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加勒比郵輪

2019/7/23  
  
本站分類:旅遊

皇家加勒比郵輪

心水&婉冰夫婦與兒孫們於郵輪上貴賓餐廳。露易沙攝影

   

   

        那年隨團去上海看世博會,觀光了好些地方後,再乘輪船遊長江,在長江上航行的郵輪有幾層樓、舺舨上設有步行通道、早起的乘客或散步或打太極、也有晨操運動者三、五人成堆成團。我則喜歡側立船舷觀賞沿途山水美景。這經驗也算是有乘遊輪了。

        在旅行規劃中便不再念想乘郵輪觀光,尤其是四十年前拋家棄鄉投奔汪洋的夢靨仍偶然會顯映腦際;因此對無情大海始終懷著一份揮不去的恐懼感。

        三子明哲長年在外奔波,直到婚後才定居新加坡;他為了表達敬親的孝心,沒有事先詢問我們、便自定預訂了六月初安排與父母共同出海五天。

        要從新加坡的海港出發,念及歲月陡增健康只有越來越差,將來不便乘飛機去遠途觀光了;不如先去歐洲為先父母掃墓暨探望在瑞士與德國的兩位弟弟。又可節省單獨飛往歐洲時再花的七小時航程。

        於是、五月中啟程、到了新加坡逗留樟宜機場幾小時,再飛行十二個小時便抵達歐洲。終於圓了此行為雙親掃墓的心願,歡喜的在六月八日歸程時又到達樟宜機場。

        在酒店辦理入住手續時、意外見到本應在墨爾本中學讀書的孫兒永良?未幾又驚訝萬分的看到本該在舊金山教學的長女美詩?孫兒告知其父將他送到新加坡後,再去柬埔寨辦展銷會,將在上郵輪前夕回來。

        姐弟們相約陪雙親乘郵輪並給我們意外的驚喜 ?果然、幼兒明仁從柬埔寨趕回,當晚並在聖陶沙附近的「黑社會」酒樓作東, 與父母及大姐、兄嫂及侄女和兒子歡聚,此外、在座者尚有長女的好友、祖籍菲律賓的大笑姑婆露易絲老師。

        翌日午後我們分乘兩部的士到達第四號碼頭,登記處有二十餘個服務櫃檯,長長的隊伍慢慢移動,到櫃前交出護照後換取了登輪卡,此卡等同身份証,要小心保管,只要一卡在手便能通行無阻;不但進出住房要用、每天到餐廳要出示,甚至是觀看表演時的人場票。

        總共三千九百名乘客井然有序的、在規定時間午後三時前都上了郵輪;並按房卡號找到各人的住宿房間,安頓之後才知女兒與我們同在九樓,明仁兩父子在八樓,明哲一家三口在七樓。全部郵輪的乘客在廣播器通知下,都齊集在輪船右舷走廊處,聽簡報以及如何穿著救生衣的示範。

        然後我們相約在晚餐時都到了十一層的大飯堂,那些擺在長方桌上的各色食物多不勝數,其中一部份是印度餐。飲料少不了咖啡與茶和多類汽水、甜品和水果及全部菜餚都任君取食。啤酒、紅酒、白酒、香檳或各類干邑、威示忌酒都要付款。

        翌日明哲發現四樓有貴賓餐廳、接著的行程我們便不再到十一層了;貴賓廳一如陸地上的餐館,可向侍應生按餐牌點餐及甜品, 不像在十一層的「大排檔」般亂糟糟,只是進去前要排隊而已。

        為了讓乘客消磨良宵,除了部份人到賭場打老虎機外,在四樓有座可容近千人的劇場、我們觀看了來自臺灣的魔術師表演了極精彩的節目,其中讓大家難忘的是能變出幾瓶紅酒。另一晚的男女歌星演唱,中場時女歌星問聽眾已結婚十年者舉手、然後是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都有人高高舉手;到五十年時再無雙手舉起,想不到身邊的幼子明仁用手指著父母,並告知雙親是五十五年的婚齡。女歌星手持香檳酒來到我們的座位前,分別與老朽夫婦擁抱並將香檳酒贈送給婉冰,搏得全場掌聲與祝賀。

        無風無浪彷若不動的郵輪經一夜航行,翌日早上已到了檳城港口,十時開始下船,到了市區找到預約的小巴士;司機兼導遊譚女士是留學英國十年的人,為了侍奉年老的雙親而回鄉。開車五分鐘便到了一座家族博物館,檳城是小地方、像是中國第四線的小小市鎮,也像南越小城幾十年前的街景,無甚景觀可供欣賞,到過後的遊客都很失望呢!

        幾千人幾乎都提前回到輪船上,郵輪的設備是一座現代化的城市;難怪有位朋友說他幾乎愛呆在船上享受,兒子到酒吧不忘也給我買來啤酒,兩個孝順兒子輪流供應,那幾天除了早餐外,喝的啤酒可多啦。

        那天父子三人捧著鐵罐啤酒乘電梯上最高層,到達後竟然見到有個籃球場,更意外的是衝浪,孫兒全身濕淋淋的玩到不亦樂乎。左方有座幾十公尺高的假山讓好動的人往上爬,尚有人在玩高爾夫球,迷你場地讓好此道者過足癮呢。還有不少人在游泳,小泳池建在最高層,想不通如何換水?

        在九樓通道有三張球桌,試著與孫兒打乒乓球,可惜海風吹拂,輕輕的小球不聽使喚,球桌應該安放室內才能物盡其用。那天女兒帶去健身院,面海處二十多部步行機尚有幾部無人用,我們便上去操步了,直到大汗淋漓始休息。

        幼兒帶去畫廊參加拍賣,那些畫多是家居裝飾佈置用,油畫為主;聆聽講解後,卻暫停說要午後再舉行,大家也就散去,真不會做生意呢!卡拉OK的歌廳唱曲者不多,我們都沒去。

           第三日到了普吉島,郵輪無法靠近,要用兩層的小渡船將我們載上島;兒子帶我們去享受泰式按摩,他兩兄弟帶了兒女去島內新建的泳池玩水。盡興盡情的渡過了島上悶熱的氣溫。上輪船後接連兩天返航都在大海上,只能享受遊輪上的種種吃喝玩樂。

心水  皇家加勒比郵輪_1.jpg

皇家加勒比郵輪泊於泰國普吉島海港外

 

        觀賞了美、法、英、意、澳等五國選手比賽的花式溜冰表演,真是嘆為觀止。散場時經過名牌商店區,想不通高價勞力士錶、真皮手袋有誰買?小圖書館內木架中上千本書都是外文、方塊字的著作一本也欠奉。竟然有家攝影館,掛了不少名家攝影作品。

        桑拿池在最高層,還有醫療站。兒子花錢到底層參觀廚房及洗衣廳,告知容納260位廚師,供應近四千位乘客以及一千兩百位服務員的三餐,夠忙碌喲!最後一天去取回被暫管的護照,十六層的: Royal Carribean Voyager Of The Seas 大郵輪經已停靠在新加坡港灣了。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寒冬黃昏完稿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