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未晚@陳慧文

2019/6/20  
  
本站分類:創作

相逢未晚@陳慧文

https://www.ydn.com.tw/News/261910

(青年日報副刊 2019.10.31)

相逢未晚

 

◎陳慧文

 「巧珍!」

 才剛走出公司,一個男人的聲音叫住了她。循聲一看,她愣住了,他竟是大學時代的男友─子傑。

 「這麼久沒見了,我們到附近的茶坊坐坐,好好聊聊吧!」巧珍爽朗而主動地邀約。

 茶坊的裝潢有點詭異、有點後現代、有點蒙太奇;骨董似的香爐、刺繡,和現代文明產物輪胎、寶特瓶、可樂罐之屬,或懸掛、或擺設、或堆疊,硬是湊成一個魔幻寫實的奇妙場景,催誘著人們把一肚子心事全盤托出,痛快地紓解、真正的放鬆。

 巧珍叫了她最愛的,也是這家店的招牌─「毒茶」,這冷飲有著青翠的綠色,端出來時啵啵啵地冒著泡、冒著煙,像極了童話故事裡巫婆調製的藥水,或是科幻片中瘋狂科學家嘔心瀝血之作;巧珍啜飲那冒著乾冰的奇異果汁,假想自己擁有魔法,讓所有壓力、倦怠都釋放。

 凝望子傑看著菜單中一連串怪裡怪氣的名字,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巧珍了然淺笑,吩咐侍者:「來杯中杯的『青蛙眼睛』吧!」

 「妳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古怪的東西。」子傑無奈地說。

 「你也還是一樣『一成不變』,除了珍珠奶茶,還是珍珠奶茶。」巧珍揶揄笑答。

 侍者將「青蛙眼睛」端上了桌,高腳的水晶杯緣站著兩隻小巧剔透的玻璃青蛙。子傑用吸管攪動茶底晶瑩的珍珠,輕啜一口,說:「是呀!儘管稱呼、外觀變了,骨子裡還是珍珠奶茶。」

 看著面前溫和的微笑,將別後一切娓娓道來的子傑,巧珍知道他又像從前一樣,輕易地原諒她所有的無理取鬧、刁蠻任性。

 三年前執意分手,不給彼此一點機會,究竟為什麼?巧珍自己也說不十分明白。當時太年輕的她不相信相隔兩地的感情,不喜歡牽腸掛肚的滋味;對於愛情她是好強又脆弱的,只要有一點不確定因素、不安定因子,她便寧可破釜沉舟,也不願拖泥帶水。

 扼要的寒暄中,泅湧著三年多的時光洪流。他們面對面地坐在超現實的茶坊裡,彷彿做了一場夢,久別後的重逢將如煙的往事輕輕撥開,明朗的未來就在不遠處……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