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4

2015/7/19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4

14

 

【如果你想說,我會聽你說。】

 

  交上最後一張考卷,迎上了高中生涯的第一個寒假,我收拾著書包,就等著待會的休業式。黑板上再也不是名詞解釋、英文翻譯或是數學公式,也沒有了那些幾號跟幾號沒有交作業、幾號跟幾號午休補考,就連值日生的名字也被擦得乾乾淨淨。

 

  直到現在,我才有升上高中的實感,原來時間在我還沒有適應的時候就已經過去了。

 

  適應什麼?我也不知道。

 

  「哎,放學後慶祝放寒假,去哪玩?」于佳走到我隔壁空著的位子坐下,興致滿滿的問。

 

  「難得喔,屁桃也有不錯的想法,」在于佳的瞪視下,詩彥嘻嘻哈哈的朝著另一邊的億賢。「兄弟算你一個,要買票嗎?」

 

  億賢立刻走了過來。「如果免費的話。」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啊!」

  「不好意思,我還滿聰明的。」

 

  「白痴喔,你們。」對於兩位男士的冷笑話,于佳翻了個白眼。「彭詩彥你不想想自己的成績哪裡比得過人家?」

 

  億賢斜倚在于佳的桌子邊,還細心的替她排整齊了桌上原本凌亂的課本。我看著他,他抬頭對上我的眼神,然後別過頭繼續跟他們討論。

 

  即使只有一瞬間,我還是看見了他眼中的無奈,無奈自己想要逃離這個暴風圈,卻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被捲了進去,無條件反射的想要待在想要待的地方,只因為那個地方有著偷走自己心緒的人,所以盲目的靠近,然後騙自己這樣的距離很安全。

 

  那我呢?

 

  「那你呢?」于佳的手在我眼前揮著,把我的思緒從半空中拉了回來。「孟曉語?」

 

  「什麼?」我環顧了一圈那三個人盯著我的視線,從他們的眼睛裡看見自己茫然的表情。

 

  「我們要去KTV,你去嗎?」詩彥輕輕拉住我側邊的一些頭髮,這樣好似無心之舉卻讓我已經在意好幾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天在我後面看我的頭髮實在是手癢想拿來玩玩,結果就養成了這奇怪的習慣。

 

  「我……」當然,那樣的舉動不是只有我注意到,我瞄見億賢和于佳微微變色的眼神,於是移了一下身子讓頭髮從那個讓我在意好久的手掌心滑開。「不會玩太晚的話就去吧。」

 

  「OK!就這樣決定啦!」于佳笑得開心。「終於可以大玩特玩啦!」

 

  「你們要去哪裡玩啊?可以算上我嗎?」亞如的身影伴隨著她的聲音進入我們的視線,她手上拿了一些掃具,好像剛從衛生組回來。

 

  于佳站了起來,讓出那個原本屬於亞如的座位,與幾秒前不同的冷著張臉。「人數已滿,停止售票囉!」

 

  億賢笑了,伸手和于佳擊掌。

 

  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是太習慣跟著他們的意思走,還是自己其實也有那麼一點私心,想要再聽一次詩彥唱歌的私心,就這麼跟著來,明明從小到大都還沒有來過KTV的。

 

  「什麼?你從來沒有來過?」于佳從表情到聲音都是百分之百驚訝。「不是吧,孟曉語,你的童年怎麼過的?」

 

  「就……彈鋼……」

  「看來要好好教你怎麼玩了。」

 

  她打斷我的話,一支手勾住我的脖子,整個身子的重量壓在我肩膀上,我喜歡這樣的重量,像是提醒著我,我的的確確是跟他們在一起,我們是一起的,有我,和他們,我們。

 

  「我們」,讓人如此渴望卻無法奢望的詞。到底誰加上誰等於我們,而那個「誰」到底有沒有包含我?這個問題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每到一個新環境、每開始了一些貌似美好的友誼,就必須要問一次自己,即使很多次都得裝作積極的說服自己:是、這是、這是「我們」。或許現在的我,也是在裝作積極的說服自己,只是現在的我還不知道而已。

 

  可以的話,我情願永遠都不是。

 

  走進有些昏暗卻令人興奮的小房,于佳和億賢早就興高采烈的出去拿吃的,留下我跟詩彥。

 

  「在想什麼啊?表情那麼沉重。」他問。

 

  我看著他,只是笑。「沒有啊,想到要放假了,就不能常常見到你們了。」

 

  「約出來就好啦。」他跟著笑了起來。「有什麼難的?」

 

  有什麼難的?難啊,難就難在我沒辦法好好的打破心裡的那道鎖。「誰知道呢?」聳聳肩,我看向他,卻發現他定定的注視著我,眼神滿溢了擔心,我笑。「幹嘛?不要這樣看我。」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

 

  他的眼神沒有離開我。「為什麼你總是在悲傷的表情之後笑?」

 

  笑容驟止,僵硬的凝結在臉上。什麼時候已經成為習慣了呢?發現自己越想越消極的時候,用笑容來嘲諷自己那些不堪入目的演技演出來的樂觀。

 

  「那樣笑一點都不好看。」我聽見他低了一些的聲線在空氣中結合了這個句子。「心情不好的話,如果你想說,我會聽你說。」

 

  我看著他,有些不敢相信,這樣的溫柔竟然是對著我說的。「任何事情都可以?」

 

  「當然。」

 

  我向後靠在椅背上,視線沒有離開他。「詩彥。」

 

  「嗯?」

  「以後不要對我說這樣的話了。」

  「為什麼?」

 

  因為會產生依賴啊,一旦產生了依賴,如果最後面對分離,這個東西是最難忘卻也最難改掉的,因為「依賴」一直是一種壞習慣,會讓變得孤獨的自己,失去寂寞的能力。

 

  「因為我講的一定不會是我想的。」我笑,卻同時感覺到苦澀的滋味。我沒辦法輕易的信任任何人--任何一個讓我敞開心胸的人。如果心事是人生問卷上的答案,那我一定是找不到答案紙的那個人。

 

  「那你講你想的不就好了?」他很認真的看著我,用很認真的語氣回答我。

 

  如果可以那麼簡單就好了。

 

  我們對望著,我沒有回答他,他也沒有再出聲音。

 

  「我回來啦!」于佳推門進來,端著托盤定在門口,瞬間把嚴肅的氣氛感走。「怎麼?你們兩個在吵架?互瞪是怎麼一回事?」

 

  「哪有啊,我們在比賽誰先眨眼睛啦!」詩彥接過她手上的食物,不再是剛剛板著的表情。

 

  「喔那誰贏了?」

  「才剛比你就進來啦,還沒結果呢。」

  「那等等算我一個,億賢你要不要一起?」

 

  剛進來的億賢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蛤?什麼?好啊。」

 

  「好耶,這是唯一可以贏過你的機會了!」于佳對於億賢的應允顯得很開心。

 

  「我聞到了什麼陰謀的味道?」億賢看向我,似乎想從我這裡得到答案。

 

  我聳聳肩,陪著他們玩下去。「嗯~好香喔。」

 

  「哈哈哈,孟曉語,幹得好!」于佳大笑著把麥克風遞給我。「姐賜你唱第一首的權利。」

 

  「我……」我看著手上的麥克風,開始覺得無措,轉頭看向已經在開吃的某人。「詩彥,還是你先?」

 

  「好啊。」他接過麥克風,轉身去開始點歌。

 

  沒過多久,音樂響起,他的聲音也迴盪在耳邊。那是首中板速度的情歌,具有節奏感的吉他伴奏跟他有些渾厚的聲音很合,不可否認自從上次在環河公園聽他唱歌之後,就一直很喜歡他的聲音,而現在,他邊唱著,偶爾轉過頭來看著我,我的耳邊全是他的聲音,不知怎地,有點緊張。

 

  這大概就是我坐在這裡的私心了吧,我很喜歡聽他唱歌,真的很喜歡。

 

  「什麼啊?這誰點的?」于佳突然間叫了起來。

 

  詩彥唱完後,螢幕開始播放下一首,鋼琴前奏猶如輪旋的水車一般,那不是陌生的旋律。我看著于佳,搖搖頭。

 

  「是我。」億賢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來,大家都驚訝的看著他。

 

  「這是女生的歌啊!」詩彥笑道。

 

  「我知道。」只見他拿著麥克風站了起來,一副很認真的走到前面,等著前奏播完就開唱。「我想過一件事,不是壞的事……」

 

  〈如果的事〉,這首不但是女生的歌,還是兩個女生合唱的歌,甚至是在描述同性戀情感的歌。他低八度用男生的key唱,時不時走音、落拍,唱得不是很好,但我看著他有些毅然決然的身影,對於他喜歡這種類型的歌感到很意外,而更令我意外的還在後頭。

 

  他拿起另一支麥克風,走到我面前直接塞到我手裡,然後指著螢幕。

 

  我看著他,又看向螢幕。這是要我唱?

 

  他朝我點點頭,甚至將他自己的麥克風湊到我嘴前。

 

  「我、我不敢去證實,愛你兩個字……」我有些慌張的開了口,還看了看詩彥和于佳,他們兩個除了驚訝之外還帶著一些興奮,詩彥甚至還跟著在唱。「不是對自己矜持,也不是諷刺……」

 

  億賢走回他的位置,把視線從我身上移開,繼續唱著。「如果你已經不能控制,每天想我一次,如果你因為我而誠實……」

 

  「如果你看我的電影,聽我愛的CD,如果你能帶我一起旅行……」我接著唱,眼睛盯著歌詞,卻緩緩懂了什麼。

 

  對億賢來說,這根本不是什麼相愛的同性在唱的歌,這只是他想要抒發自己的感情,那種被禁錮而難以抒發的感情,把麥克風遞給我,則是……

 

  「喂,這首歌不是要相愛的人唱嗎?」于佳帶著嗤笑的語氣說著。「怎麼你們兩個像是各自在對喜歡的人告白啊?」

 

  我看向詩彥,他已經不再繼續跟著唱,而是定定的看著我。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囉。」億賢在歌曲結束後放下麥克風,悠悠哉哉的坐回沙發。

 

  我不敢去証實,愛你兩個字。不是對自己矜持,也不是諷刺。別人都在說我其實很無知,這樣的感情被認定很放肆……

 

  放下麥克風,我瞬間感到無地自容,推了門就跑出去。

 

  承認吧,孟曉語。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