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學從政的顧孟餘

2015/8/2  
  
本站分類:創作

棄學從政的顧孟餘

年青時的顧孟餘

顧孟餘(1888-1972),原名兆熊,後改孟餘,浙江上虞縣人。自幼聰穎,一九0五年入北京譯學館就讀,翌年出洋留學,入德國萊比錫大學習電機工程,因興趣不合,復轉學柏林大學攻讀政治經濟學。留歐期間,加入中國革命同盟會。辛亥革命成功,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委蔡元培為民國首任教育總長,蔡元培力邀顧孟餘為司長,未就。袁世凱當政後,蔡元培辭教育總長職,旋再度赴德,顧孟餘隨行。二次革命爆發,顧孟餘與蔡氏回國參加討袁。一九一六年十二月,蔡元培被任命為北京大學校長,聘顧孟餘為北大教務長,其後並兼任文科德文系主任及法科經濟系主任等職。顧孟餘因是譯學館出身,因此英、法、德文造詣極深。在北大期間,曾以教務長的身份先後主持了美國哲學家杜威和英國哲學家羅素授博士學位的典禮。在典禮發表演講詞時,顧孟餘先講一遍中文,再講一遍英文,接著又講一遍法文和德文。其措辭、發音,雋雅而準確,聽者無不欽佩。而據他的學生梅恕曾回憶說:「顧先生的教學方法,純屬德國大學的教授方式,沒有固定的課本,但參考書卻非常多。他上經濟學原理這門課,不僅國語標準、聲音宏亮,而且材料之豐富,尤非一般人所能想像。所以每逢顧老師上課,都是座無虛席,一定要安排在北河沿北大第三院的大教室才容納得下。來聽講的,除本系選課學生外,其他系的學生都有,甚至還有許多校外人士也來『揩油』旁聽」。

顧孟餘協助蔡元培大力興革北大,極力延聘人才,不問思想派別,只問有無實學,於是有保皇黨之辜鴻銘,也有革新派的陳獨秀和胡適,可謂兼容並蓄。顧孟餘曾數次被選為北大教務長(其他名教授如胡適、陶孟和、王世杰,均曾任教務長,但只一任而止。),他專心致志於院系課程之規劃,風氣之革新,教職員師生權益之爭取,對北大之貢獻可謂厥功甚偉。蔡元培離校時,每請顧孟餘代理校長,但顧孟餘知蔣夢麟與蔡元培關係甚深,力辭以讓蔣,故教授及學生多佩仰顧之風度。

 憿批?擗井憍阡?暺控.jpg

顧孟餘夫婦遊黃山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顧孟餘因抨擊段政府在「三.一八」慘案的槍殺學生之舉,兼以先前的反政府遊行之舉,終遭北洋政府通緝,乃繞道庫倫,循海道南下廣州,先任廣東大學校長,後辭廣東大學校長職,十月,改就中山大學副委員長。

對於顧孟餘後來棄學從政,據周德偉回憶錄說:「當時顧孟餘尚未入黨,蔡元培等觀察形勢,知汪精衛將來不論居何名義,總是孫先生最適宜的繼任人選,但汪太感情化,容易衝動,考慮事理欠周密,想覓一位深沉冷靜的人物輔佐他。……蔡李介紹顧於汪,態度極為嚴肅,請汪遇事與顧商酌,故顧一入汪幕,即猶諸葛亮之於劉備,比擬雖不倫,但實情確是如此,故顧始終為汪之台柱。」又說:「汪亦感情衝動人物,不能自制,對顧雖禮貌有加,實則不能盡用其策。顧之不能制汪、陳(璧君),猶諸葛亮之不能制劉備及關羽也,劉關失敗、諸葛亮當權時已為殘局,汪歷次軍事冒險失敗,亦已為殘局。牝雞司晨,惟家之索,信矣古人之言也。」

?典噸??蝡€??“摮?.jpg 

周德偉(立者)與顧孟餘

一九三二年二月九日,時任行政院長的汪精衛特任顧孟餘為鐵道部部長,對內清除鐵路建築及管理積弊,獎掖專才鼓勵後進;對外與英、法、比等鐵路債權國談判,整理舊債樹立債信,舉貸新債,並運用庚子賠款購料興工。在此期間,粵漢鐵路之完成、隴海路之延伸、以及正太鐵路的伸展,績效卓著,皆係顧孟餘之功。一九三五年十二月,行政院長汪精衛辭職,由蔣介石兼任,張嘉璈出任鐵道部長,顧孟餘改任交通部長,迄一九三七年三月辭職。

抗戰軍興,顧孟餘以其學者敏銳的觀察,早已知道中日之戰無可避免,其一生最難能可貴之處,在於秉持民族氣節,大德不虧。世人恆知顧孟餘是汪精衛「改組派」之中堅,其自己亦不諱言他與周佛海、陳公博是汪之人馬,長期隨汪反蔣與中央對抗。但當汪於一九三八年十二月潛離重慶,到越南河內發表「豔電」通敵求和,並計劃赴南京組織偽政府時,顧孟餘在香港苦勸多日無效,乃與汪精衛分道揚鑣。其明辨忠奸善惡,審大是大非之原則,令人敬佩。為感念顧孟餘的凜然操守,蔣介石亦捐棄前嫌,一九四一年七月,邀顧孟餘由香港至重慶,就任國立中央大學校長。

一九四九年八月,代總統李宗仁授意顧孟餘在廣州組織「自由民主大同盟」,標榜反共、反蔣主張,實已略具「第三勢力」雛型。同年十月,「自由民主大同盟」遷至香港。一九五0年初,前廣州嶺南大學校長香雅各(Dr.James McCure Henry)於解職過港赴美時,會晤了昔日廣東軍政領袖張發奎。晤談中,暗示倘張願意出面,美國將會予以支持。顧孟餘遂與張發奎合作,聯手共同領導「第三勢力」運動,故被稱之為「張、顧聯盟」。並推張發奎、顧孟餘、伍憲子三人為組織成立前對外折衝的代表。

一九五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民社黨主席張君勱應張發奎之邀抵香港,與顧孟餘、李璜、張國燾、李微塵、童冠賢等晤面,又掀起第三勢力另一波高潮,彼等決定成立「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即「戰盟」),並委張君勱為該同盟駐美代表。同年十月十日,「戰盟」發表宣言,正式對外公開,且向美國司法部辦理登記。該日也是台灣國民黨當局召開「七全大會」之時,「戰盟」顯然有和台灣互別苗頭較勁的意味。「戰盟」的領導層以張君勱、顧孟餘、張發奎為主,故一時有「張、顧、張」之稱。而「戰盟」內部的內鬨,是「戰盟」紛擾的主因,一九五四年一月三十一日,顧孟餘建議張發奎,要求「戰盟」暫時停止活動並且改組。同年九月八日,顧孟餘以改組無望,致函張發奎,正式宣佈退出「戰盟」。

 憿批?擗井憍行?撟游蝢?.jpg

顧孟餘夫婦晚年在美國

顧孟餘在港期間,還曾創辦《大道》雜誌,復參與籌設「新亞書院」及「友聯出版社」工作,接濟由大陸流亡港、九之知識份子,貢獻可謂不小。第三勢力運動失敗後,他絕意政治,離港赴美,居加州柏克萊,擔任美國國務院設立之「中國研究中心」顧問,繼任加州大學中國問題研究所顧問。一九六九年七月,在政府特派張研田赴美迎接禮遇邀請下,顧孟餘偕夫人韋增瑛由美返台定居。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病逝台北,享年八十四歲。

顧孟餘能憑藉「北大教務長」的聲勢,得以躋身於其時的「政治人物」之列,是得或是失呢?以他那樣的理性過於熱情,那樣的過於謹言慎行,他不能作聳人聽聞的煽惑性的演講,也未嘗拾人唾餘的寫語錄式的文章,更沒有亂肆揮霍的大批金錢,復缺少勇往直前的潑辣衝勁,如此一個十足的書生本色,強之以擔當時勢動盪中撥亂反正的革命家行徑,似乎難相稱應。書生悲劇,古今同軌,為之浩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