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愛上你的妻子

2019/4/30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愛上你的妻子

       你與我同事,在一家百貨批發公司任職,我資歷深,年前被提升為主管;同事們都叫我一聲十哥,其實我姓“十”(註)、而非排行第十。英文名字佐治(George)只用在証件上及洋朋友才知道。

        千秋楓是你的全名,卻被友輩戲呼為「秋風」。你為人隨和,也不更正,任大家取鬧。有次在微醉中你說是複姓“千秋”,單名“楓”字,不是「秋風」也?

        彼此朝九晚五相處幾年,已衍生情誼;阿楓沒送貨,必找我一起用午餐。東拉西扯閒聊,無非是工作上及家庭瑣事。你希望太太能找份差事,一可打發日子,重要的還是能分輕家庭負擔。

        正巧我的物流部要聘文員、就叫你將太太的簡歷交來,好讓我呈交給人事部。翌日上班,沒想到你竟急到和太太一起來;嫂夫人有個好聽的芳名:上官雪,居然也是複姓。若不是事先知悉是你的妻子?絕難相信眼前佳人是有兩個已上中學的兒女。那雙盈盈如水的眼睛、宛若藏著難以言喻的心事,一見面就想向人傾訴似的。

        書上形容異性邂逅,如有觸電之感,就算有緣?完全不知她心中所思,但我卻有點慌亂,驟然手足無措?

應稱呼千秋太太或阿嫂?實令我躊躇難定,你已代我解圍,說學洋人直呼姓名就好啦!「上官雪」一叫出口,彷彿歲月倒流,有如從時間之河返回古代般,那麼飄緲虛妄?而她就展著一抹仿若嘲弄我的笑意,要看我出醜般那麼真實的存在。

      經理看了她的資歷,又知是你妻子,重要的是我極力推薦;部門歸我管,即時錄用了。你夫婦對我感恩不盡,連聲道謝。

        本來沉悶的物流部,整日除了貨車出入,裝卸大小箱來自東南亞的貨物,鮮能提起大家的工作興趣。自從上官雪彩蝶般穿梭於倉庫及辦公廳後,那大班男同事的眼睛像被靜電吸住,都不放過凝望那美麗的姿影。

        你仍然和我一起午餐,沒等太太共桌,令我意外、好奇問你,你苦笑說相對十餘年啦,當然沒必要在上班時也形影不離。心中敏感的胡猜,也許夫妻間出現了什麼問題吧?居然有點「幸災樂禍」的念頭閃過,真是罪過啊。

        工作了半年,上官雪已成了物流部最受歡迎者;她這位文員對每位同事都很好。力所能及,縱非她份內工作,也抽空協助。你開始對我埋怨,說太太連週末也經常外出;了解後其實你倆早已貌合神離。我竟又泛起了骯髒的竊喜之心?做為你朋友,如被你知道我竟然如此不堪的對嫂夫人起心,必會被你不恥。幸而、你沒有他心通,而我不該的「動念」必將永埋心底。

        也不知是被鬼迷或下意識作祟,總設法將你派到雪梨或昆士蘭公幹;少則兩天多則幾日不定。不意你還真歡喜,說可以不必呆在家中與她相對無言?

        把握機會,不露痕跡的順道接送,不疑有他的上官雪好客熱情;往往相邀進屋喝杯咖啡,捧出精美點心,相談甚歡。那次意外見到她白玉般的手臂上有塊烏青,關心憐惜之情燃起,支唔以對最終黯然悽愴訴說是被你出手狂怒而傷。

        自此、竟力勸她和你分手,維護女權,豈能再被惡夫動粗?由憐生愛,明知若被人知悉,將不容於天下。可「明知山有虎遍向虎山行」,野馬之心再難控制;反而是她,縱對你有千般不滿和怨恨,還是嚴守婦道。說為了孩子也不能壞了名聲?每每我要擁抱時她必左閃右避。

        也不知道是否做夢,那天你對我說:「十哥、我離婚了;已向人事部辭職,要搬去昆士蘭。」,一時間我有些徬徨,深恐你婚姻觸礁與我有關?幸好你全然不覺,面前的朋友竟然愛上你的妻子?

        以為艷福已蒞,遲早上官雪必將成為我的女人?唉!世事難料,在你走後未久,她也帶同兒女回到加拿大多倫多市娘家去了。

        那天醉意中回家、滿心失落仿如失戀者般悽愴;更驚訝的是那位別人眼中如花美艷的太太,留書出走了。信封內竟還有一封千秋楓的函件:

        「十哥!我該死、太對不起你了;我不是人,愛上你的妻子!無法面對你,我才辭職,我倆已遠走高飛了。阿楓。」

        扔掉信、我呆若木雞,不斷喃喃自語著:「愛上你的妻子!愛上你的妻子!、、、

、、、、、、、、。

       

註:臺灣禪機山出版“中華道統血脈延年”,姓十排行15;姓千秋排行203。

 

        仲秋於墨爾本無相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3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