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1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1

11

 

【陌生的人,總會變得熟悉。】

 

  大人總是提醒我們,人類的一生是多麼多麼的短暫,該把握什麼、放棄什麼、懷念什麼、忘記什麼,全都是一念之間的事情。也許我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人生該如何高潮迭起或者平凡安逸,但是生活周遭的人事物卻可以隨時隨地改變我們的方向。

 

  例如:朋友,或者說是變質的朋友。

 

  昨天在網上看完一個令人惋惜的愛情故事,從相識到相愛,從相愛到分開,短短的幾個月卻平淡得銘心刻骨的愛情故事。也許我能看懂別人的愛情,甚至能從中受到感動,但這樣的情感對我來說畢竟陌生,愛情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感覺,答案恐怕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身邊的同學總是玩著誰愛誰、誰不愛誰的遊戲,而我總是思考著愛情為什麼在這個年紀看起來那麼容易?

 

  而愛情,又怎麼會是個遊戲?

 

  「孟曉語,不是吧……連你也感冒?」放完了一個週末,等回到學校,我戴著口罩的樣子讓于佳用力的搖了搖頭。

 

  座位上的詩彥看了我一眼,眉間皺了起來。我故意笑瞇了眼,在口罩遮著大半表情的現在,即使沒有笑容也得給人家一個安心的根據。「嗯,大概是坐在窗邊太冷了吧。」

 

  我想,我跟詩彥是同時得的感冒,只是發作的先後順序罷了。我剛拉開椅子坐下,肩上就被拍了幾下,回頭,看見的是詩彥滿臉的擔心。

 

  「對不起……」

 

  面對他的道歉,我只是感到疑惑,是在說送他回家的事情,還是以為自己把感冒傳染給我?「你幹嘛?」

 

  「就……很多事情,對不起。」他低下頭,歉意在臉上。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他這樣一昧的道歉。「我聽不懂耶,這樣我到底是要接受還是不接受?」我笑了起來,收走他桌上的雜記本,然後起身往講桌走去。

 

  爾後,我並沒有回到座位,而是走到外面走廊上,今天雖然還是很冷,但有些暖暖的太陽,讓空氣聞起來都有溫暖的味道。不知不覺的,想起那天他在音樂教室前面給我繫圍巾的樣子,分辨不出那到底是怎樣的情感才有那樣的表情,無措之間,卻也無法抹去那樣的溫柔。而我事實上也沒有想得太深入,畢竟這樣的思緒實在是太陌生,就連他今天莫名其妙的道歉也是……

 

  「不舒服怎麼還來學校?」

 

  很不安。

 

  我知道是他,還細心的幫我拿來了外套。「沒那麼嚴重啊,而且吃了藥就還好。」

 

  「可是你臉色很不好看。」他的音量大概只能剛好傳進我耳裡,細小卻清楚。

 

  「我戴口罩,你怎麼看得到?」也許是因為難得出了一個讓人感到輕鬆的太陽,我隨意的開著玩笑,剛說完才發現自己竟沒了平常的小心翼翼,這樣相處其實挺舒服的。

 

  他沒有說話,只是笑了幾聲,然後要我快點回教室,別在外面吹風。

 

  我披上外套回到教室,正好撞見拿著幾支竹掃把要出來的亞如。「早安。」

 

  「早……」她快速的抿起笑容,再快速收回。「你今天生病就別出來晨掃了。」

 

  我看了看黑板角落寫著的值日生,剛好有我的號碼,轉身,我拿過她手上的其中一支掃把。「走吧,怎麼好意思讓衛生股長幫我掃?我的工作呢。」

 

  「隨便你。」她看了我一眼,然後快步走在我前頭。

 

  我一直覺得這個女孩子有很多面貌,有點捉摸不透的感覺,每個笑容、每一句話似乎都帶著一點令人不安的成分,卻又什麼都沒發生。也許是我自己多疑,也許是她本來就這個樣子。

 

  操場邊的落葉一點一點的被堆在樹根下,掃地的不是只有我跟她,還有別班的值日生,他們打打鬧鬧,而我們卻無言無語,只有竹掃把摩擦地面的聲音,我倒是享受這樣的寧靜,週末躺了兩天沒得運動的身體現在得以伸展,掃地變成一種很舒服的事情。

 

  「好巧喔,你們輪流感冒了。」正以為我們會這樣安安靜靜直到掃完,她就說話了。

 

  「誰跟誰?」我抬頭,卻沒有停下動作。

 

  「你跟詩彥啊。」她笑了起來,嘴角勾起那樣不安的弧線,看吧,她身上就是有這種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能力。「好恐怖喔,坐在你們兩個附近。」

 

  「那你可以跟老師說你想換個位子,」我還沒說話,身後就有人回應。聲音是億賢的,他是今天的另一個值日生。我朝他揮揮手,他牽起一個無所謂的笑容當作打了招呼,然後繼續拿過亞如手上的掃把。「我願意跟你換。」

 

  亞如沒回應,拍了拍手上的沙塵就走了,順便帶走了空氣理的不安分子。又只剩下掃地的聲音,時間還早,別班的值日生三三兩兩的回了教室,億賢來了也只是做做樣子的掃了幾下,晨掃的工作就算是告了一段落。

 

  「我真的不喜歡亞如。」億賢說道。「你不覺得她講話都有點刺嗎?」

 

  「刺?」我笑。「還好吧。」

 

  「而且她身上有種陰險的味道。」說完,他動了動鼻子。

 

  「你有聞到?」有時候億賢的思維我真的不太能理解,原來我認為的不安,在別人眼裡變成了陰險。

 

  不過那時沒人能夠驗證億賢的鼻子到底靈不靈,只是每當我想起這段無厘頭的對話,卻只是毛骨悚然。

 

  「反正,我看她不太順眼。」

  「她又沒惹你,走啦,回教室。」

 

  我拍了拍他,先一步往教室走去。那時我就在想,當同學也有一段時間了,其實我也慢慢的能夠習慣亞如這樣不安的特質,也習慣億賢這樣直來直往,于佳的大剌剌和詩彥的……咦?我竟然說不上來自己到底習慣了詩彥的什麼,一直以來都是先有習慣才會更熟悉的吧,為什麼明明我跟詩彥最熟,卻一點都沒辦法去形容這個人?

 

  或者說,他的多變讓我無從形容?

 

  這個城市、這個學校、這個班級,還有圍繞在我身邊的人,每一個都是從陌生到熟悉,我習慣了叢叢的水泥森林,習慣了車水馬龍的喧囂中帶著的讀書聲,習慣了跟馬路上的壅塞不相上下的課程和考卷,也習慣了很多同學的面孔,每天每天都要面對的這些,卻唯獨坐在我身後的那個人,像是手心圈住了天空的太陽,卻抓不住溫暖,既充實又空虛的矛盾感受。

 

  第一次,我突然覺得詩彥好陌生。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