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自序

2015/7/21  
  
本站分類:藝文

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自序

本書《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係以我的博士論文為基礎,加以修訂而成。這份研究的核心關懷在於,儒學發展達到興盛期的日本江戶時代中,在《易》學方面的面貌為何?與中國《易》學可相對話之處為何?基於此問題意識,筆者試圖透過這樣的研究,作出些許回答,面對相關探討不多的現況,貢獻一己綿薄之力。

而這些問題意識事實上通往一個更大的領域:東亞研究。

東亞研究涵蓋諸多複雜的子領域與目的,包括政治、經濟、歷史、文化、思想、文藝等等,可著力的課題之多,紙墨難以道盡。臺灣位於東亞,而又為多元文化沖激之地,實在可以說具有東亞研究方面的優勢與義務。而從身為中文研究社群一分子的角度來看,目前中文系參與東亞研究的切入點,自然是集中於思想與文藝方面,特別是十九世紀以前的部分。對我而言,這種研究的目的,在於透過對這些題材的探討,跨出中國地域,觀察漢文化傳播之後的發展情形,尋找與中國的同異之處,進而更明瞭所謂「東方文化」的實相。

中文系作為現代學術分科意義下的研究社群,且又處於二十世紀以來的現代社會中,不諱言地存在著異化的危機,但也擁有來自新方法、新視野的契機。我自己的學習起點始於英美分析哲學,而又落腳於中國哲學。一路走來至今,對於這種危機與契機感受甚深,也因此懷抱著對東亞研究之價值的肯定。隨著學思歷程發展,我開始認為,我們不宜用太過本質論的方式去看待一國之文化,因為在歷史進程中必定含有來自他國的滲入痕跡。考慮到這一點,便已無法接受過於粗糙的兩國或是東西文化比較論述。惟有透過對跨地域的歷史進行更全面的掌握,才能了解文化內涵的實相,這是涉及文化的價值判斷得以有效的前提。在此,具有一個更大視野的研究就有存在的必要,那就是東亞研究。

相較於如此龐大的課題,本書內容的渺小程度,即便連滄海一粟都難以稱得上,甚至可能會讓人懷疑:這麼冷僻的題目能產生什麼作用?但我相信:所有的學術研究都有賴於前人從基本文獻的探討開始,一層一層地慢慢堆砌。我曾受惠於許多像這樣的,前人寂寞而又堅實的工程,因此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成為其他人腳下的磚瓦,讓大家爬得更高更遠。此外,本書所探討之對象,多屬分殊之例,我完全深知箇中的組織性、整體性與宏觀敘述方面實可再加強。這固然與我尚未具備總攝一時代之眼力與氣魄有關,但主要原因也在於我揀選論述對象時,力求其異,以陳列更多的當時學派與治《易》路數,藉此擴展觀察的範圍,或許也能提供其他人更多的後續參與空間。

使我鼓起勇氣,不揣淺陋的最根本動力,仍然是本研究題目的隱含潛力。在眾多東亞文化所能開展出的切入面向中,《周易》作為仍活躍於今日東亞社會的典籍,相關問題之探討價值沒有理由遜於其他部分。更何況這個子領域尚未有多人探討,雖有先行研究但數量稀少,亟待開拓,且未嘗不能成為通往其他問題的橋樑。本書可以算得上是我對於上述關懷,到目前為止的一個努力嘗試。

這份嘗試在進行過程中,得到國科會(今更名為科技部)「補助博士生赴國外研究」計畫之資助,否則我實難前往日本閱覽必要的貴重原典,並享受到京都大學的豐富資源。博士論文完成後,又獲第三屆「思源人文社會科學博士論文獎」,乃有本書之出版。我必須對相關的所有審查委員以及政大出版社鄭重致上謝意。最需要感謝的,是賴貴三老師、藤井倫明老師、張崑將老師、佐藤將之老師、辻本雅史老師等等眾多在我學習歷程中給予諸多指點與不可或缺之提攜照顧的師長們,這份尚不成熟的研究成果如果能帶來任何榮耀,應獻給他們。求學過程的同學與朋友使我有力氣持續面對孤寂的學術之路,我深愛與深愛我的親人、伴侶賜給我包容和滋潤,期盼來自學位的小小成就能發揮回報之用。

論文修改過程中,許多畫面隨著一字一句浮上心頭。初抵京都,拉著行李箱踏在夜晚街頭上的茫然、在租屋處附近發現養正小學校門口直接寫著《周易》文句時的驚訝(那塊小小的標識讓我知道我的研究絕非毫無意義)、穿梭圖書館上下各樓層的忙碌、頂著豔陽與飛雪,為柴米油鹽醬醋茶奔走的疲憊、在研究室及住所中與文獻搏鬥的寂寥、暫時放下論文工作,走入校園參加祭典的自在,以及縱橫市內,尋訪各寺社與古蹟,並小憩於鴨川河畔的感動⋯⋯這一切的一切,最後想要附帶感謝的人是我自己。謝謝自己的堅持與忍受,才有播種後的收割,擁有這段生命中值得細品回味的一年。往後更長遠、更艱辛的道路,也希望自己同樣能堅持下去。

 

 

陳威瑨 2014.08.19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