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視網膜剝離@陳慧文

2019/7/25  
  
本站分類:生活

兒子的視網膜剝離@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141547

更生日報副刊2018.5.19

         兒子的視網膜剝離             陳慧文

(一)   小檢查立大功

   「智翔媽媽,今天智翔在學校做健康檢查時,無法測量左眼視力,他說看到『眼睛裡有一條線』擋住視線,請盡快帶智翔去醫院檢查!」

   接到兒子學校保健室護理師的電話時,我尚未察覺事態嚴重,回答道:

   「他有戴角膜塑型片矯正視力,可能是有點刮傷或發炎,以前也發生過,我會盡快帶他去回診的。」

   「原來如此,智翔也真是的,沒有告訴我他有戴角膜塑型片,不過角膜受傷也很危險,要趕快看醫生喔!」護理師熱心地提醒。

   當天我打電話給眼科診所約診時,護士說最快只能預約到兩個星期後。我拜託她:

   「可不可以快一點?他說『左眼裡有一條線』,好像很嚴重!」

   這樣,終於預約到後天早上看診。

   事後才知,情況是我們原本想像不到的嚴重,若再拖一段時日才發現,左眼很可能就失明了。

   「我現在才知道學校的健康檢查這麼重要!」兒子切身體會,有感而發。

   我媽媽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在衛生所健康檢查中,媽媽被測量出尿蛋白過高,她原本還以為只是身體太累的小毛病,懶得就醫,衛生所的護士親自登門造訪,極力催促媽媽盡速前往大醫院的腎臟科作詳細檢查。就醫後發現媽媽的腎臟的確出了問題,需要藥物治療,若再遲些時日,恐怕就得洗腎了。

   看似例行公事的、簡單基本的健康檢查,也能見微知著,查出重大病症,不可小覷!

(二)   單眼視網膜剝離

   帶兒子到眼科診所就診時,醫生檢查他的角膜、水晶體、玻璃體均無問題,但單眼測試時卻有視野缺損、彷彿有黑幕、線條扭曲等現象。看著醫生對智翔做著各式各樣的檢查,我發覺情況不妙,心中惴惴不安。最後,醫生神色略顯緊張的找了另一位醫師聯合會診,並約了三天後到總診所做詳細的視網膜檢查。

   回家後我上網搜尋關於視網膜疾病的資訊,發現病情可能很大、也可能很小,輕微的可能只是因為疲累或碰撞造成眼底積水,點眼藥水、休息一段時日便可恢復;嚴重些可能有視網膜裂孔,可以用雷射加以修復。但如果裂孔未及時加以治療,玻璃體液可能滲入裂孔,造成視網膜剝離。這時就得進行長達兩小時以上痛苦的手術,住院一星期、在家休養兩星期,長達數月甚至數年不能劇烈運動、提重物……等。更嚴重的是,如果視網膜剝離已超過六個月,就可能因視網膜萎縮而失明了。

   視網膜是沒有痛覺神經的,雙眼視網膜剝離初期,患者可能會看到飛蚊或閃光;但只有一隻眼睛視網膜剝離時,雙眼視物並不會感到異狀,而一般人每天早上睜開眼起床,到晚上閉上眼就寢,都是用雙眼視物,極少刻意以單眼看東西,因此等到在某個機緣下以單眼視物、發覺有異時,情況恐怕已經不妙。兒子所就讀的高中,去年就有一位學長,在健康檢查時發現視野缺損,就醫時卻為時已晚,如今已轉讀視障學校。

   經過兒子的遭遇,我逢人便勸告:有事沒事就用單眼瞧瞧,若有黑蚊、閃光、黑幕、線條扭曲等異狀,盡快就醫!

(三)   病在兒身,痛在娘心

   帶兒子去總診所做視網膜檢查時,我不住禱告著:希望只是眼底積水,點眼藥、多休息就沒事了。但儀器上卻顯示了視網膜剝離,醫生說要動手術,聽到這噩耗,我眼淚唽哩嘩啦地掉下來了。

   連醫生也偷偷拭了幾次淚。兒子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戴角膜塑型片後,便固定回診,如今已是個人高馬大的高中生,這位醫生可說是看著兒子長大的。兒子正值青春年少,卻得此怪病,看在長輩眼裡,著實心疼。

   跟在身邊的讀小學的女兒,見我突然落淚,不斷地抱我、安慰我,並傳line給經營餐廳的外子,說:「媽媽哭了,你快點來啦!」不久,外子放下工作匆匆趕來。護士和在場看診的其他民眾,見我哭得傷心,有的紅了眼眶,有的輕拍我的肩膀,為我加油打氣。單純的兒子見場面一片哀戚,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完全狀況外。醫生問他是否曾在打球時頭部遭到碰撞,他也不記得。醫生告訴他要動手術,問他:「會不會勇敢?」他傻笑道:「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令原本為他一掬同情之淚的人,都不禁噗哧一笑。

   兒子從小健壯如牛,小學和國中都沒請過病假,國中時期愛上籃球,幾乎每節下課奔向球場,上了高中後也是如此。體型高大壯碩的他,一向打中鋒,同學們總對他說:「籃下就交給你了!」每天傍晚總是捧著籃球、滿頭大汗、渾身髒兮兮地回家,假日也經常與同學相約球場。這樣活潑健康的十五歲少年,要經歷可怕的手術、漫長的術後恢復期,再也不能盡情地奔跑、跳躍、搶籃板,怎不令當母親的心痛!

   為了兒子這個病,我不知掉了多少眼淚。如果可以,多麼希望能代替他受罪。的確,年近半百的我,平日只把做家事當運動,完全無須激烈跑跳,若某日因視網膜老化而必須動手術,必定能平心靜氣地接受治療、靜待恢復,毫無任何遺憾。

若兒子生性文靜,此時我內心的不捨或可減少幾分。為什麼這事偏偏發生在愛好運動的兒子身上啊!

   眼睛是靈魂之窗,出了毛病,不但有礙運動,亦耽誤課業。不少親朋好友在表達關心之時,都提到兒子長期請假,學業恐跟不上。我平日也很在意兒子的學業表現,如今卻置之腦後,只希望兒子的眼睛能休養好,其他都是其次。健康第一,沒有健康其他都是零,是我這段時日最深切的感觸!

(四)   苦中作樂

   診所開了轉診單,要我們立刻帶兒子到台大醫院掛急診。經過一連串檢查,醫生建議施以鞏膜扣壓術,將剝離的視網膜貼回原位。當晚便辦理住院,等待隔天開刀。醫生說手術後至少要請三個星期的病假,兒子竟額手稱慶,樂不可支地說:「耶!不用上課、不用段考了!簡直像多放了一個寒假!」

   走進病房,兒子居然還笑嘻嘻地說:「生平第一次住院,感覺霸氣!」躺在病床上,平常不喜歡照相的兒子,竟然主動要我用手機替他拍照,並上傳臉書,我這老媽子不禁念叨道:「平常有漂亮的風景、值得紀念的日子時,總是不肯照相,現在這又不是什麼好事,有什麼好照的!」念歸念,還是順他的意照了張笑容滿面的病床照,讓他上網「露臉」。

   一直到第二天進手術房前,兒子還不斷用手機和同學聯絡、報告近況,如:「現在換上手術衣了」、「現在進入等候區了」,不但神色自若,甚且頗為興奮,彷彿即將上場的勇士。我知道手術時是局部麻醉,患者意識清楚,將親眼看著醫生如何「摧殘眼球」,擔心他承受不住,一再提醒他要忍耐。手術床推進去後,我和外子在手術房外等候,想像手術的危險可怕,心中無比煎熬,看不下小說、也玩不下手機,除了盯著手術房門什麼也不能做,坐立難安地過了兩個多小時。兒子躺在手術床上被推出來時,左眼貼著厚厚的紗布,臉頰上血跡斑斑,胸膛微微喘著氣。我看了又偷偷拭淚,兒子卻突然笑著要爸爸替他照相及上傳臉書,父子倆打著哈哈,令我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醫生和護士都說手術很順利,還誇獎兒子非常勇敢,超級配合。兒子回到病房,宛如英雄凱旋般,告訴我們:他覺得沒有想像中的可怕,甚至在他以為可怕的還在後頭時,手術就已經結束了。接著就拿起手機向死黨們炫耀似地「報告戰果」。我心裡雖不免嘀咕:「這有什麼好說嘴的啊!」倒也慶幸兒子能以正面樂觀的態度面對這件事。

   接下來幾天,更誇張了:每天都有一批又一批的年輕訪客,不但有高中同學,連國中、國小同學甚至隔壁班的都來了,兒子無畏眼痛、也不知疲累,與同學們談笑風生,彷彿在開同樂會,同學們笑他:「你到底是來住院還是來渡假的?」兒子不假思索地回答:「渡假!」我見兒子根本沒好好靜躺,頻頻坐起大笑,情緒激昂、動作莽撞,擔心傷口復原不佳,沒想到醫生卻說他復原得極好,可以提早兩天出院,我想一方面是年輕人的恢復能力強,一方面也因為良好的心情,讓他吃得好、睡得好,恢復得快吧!

   在網路上看到有些小孩子或青少年,在視網膜剝離後變得害怕人群、不敢出門,甚至陷入憂鬱。兒子在手術後雖偶有煩躁,大抵都能保持心情輕鬆愉快,令我稍感放心。觀察兒子面對如此突然變故,卻能泰然處之,倒也不是──應該說,壓根不是──具有什麼圓融達觀的人生智慧,反而是頭腦簡單,神經大條之故。複雜的思考,細膩的情感,難以進入他的腦海,那當然不可能有什麼憂鬱症了。這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