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8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8

08

 

【青春的選擇題,二選一。】

 

  相信很多人的青春都會被一張又一張的考卷掩埋,我們從不會去數算自己做了多少選擇題,卻總在四個選項中掙扎,隨後紅筆拿起,我們的青春只剩下對與錯,有了分數後,一個所謂的及格標準把一部分的人推向成功,在剩下的人身上蓋下失敗的印記。

 

  於是,我們的青春年華瀰漫著競爭精神,一分一毫都要斤斤計較,彷彿那是評量自己的根據,努力與不努力的鏡子。

 

  這樣說,好像壓抑了年輕生命應有的活力和自由,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我就坐在這個名為「教室」的牢籠,剛剛完成了一份評判青春的考卷,做了一些擁有正確答案的選擇題,其中一些還是在困惑中胡亂猜測的。

 

  外面的天空好美,什麼時候才下課呢?

 

  「時間到,考卷給前面的改。」老師的聲音中止了教室裡的肅靜,更激起了緊張的氣氛。

 

  開始對答案,大家拿起紅筆檢視別人的考卷,就像檢視一個人的心,只是考卷因為寫對寫錯而有一個公正的分數,人心卻沒有一個看透的標準。

 

  我批改著詩彥交到我手上的考卷,突然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如果這張考卷是一顆心,那他交給我的是什麼?而我看見的是什麼?

 

  事實證明,我只看見了一張普普通通的考卷;事實證明,我所想的問題並沒有迎來正確答案;事實證明,我還沒有聰明到跟正確答案沾上邊。

 

  交還了考卷,我看著自己的分數,放開了腦袋裡的胡思亂想,皺緊了眉頭,折下打著分數的那一角,想裝作眼不見為淨,嘆息一聲一聲重重的打在心底。

 

  「曉語,你考幾分啊?」旁邊的亞如湊過來問著,我立刻把考卷折起來放進抽屜。

 

  「及格邊緣。」我回答,卻沒有看著她。

 

  「及格邊緣?」我聽見她的笑聲。「那到底是及格了還是沒有及格?」

 

  我轉頭看向她,微微勾起嘴角。「你猜呢?」

 

  六十分整,這是我昨天熬夜念書的結果,這個結果告訴我,努力不是一個晚上不眠不休抱佛腳就會有出乎意料的高成就,靠著短暫記憶寫出來的考卷,也許等到下一次考試就會變成慘兮兮的六分;愛情也是一樣,不是一見鍾情就能夠廝守一生,靠著衝動譜寫的情歌,也許根本感動不了任何人。

 

  只可惜那時候根本不懂愛情,更何談對這東西有什麼領悟。

 

  「你這麼聰明當然是及格囉!」下課鐘正巧響起,亞如的聲音隱隱的從隔壁座位傳了過來,語氣中有些笑意。「哪像我啊,你看,三十八分。」

 

  她把考卷遞到我面前,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哪有人不及格還到處炫耀的啊?」轉頭一看,于佳手上拿著她那張七十幾分的「高分」考卷當扇子一樣在臉邊搧著,語氣滿滿的酸意。

 

  「我想讓曉語等下教我嘛,你考七十幾分了不起啊?」亞如對她的嘲諷不以為意,倒是理直氣壯的回了嘴。

 

  「人家孟曉語才考六十分,怎麼教你?」

 

  吼,桃于佳你真的很夠朋友。「亞如,不好意思喔,我對這個單元也不是很熟,你去問別人吧,會了的話我們可以討論啊。」我臉上笑著,但只有自己知道有多尷尬,就因為桃于佳突然來那一句爆了我的分數。

 

  「好啊,曉語我們說好囉!」

 

  「……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亞如跟午說話的時候我就會有點膽怯,總是刻意的想要保持一點距離,又不好擺臉色給她,只好硬裝著友善,充其量也只是客氣而已。還是我對這種穿短裙愛漂亮的女生一直都存在著負面印象?

 

  「孟曉語。」

 

  「嗯?」詩彥踢了踢我的椅子,我轉過去看他,心裡突然有種被拯救的感激。「什麼事?」

 

  「你改錯了。」

  「有嗎?哪裡?」

 

  他把他那張差一分就及格的考卷攤在桌上,手指著某一題被我劃掉的答案,敲了兩下。「這題答案是什麼?」

 

  「D啊。」

  「我寫D,你為什麼劃掉?」

 

  他的語氣有些責怪,甚至讓我感覺到了淡淡的怒氣,我看向他,心裡好多疑問。「你不是寫A嗎?」

 

  「你眼睛壞掉喔?我明明就寫D!」

  「彭詩彥你兇屁啊?」

 

  罵人的不是我,是于佳。其實我正因為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詩彥而感到有些恐慌,我怕惹人生氣,從小就這樣,好像每個人只要對我生氣了之後就會離我遠去,至少過去是這樣,即使我根本不知道我犯了什麼錯,或許是我無知,也或許是他們厭煩我而隨便找個理由把我拋下。

 

  友誼,就是這麼脆弱的東西。

 

  「桃于佳,你自己看嘛,我哪裡寫得像A了?」

  「吼,明明就你自己字醜還怪人家改錯。」

  「說我,你字就美嗎?」

 

  「你字沒有人家曉語寫得美啦。」于佳把考卷放到我手上。「曉語,幫他改回來吧,他真的畫了一隻豬在上面(台語)。」

 

  一下子,我笑了,就因為于佳那句台語,拐彎抹角的像是幫我出氣似的。拿起紅筆重新改了分數,詩彥就這樣高了我一分。「對不起啊,詩彥,別生氣了好嗎?」

 

  他看著我一會兒,只是伸出手撫亂我的瀏海。「沒事,我本來就沒有生氣。」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有些想哭,可能是慶幸最害怕的事情沒有發生,也可能是因為其他我還沒有察覺到的東西。「謝謝。」

 

  「謝什麼啊?是我口氣不好啦。」他漾出那個很好看的笑容,這一笑,剛剛低落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起來。

 

  「演哪齣啊你,為了一隻豬(台語)剛剛還兇人家,現在也不知道跟人道歉。」于佳的台語諧音遊戲又冷冷的竄出,搧著她那張頗高分的考卷,擺明著在對詩彥宣戰。

 

  口水戰。

 

  「你又欺負我聽不懂台語!」

  「洗髮精你還我考卷!」

  「跟你說多少次那是沐浴乳!」

 

  詩彥搶過她那張考卷,見于佳又是一個手刀舉起,立刻往教室外面跑,而于佳追了出去,兩個人在走廊上的奔跑,那身影是讓我羨慕的好感情。

 

  「曉語。」

  「嗯?」

 

  亞如的叫喚把我的注意力從走廊上移開,我看著她,她卻看著窗外,應該是在看外面那兩個瘋狂的人吧。

 

  「你不覺得他們兩個感情很好嗎?」

  「他們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當然感情好啊。」

 

  這次她轉了過來,眼睛直直的盯著我。「你都不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想都沒想的,我搖搖頭。「還能有什麼嗎?」

 

  「比如說……他們在一起之類的。」她一臉認真,但我卻讀不懂那眼神的含意。

 

  我看向窗外,于佳搶到了考卷,正在對詩彥進行反擊,那打在身上的力道一點都沒有留情。

 

  「如果是你,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友情,另一個是愛情,你會選擇哪一個?」

 

  我記得當亞如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雖然沒有馬上回答他,但也沒有想的很深入,十六歲應該是很憧憬愛情的年紀,可對我來說那畢竟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東西,突然這麼提問,我一時間也沒有頭緒。「選哪一個很重要嗎?」

 

  能得到友情就已經很珍惜了,愛情什麼的,不是奢侈是什麼?

 

  「可以不給我這麼模糊的答案嗎?」她還是盯著我,就像要把我盯出一個似的。「像詩彥把D寫得像A那樣。」

 

  模糊不清的答案,就像那個時候,你明明寫的是正解,而我卻用紅筆畫上誤解,分數都出來了、結果都底定了,最後還得讓別人替我改正。也許那張考卷本就不應該交到我手上,因為我太迷糊,沒辦法給你應得的分數;也許當時那樣的期待不應該放在我身上,因為我太沒有自知,給不了相對的回應。

 

  青春的選擇題,你只給我兩個選項,我卻空著不答,不是答不出來,而是沒有發現題目。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