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6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6

06

 

【我們把什麼分成一半,又把什麼抱在懷裡?】

 

  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了好一陣子,上課傳傳紙條,下課在走廊上追來追去,放學又在公車上打打鬧鬧,沒有甚麼特別之處,卻格外愉快。

 

  我跟他都默契的沒有再提起環河公園的事,就連于佳問起,我們最多也只是笑笑,說我們真的搭了下一班車回家。他找我去散步的原因我也不好奇了,人家都說好奇心會殺死貓,我決定遵守愛惜生命的原則。

 

  那天回家後,我看見即時通上(那時候還沒有LINE)多了一個新朋友--彭詩彥。

 

  『謝謝你。』

 

  抬手,我敲著鍵盤。『不客氣。』發出。

 

  簡單的兩句話,我並沒有刻意的去想他跟我道謝的用意,反正不外乎是陪他散心,或者是請他喝綠茶之類的。其實我很高興為他做一點小事,因為這一點點互動我都會覺得很幸福,印象中「朋友」都是這樣的吧?在難過的時候無條件的陪伴,而我有幸先為他做了這件事,這讓我感到滿足。

 

  曾經的遙不可及,竟意想不到的觸手可及……這是我至今對友情的評論。

 

  「喂!孟曉語!」

 

  「嘶……」原本正打算把線穿過針頭的我,被身後的人一推,就這麼直接把針往手指上刺了下去,點點腥紅立刻迅速的竄了出來,我咬主手指,回頭看向那個罪魁禍首。「幹嘛?」

 

  「刺到了?」他一臉錯愕,看起來是沒想到我會受傷。「我看……」

 

  見他伸手就要過來,我往後躲了一下。「沒關係,沒有很痛。」我又不是傻子,他手上也還拿著針。「你叫我幹嘛?」

 

  「我剛剛叫你好久了,你都沒理我。」他尷尬的笑笑。「幫我穿一下線,我弄好久都穿不過去。」

 

  「我沒有聽到你叫我啊,抱歉。」我放下手上的東西,接過他的針線,定睛一看才發現線頭早就岔開,難怪穿不過去。「你介意我舔你的線嗎?你線分岔了。」

 

  他搖搖頭表示不介意。

 

  我把線頭放進嘴裡含了一下,再用手指搓揉有些濕潤的線頭,輕輕一穿便穿過了針。「拿去。」

 

  「謝啦。」他笑著道謝,而我轉回正面,繼續用自己手上的東西。

 

  這堂是家政課,老師要我們用發下來的材料做一個抱枕。這種針線活原本就不是現代小孩的強項,但有一個曾經是服裝設計師的媽媽,我會縫點東西大概就是耳濡目染下來的吧,雖然他老人家說是他教導有方。我曾經問過他為什麼不繼續當設計師,那是他的夢想,媽媽只是摸摸我的頭,說了一句讓當時的我很無法理解的話--

 

  『因為我發現有比夢想更幸福的事情。』

 

  有什麼事情能比夢想還要幸福?某種層面來說,媽媽是一個完成夢想的人,他可以繼續做他喜歡的工作,但他沒有。我記得我小時候有幾件衣服還是他親手做的,穿上他做的衣服,其實跟外面買的差不多,但我知道更多的是那種心意,整整一件把愛一針一針的縫上去,穿著就是幸福。我想媽媽就是喜歡這種帶給別人幸福的感覺,只是他沒有繼續做下去的答案,有說跟沒說一樣,那件比夢想還要更幸福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我不知道。

 

  也許我太年幼,只知道追逐夢想,義無反顧。

 

  我喜歡鋼琴,喜歡跟音樂有關的任何事,好像只有坐在鋼琴前面的時候,琴面倒映出來的自己才是最真實的,我可以任意的表達自己的情感、發洩自己的情緒,可以瘋狂、可以冷靜,我能夠藉著手指看到自己心情波動,可以藉著旋律跟自己對話,即使譜上都有音樂家們注記好的演奏提示,但情緒還是我的,只有彈琴時候,我想怎樣就怎樣。

 

  所以那時的夢想是當鋼琴家,為此再辛苦都沒有抱怨過。當然,那時候我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能不能一直順順利利的走在那條路上,很多事情都是慢慢長大之後才慎重考慮的,可是也很多時候在我們下決定時,才發現太晚了。

 

  「曉語……曉語?」

  「啊?」

 

  轉過身,對上的是詩彥無奈的表情,我笑。「對不起啦,我在想事情。怎麼了?」

 

  「這個!」他拿起自己抱枕的其中一塊外布,然後指著我桌上的其中一塊。「跟你的換!」

 

  「為什麼?」我不解,雖然我們都選擇(那時候)很流行的黑白豬造型,可是我的是白色的,他的是黑色,換了就表示不只黑豬和白豬,而是名符其實的黑白豬了?

 

  他咬著下唇,眼珠子左右滾動著,好像在思考什麼。「嗯……因為這樣比較特別?」

 

  我想了想,的確是。「好啊!」拿起桌上的白布跟他的黑布交換。這樣我的豬就是白臉黑背,他的是黑臉白背,感覺挺有趣的。

 

  「不過你要教我縫喔!」

 

  「你不覺得應該找亞如會比較快嗎?」我指指旁邊那個早就縫完一半的快手。

 

  他看了我一眼,又往我旁邊的亞如看去,最後搖搖頭。「我看你很專業啊,快點啦!」

 

  說過的,能夠幫助朋友是我覺得很幸福的事情。接過他的材料,我在他的兩塊布料後面畫上線,然後穿線打結。「你看啊,要這樣反過來縫,等一下翻出來就會變成正面……」

 

  「每一針的距離要一樣,翻過來才不會醜醜的,或是破一個洞。」老實說他帶的針真的太細,穿過兩塊布需要使一點力,拇指上沒有帶護指套的我,其實在推針的時候一直很痛。「都是反覆動作,懂了嗎……」

 

  我縫了一段距離,想要把東西交還給他,誰知道剛抬頭,就愣住了……原來我們的臉離得那麼近,瀏海都碰在一起了,我就這樣盯著他的眼睛,不知道怎麼辦。

 

  「呃……懂了,我有問題再問你。」沒有很久,他先退開了,沒有看我。

 

  「嗯,好。」我轉回去,拿起材料的時候看見自己的拇指,立刻又轉了過去。「那個……你等一下!」

 

  轉過去看見的第一個畫面,就是他吹自己拇指的畫面,肯定很痛……我從書包裡拿出OK蹦遞過去。「貼著吧,不然會很痛,你的針太細了。」

 

  「謝謝……那你呢?」他接過OK蹦,肯定也看見我的手了。

 

  「沒事啦,我有護指套。」微微一笑,我才又轉回去坐好。

 

  心臟跳得很快,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那麼緊張。但若那時我再敏感一點,就會知道那其實是害羞了吧?可惜我就是沒有想到那一塊。

 

  更沒有想到,為什麼要交換顏色?當抱枕做好的時候,就只有我們兩個的雙色豬最特別,為此我還開心了一陣子,誰知道在別人眼裡那根本就是比擁有了一對情侶豬還要更親密,就像共撐一把傘會比撐同色的兩把傘還要靠得更近一樣。

 

  一個抱枕,我們把什麼分成一半,又把什麼抱在懷裡?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