡化比例日漸升高,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電影題材以老年長照、老年獨居,

或者是癌末、臨終的病患之心聲為題材的電影及紀錄片出現,

試著想要喚起大眾對於這項議題的注意和思考。

 

看著這些觸人心弦的影片總是深有感觸,但總是覺得那些事情還離自己很遠,

直到有天家裡的老人也面臨了類似的問題,

開始說起跟電影裡頭一模一樣的話語時,

我才開始驚覺這些事情其實近在咫尺。

 

身體開始失去某些部分的功能,

開始需要旁人給予協助,需要旁人耐心等待....

我想我可以理解我家長輩的心情。

曾經想要做什麼就能自己做到,不需要麻煩別人;

曾經也是靠著自己的雙手雙腳打拚出了一片天,扛起了一整個家;

就算別人不認同,自己還是可以打理自己的事,不必礙到別人;

「老化」卻讓一切都變了。

我想影響最大的應該是那個比什麼都還重要的自尊心吧!

 

開始不想被別人知道,不願意加入社交場合;

整天窩在家裡與報紙、電視、紙和筆為伍;

屁股已經坐到不管怎麼變換姿勢都還是覺得不舒服;

即便外面風光明媚,也已經完全不屬於我;

藥物,藥物,多麼需要卻又是多麼的厭惡:

一切一切,都不過是等死的過程。

 

面對生命,是有著多少的無奈,所以現在選擇等死?

我們又看過多少生命是把握著僅存可以燃燒的短暫時間,盡力發熱?

兩者之強烈對比令人唏噓。

 

我想我家長輩心裡的結,還需要自己解開才得以自由。

 

但這些事情也讓我在面對自己的生命,有了新的認知:

 

對於某個適當程度的及時行樂,我想我會實踐到底。

我真的不希望我努力賺了也存了一輩子的錢,

都還沒有機會好好的花用,

卻再也沒有體力走出家門,

這些積蓄最後也淪為醫療體系的供品,

購買一堆令我討厭的藥品回到我的身上。

 

目前初步估計是想要活到60歲,

我想隨著各個階段的不同,我應該會出現不同的答案,

但是目前我認為這個年紀已經足以回顧我這短短一生。

有時候想,也許像張雨生斷在那最顛峰之際,

好像也是某種壯烈的率性。

然後積蓄剛好花完就好,或是還可以剩一點點捐出去,

又或者留給後代,如果我有後代的話。

 

事情不會只因我而起,也不會因我而終,

所以我只要在過程中,朝著我認為我應該努力的方向去走,

我是相信前仆後繼的。

我也正繼著那前人所仆出的道路,繼續仆。

我相信會有人繼續著我們相信的道路的!

那也就不必對於生有太多的留戀與看顧,

各種死,才得以有生!

我是這麼認為的。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劉世芬    
劉世芬
死亡的话题,一直是很有意义的思考。
回應    0    0
風起之際    
風起之際
是啊! 而且是值得花一輩子思考的事情呢!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