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速寫-《痛點》

2015/7/14  
  
本站分類:創作

亂談速寫-《痛點》

  小白鼠只有兩種,一種是怕痛的,一種是耐痛的。

  我幫雄鼠們建造了一排單身毫宅,配置高端科技的「全自動監控系統」和「全通電網格地板」,電腦連線紀錄與更換變數,看雄鼠們為了透明毫宅外的雌鼠能承受多大痛楚與風險,完成交配的原始使命。這是我老闆要我設計的實驗模組,觀察小白鼠被電擊之後對「痛點」的反應。

  怕痛的雄鼠,被電一次會畏懼很久,常用懷疑鼠光掃描不是痛點的區域,很怕再踩到「痛點」,生活範圍愈變愈小,接觸痛點的密度愈來愈高,最後,縮在小世界裡提不起慾望。我初戀女友愛上我哥成為我嫂子以後,那年我活得就像這種沒卵趴的小雞雞。

  耐痛的雄鼠,往往是一股衝動大過疼痛,最快衝出豪宅當爸爸的那隻,我一提高「痛點」的電擊強度,牠也拉升「痛點」的忍受程度,這樣反覆下來,比「痛點」還痛點也阻擋不了他前進的速度。受不了初戀女友跟別人生的小孩開口叫我叔叔以後,立刻我突破了心結,瘋狂的在外把妹、夜不歸營。

  我在實驗室裡看盡鼠性,鼠輩們對「痛點」避之唯恐不及,偏偏有隻特犯賤老伸腳去試,吱吱吱的不知道是痛還是爽!對,我還跟我哥我嫂住在老媽家裡,我每天恨癢癢的看他們能恩愛到幾時?

  若不隨機變換通電處,地板上的「痛點」分佈就會烙印成雄鼠腦中的「痛點」地圖。固定左邊太陽穴,我的頭每天都會抽痛,各種的偏方烈藥撲滅不了,直到有晚我吃安眠藥吃到靈魂出竅,發現自己在「痛點」澆上恨意來麻醉止痛,屁用也沒有,「痛源」早就滲入神經血管,與我共生了!

  我會躡著腳尖,跑到廚房我嫂子的背後偷問,妳愛不愛我?

  愛啊!你是我們全家最愛的老么!我卑鄙的哥哥會在我背後偷聽,而且代為回答。

  我恨她的移情別戀,卻痴痴仰望她在我的碗裡添飯盛湯,把洗好的髒衣臭褲放回歸位。

  一個被母親、女友和好友拋棄過的學長咬著指甲告訴我,「不在意就不會痛。」

  身高、長相、寫字美醜,人緣、成績、玩樂好壞……那些我都在意,「不會」、「不懂」……任何影射我不行的字眼我都會痛,小時候,一聽到阿公說男孩子太惜皮會撿角,我至少要連餓三餐才恢復胃口,直到十七歲,初戀女友甩了我,這個痛大過一切,我從萎萎縮縮變得橫衝直撞,又濫交女友變得歪哥七挫。。

  我增加電力,把一隻雄鼠電到半空中,想到昨晚我媽大力巴我的頭:「真正沒藥醫了你,這叫以毒攻毒,知道嗎?」我阿知!這是一帖愛恨交加、良藥苦口的特效藥,我的初戀女友是我哥拜託她裝的,真的是,為什麼不早講啊,媽!

  住在左邊太陽穴九年的偏頭痛,今早突然搬到右邊抽痛,我感覺電過全身並且被紀錄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