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3

2015/7/10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3

13

 

【因為不是普通的存在,所以不要靠近暴風中心。】

 

  其實我大可以忽略那一行字帶給我的衝擊,至少這樣我能夠維持原本的生活和心態,但理智並不允許我這樣做,它不夠強大而無法覆蓋濃烈的感性,動彈不得直到被徹底吞噬,然後我學會了逃避。

 

  自然而然的。

 

  「寫了什麼啊?」亞如湊了過來,壓著氣音卻壓不住好奇,一反剛才的無關緊要,或者她只是按耐不住而已。

 

  「嗯……沒什麼。」我搖了搖頭,試圖搖開內心的慌張,卻發現整個世界隨著視線晃蕩。雙手抓著課本,想像它是我的心,而我用力就能捏皺它。

 

  可是,一點都不痛。

 

  「情書?」歡快的問號從她的嘴裡跳出,輕易地穿破我的耳膜,攪亂我原本就不安穩的思緒,那語氣中的笑意聽起來有些清淡的嘲諷,即使一點都沒有惡意。「喔?沒有反駁呢。」

 

  「高亞如。」

 

  在我開口之前,身後便傳來聲音,不屬於男孩的低沉,卻有著女孩的正義,我回頭,映入眼簾的是于佳的瞪視,嚴厲而毛骨悚然。不是對著我,卻下意識地想著那怒氣中是否有一半是我的責任。

 

  「幹嘛啦!」

  「上課耶,你很吵。」

 

  我轉身坐正,知道自己剛剛的緊張不過是對號入座,也許于佳生氣不完全是亞如上課說話的原因,但也不完全能把我排除在外,只是成份沒有我想的那麼多,未知的那部份,我想等到鐘響後就會了然。

 

  課程正常地進行,翻書與筆記的聲音和老師講課的聲音交織出最安靜的浮躁,我坐在椅子上,用理智保持著與別人一樣的姿勢,情緒卻不在這控制範圍內。抬眼望向窗外,此時此刻我是多想離開這裡。

 

  窗突然被關上,玻璃上貼著一張便條紙--『沒事的。』

 

  我沒有取下那張便條紙,只是畫上笑臉後再度打開窗戶。

 

  沉默再次擴散,確切點說,是只有我跟他在的地方才這樣窒息似的沉默,它緩慢的拉長了時間,相互無語到了應該吵雜的放學依舊彷彿年與年的間隔,每一秒都無法換氣。

 

  「曉語,你到底怎麼了?」于佳開了口,打破這本不該拖她下水的低迷。

 

  我帶著歉意的笑笑。

 

  「還不是因為你上課突然兇人,嚇到她了。」詩彥語氣責怪,也帶了一點玩笑。

 

  于佳往他肩上打了一掌,我還是笑著,不經意地對上了億賢的注視,他一直在我們身邊,卻始終站在圈子的邊緣,用鷹一般的眼睛看清一切。

 

  我看見他轉移了視線,然後走到我身旁。「我不希望你往那個中心走去,因為你沒有于佳那樣的抵抗力,不,說白一點,她本身就是個抗體,能夠用最普通的方式待在詩彥身邊。」

 

  「什麼意思?」

 

  「你和我一樣,只能在一旁觀望。」他深吸了一口氣,再用力吐出。「或者,我該把你拉離那個中心。」

 

  那時,我不懂他的意思,也沒有心思聽懂,然而他的話竟成為我後悔的開端,到頭來只能獨自品嚐苦澀。原來當時的他早就替我意識到暴風的形成,我站在形成中心,也可以說是他替自己意識到這往後的一切,順便想把深陷其中的我拉出來。

 

  「你知道嗎?」他壓低了音量,在這喧囂的走廊上。「我喜歡于佳,真的很喜歡。」

 

  我有些吃驚,不是驚訝他的勇敢坦承,而是詫異自己現在才發現原來這樣理性透徹的人也會有愛情的成份。

 

  「但是我從來沒想告訴她,」他一臉釋然,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雙眼凝望著與詩彥打鬧的身影。「因為我沒辦法像詩彥那樣,成為她生命中普通的存在。」

 

  億賢的話,聽起來有些深奧。我沒有做任何回應,但他知道我在聽。

 

  「我覺得你有一天會想起我說的話,然後懂得它。」聰明如他,語氣中帶著豁然,視線轉到我身上,我從他的瞳孔中看見了自己的茫然。「但在懂得之前,我還是不希望你離那個中心太近。」

 

  「如果我不小心靠近了呢?」我問,只是單純的假設。

 

  他依然看著我,眼神卻複雜得多。「不要做這麼危險的假設。」

 

  危險,他說。

 

  其實他想告訴我的很簡單,人總是要面對那些打破安逸的波瀾,生命總是輕易地被激起漣漪、被吹起巨浪,我們或許是池塘裡的一片落葉,或許是海上漂泊的船隻。漣漪輕起,枯葉顛簸;巨浪洶湧,船艦沉沒。人就是這麼弱小,感情也是這麼弱小。

 

  站在暴風中心或許得到了短暫的寧靜,卻不比遠離要來得平安,他不想我被傷害,也想自我保護。這麼想著,感情似乎都變得自私了起來,那些偉大的道理碰上一個「愛」字就全都往一邊偏去。

 

  我忽然想起書包裡那張紙條--寫著「我喜歡你」的那張紙條。我情願那是張玩笑,一個能夠一笑置之的玩笑,感情於我而言是一個遙遠且富有罪惡感的東西,大概跟父母的禁令有很大的關係,只是這種觀念早已深植在我心中,理性上認為我自己在心靈成熟之前,感情是碰不得的。

 

  理性上認為。但我哪裡有那麼大的力量去控制這種感性過剩的賀爾蒙?尤其在這張玩笑上,一點來源的跡象都沒有。

 

  「億賢,」我看向他,而他視線在前方,眼光閃爍著不同於他平時的溫柔,多出了寵溺。「你有想過把自己的感覺告訴于佳嗎?」

 

  「想過啊,怎麼可能沒有想過?」他笑了,我卻看出了一些悲哀。「可是啊,我該怎麼去說呢?那是件危險的事情啊。」

 

  危險,他又強調了一次。或許我們都還太年幼,不懂得為了愛不顧一切;或許我們都還沒有辦法認清「喜歡」的定義;也或許那所謂的「喜歡」,並沒有強烈到需要說出口的程度。億賢笑容裡的悲哀,或許更多的是害怕,害怕說出口後失去的那些,會有他現在喜歡的東西,包括于佳,那樣受傷害的只會是自己。

 

  所以愛情還是自私的,這個當下,我突然明白。

 

  「也許說出口並沒有你想像中的危險,」我說。「你在去做之前就為這件事情下了設定,可是她的反應並不會在你的意料之中,對吧?你不是她,而且我想……」

 

  我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凝望著那個還在笑鬧的詩彥身上。「不論是你或我,都還不懂愛吧。」

 

  詩彥,我承認我不夠普通,我還搞不清楚心裡那種異樣的感覺,可是我還是想站在你的身邊,無論是哪一種身分,因為我知道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至少我現在確定你是。

 

  聽過億賢的話,我突然覺得書包裡那張玩笑徹徹底底的就是個玩笑了。從書包中拿出那張紙條,撕碎、丟棄。

 

========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