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的見證:《黃旭初回憶錄》

2015/8/9  
  
本站分類:創作

大時代的見證:《黃旭初回憶錄》

 

黃旭初回憶錄1

《黃旭初回憶錄》系列1,在二○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週五)下午四時在臺北廣西同鄉會做新書發表會,現場有廣西同鄉、研究學者、媒體記者,擠得水洩不通。大家說今天是好日子,問其故,說我們把「一、二、三、四、五」幾個數字排序湊足了,但這完全是巧合,是我們始料未及的。不過《黃旭初回憶錄》系列1的出版,確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在新書發表會之前,黃旭初之子黃武良先生把消息告知廣西容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及廣西桂林李宗仁文物陳列館,他們都紛紛發來賀電。其中李宗仁文物陳列館韋館長說:「黃旭初先生同李宗仁先生、白崇禧先生統稱『廣西三傑』,共同鑄造廣西的輝煌歷史。《李宗仁回憶錄》、《白崇禧回憶錄》早已面世,一直期待著黃旭初先生的回憶錄出版。羊年伊始,黃旭初先生回憶錄的首次出版發行,使得三傑的回憶錄出版完全,加上黃紹竑先生的《五十年回憶》,從中我們得以認知轟轟烈烈的廣西近現代史,生發出廣西人的自豪感和進取精神。」當然《黃旭初回憶錄》的出版,不僅是對廣西近現代史填補重要的一頁,更對中國近現代史提供一份極為珍貴的史料。

 ??隞€隞?撏戍.jpg

李宗仁、蔣介石、白崇禧

新書發表會當天除了黃武良先生遠從香港來到臺北外,正巧從美國回台的白先勇教授也受邀出席這場盛會,黃旭初、白崇禧兩位先生的哲嗣能在廣西同鄉會共此盛舉,真是意義非凡。據《中國時報》記者林欣誼報導,白先勇表示今年為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台灣對抗戰勝利的紀念活動,不該落後中國大陸,「因為這場仗是國民黨軍隊打下來的,其中廣西軍隊尤其立了很大功勞。」白先勇認為黃旭初任廣西省主席達十九年,「他的回憶錄從廣西觀點詮釋民國史,補充李宗仁、白崇禧傳記的不足,讓歷史真相更完整。」白先勇談到當年香港《春秋》雜誌是不准進入臺灣的,他是因父親的緣故,才得以逐期看到黃旭初寫的《廣西與中央廿餘年來悲歡離合憶述》這些文章的。這事證之黃旭初的〈我與白崇禧最後的關係〉一文(案:該文已收錄於本書中),是確實而無誤的。新書發表會當天有研究廣西現代化的中央研究院研究員朱浤源教授、研究青年黨及第三勢力的陳正茂教授等多名學者參加。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也是專治民國史的劉維開強調,廣西桂系在抗戰時扮演重要角色,最重要的就是「團結」:「抗戰時李宗仁、白崇禧在中央打仗,黃旭初留在廣西任省主席,黃不僅沒有坐大個人勢力,並以廣西力量支持在省外發展的李、白兩人。」他推崇本書也是民國政治軍事史縮影。

 暺???園? 2.jpg

黃旭初回憶錄 2

鑑於《黃旭初回憶錄》系列1之重要性,我進一步蒐集黃旭初發表過的文章,詳加閱讀,發現其集中寫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所謂「廣西三傑」的文章,有數十篇之多。只是這些文章發表時是東一篇、西一篇,雜亂而沒有順序的,它沒有依照時間先後次序,也沒有依人物事件排序,前前後後大約寫了幾年,它完全不同於《黃旭初回憶錄》系列1中,除附錄四篇是我補進去的外,其他完全是作者自訂的章節。因之如何將這些文章串連在一起,就成了我的難題。我於是先區分為三部分,分別為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再依他們的生平去排定文章的次序(無法根據文章發表的先後),但有同時寫兩個人的如〈李宗仁頭白,黃紹竑骨寒!―當年兩封公開信,如今一夢隔人天!〉一文,只得擺在李宗仁部分。至於有關李宗仁思想突變,原因何在?黃旭初曾兩三次提及,內容大同小異,但最後一次是在一九七○年六月所寫的〈李宗仁晚年思想轉變的由來―為了留存史實特刊露我與李氏往覆兩函〉一文,其中並將甘介侯與溫金華兩氏所言,併附篇末,藉供參考,該文應該是最完整者。前面兩文雖有引用但並不提及甘、溫兩人之姓名,或許怕造成當事人之困擾,作者之宅心仁厚,由此可見。

《黃旭初回憶錄》系列1是以「史」為主,依時間次序,講述廣西與中央廿餘年來悲歡離合。《黃旭初回憶錄》系列2是以「傳」為主,以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所謂「廣西三傑」的生平事蹟,種種軼事秘聞為其寫作的重點。由於作者與他們之間甚為熟稔,甚至有時朝夕與共,因此有近身之觀察,這是其他寫傳者所做不到的。系列1與系列2兩書可說是互為表裡,合而觀之,則有「史」有「傳」,如同干將莫邪,雙劍合一,更足以明瞭此段歷史之軌跡與人事之興替!

 ??€?隤?37?誑?賢?蝳批?頠撠.jpg

《良友》雜誌137期以白崇禧將軍為封面

再回到黃旭初身上,我看過為數頗多的回憶錄,有太多都是自我標榜,揚善隱惡,或道人是非,揭人短長,甚者淪為八卦及道聽塗說之作。但黃旭初的回憶錄不同於此,他寫回憶錄根據他四十年的日記及種種史料,包括數十年前作戰的路線圖,時間都記得一清二楚。而且他寫回憶錄不寫自己,苟或有之,也一筆帶過,絕無渲染。他寫回憶錄完全在寫別人,在寫整個歷史,這在所有回憶錄中確實是僅見的,也是難能可貴的。我不識黃旭初,但我讀了他的著作,油然生起一股敬佩之心,在此引用他姪女黃華東的話說:「不過他寫史實雖多,卻很少自我標榜。他的筆下也不輕易褒貶人,所以別人也甚少議論他的長短。不像與他同時代的那些政客軍閥之流,往往留有被人談不完的傳奇或話柄。這與伯父謙虛沉著的性格有關。伯父善守中庸之道,在他二十年掌政期間,向不好大喜功,只是盡其在我的埋頭實幹,雖說不上政績輝煌,卻能在萬方多難中不隨波逐流,固守自己的崗位,二十年如一日,不見異思遷。再後更能在國事蜩螗,混亂不堪的政局中,急流勇退,淡薄自甘,始終沒有落得什麼禍國殃民的罵名,這是我們作他後輩的深深為他老人家引以為傲的!」

黃旭初的著作雖然在他完稿後的半個世紀後才出版,但是也愈更加的珍貴。這證明「好書」永不寂寞的,雖然一時之間沒被發現,但終究有「識珠」者。又好友江蘇南通欽鴻兄在得知《黃旭初回憶錄》系列1出版的消息,來信索書,並告知他手上有黃旭初的日記手稿影印本,分別是1954年、1965、1966年三年的,還有一些散頁。我原本要借為校稿之用,蒙他無私的餽贈,在此記上一筆,衷心感謝。

感謝白先勇老師在百忙之中,為此書寫序並推薦。其他還有在美國的史學者林博文先生、政治大學劉維開教授,不斷地鼓勵與提攜,都是銘感五內的。而最該感謝的是黃武良先生他無私而且信任我,才是我在整理出版一系列《黃旭初回憶錄》的最大動力,雖然前路漫漫,但不寂寞!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