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速寫-《病氣》

2015/7/8  
  
本站分類:創作

亂談速寫-《病氣》

亂談速寫-《病氣》

  

  小蕾生了一場大病痊癒以後,先是聞到一股揮之不去的藥味,隔段時日才逐漸消散,接著老看到一絲游動烏氣,從人的身體竄出來滑進去。

  她知道是自己不復健康,眼窩凹陷了,才能洞見「病氣」的方向、狀態,籃球場上、走廊川堂的男女同學,往常怎麼看怎麼鮮亮活潑的青春飽滿,十七八歲的明亮面容底下竟種了菌絲,一絲絲飄出細長卷雲般的病氣,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健健康康,從驚訝不已到習以為常,小蕾不是沒有竊喜過,「同學都是病人,都和我同一國。」

  可是,她不管走到哪,都是舖天蓋地的烏煙彌漫,途經醫院、診所、重症者的屋前,更是被病氣纏得緊緊呼不過去。而那些個不覺有病的同學,還以強健外表進行著各式衝撞,瘋狂的吃、喝、笑、跑、跳,不知節制的玩命著。

  大學選了幼保科系,小蕾以為自己能避開老人的膿腥穢氣,孩子裡頭有身骨虛的、病氣重的還堪忍受,總比去老人院護理好,哪曉得時間一拉長,巴眨巴眨的睫毛根,飛跳飛跳的脈博裡,挾帶著全家族老人們的病變,與先天深髓附體的病種,候著時機發作。

  小蕾認識了一個看不出別人病氣的男人,她從不敢實說,「我看見你祖先有癲癇病,你媽的肝發黑,不要再吃病死的麻油雞……。」

  男人說想給九十歲的爺爺沖喜,自知一身病氣的小蕾回罵,「你腦門有病!」

  「我有的是心病!」男人剖開赤熱真心,愛情比病氣來得洶洶。

  紅毯旁,賓客的臉笑得發光發亮,二十五歲的小蕾清新亮麗的捧花進場,白紗罩住了烏煙青氣,在醫院插管的爺爺沾了喜氣,又活了過來。

  男人家的喜氣一天高過一天,小蕾的肚子隆起入門喜,生命是鮮活青綠的藤蔓,生來笑嘻嘻的女娃娃,讓全家樂個沒完。

  爆竹一聲尚未響,年底飯還在桌上,爺爺上吐下瀉進了急診,女娃半夜一哭面色發青,來不及送醫就斷氣了,小蕾的花容月貌一夕抽乾,成了男人新的心病。

  「我女兒把病氣給帶走了!」小蕾時不時就笑著講這句,聽得人發悚,她再也看不見迂迴流轉的病氣了。

  春天快走時,男人見小蕾面頰豐滿、額頭堂亮,以為她已經接受女兒死了,肚子裡的男孩正巧來給家裡沖沖喜。

  小蕾喜孜孜的對男人吐實:「我肚子裡的兒子是健康寶寶,什麼病都沒有!」

  她是腦門有病了!男人只是吃驚,默不作聲。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