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5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5

05

 

【泡得太久的茶葉,出乎意料的苦。】

 

  「吶,給你的。」抬眼,是一支棒棒糖,檸檬口味的。彭詩彥用他那張讓人淪陷的笑臉對著我,一副無害的模樣。

 

  我接過棒棒糖,不明就理。「……謝謝。」

 

  因為放學而學生爆滿的便利商店前,他嘴裡含著另一支我不知道口味的棒棒糖,雙手插著口袋,雙眼透著一點不耐煩。「那兩個傢伙好慢……」

 

  「人那麼多,再等一下吧。」我看著正在結帳的人群,手上把玩著那支棒棒糖。

 

  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吃甜的。

 

  回家的路同方向就很容易走在一起,從學校後門走到公車站,再去車站旁邊的便利商店買點一天努力上課的犒賞,幾個人打打鬧鬧成自然,只是我卻有些置身事外……不能這麼說,應該說是比起他們是毫無拘束哈啦的收音機,我更像是安安靜靜的聽眾。

 

  是習慣性安靜,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無從加入?我不知道,也許兩者都有吧。

 

  「周億賢,你車都走兩班了。」見于佳和另一個高大的男生走向我們,詩彥立刻抱怨了起來。

 

  「走兩班就走兩班啊,反正下一班等下就來了。」高大男孩手上拿著一瓶可樂,打開瓶蓋就往嘴裡灌。他是周億賢,跟我們同班,幾次體育課打籃球跟詩彥同隊,兩人就這麼熟起來了。

 

  「走了啦,還搭不搭車啊?」于佳一個催促,把大家都拉到了公車站。

 

  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天,而我卻一點嘴也插不上,說實話我除了有一點點小失落之外也沒有特別難過,畢竟有他們陪在身邊已經很奢侈了,我沒再妄想什麼。摸了摸口袋裡的棒棒糖,我知道我笑了,只是沒搞清楚自己為什麼而笑。

 

  公車來了一輛走了一輛,又來了一輛,然後我們又看著它開走。看來大家是想要陪車比叫難等的億賢,我是沒有什麼意見,這樣跟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又更長了呢。

 

  「啊,周億賢你的車來了!」于佳看著不遠處緩緩駛近的公車,有些激動的抓住億賢的書包背帶。

 

  「我車來了,但是你抓我幹嘛!」億賢拉住自己的書包,死命的要往已經停在眼前的公車擠去。

 

  于佳得逞的大笑了起來,放掉手上的力道,億賢就那樣跌跌撞撞的上了車,車門關上的時候還對著我們做了個大鬼臉--準確來說是對著于佳做的。

 

  于佳也淘氣的回敬了一個,在他那張白白嫩嫩的臉上,怎麼扮醜怎麼都只有可愛。

 

  「屁桃你這樣不行的!轉過去扭扭屁股不是比較有效嗎?」詩彥悠然的站在一旁咬著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說著。

 

  于佳轉了過來,如果這是漫畫,那他額頭上應該會有一個井字跳啊跳的。「你為什麼不去死?」

 

  「哈哈,因為我還沒活夠啊!」詩彥扭了一下身子閃過于佳的快掌,一臉得意。

 

  「曉語!你幫我抓住他!」

 

  我兩手一攤,無奈的看著兩個繞著我追打的人。什麼時候我才能像這樣有個人可以追來追去?

 

  「好了啦,車都來了。」同時拉住兩個人,在我差點被他們甩出去之前停了下來。

 

  拿出悠遊卡,我攔了車,這一天的熱鬧終於快要到了終點,終點線寫著待續,只是這個待續還得先熬過一個週末。等到我們各自下了車,再見面就是兩天後。

 

  「等一下!」就在我準備上車,書包就被身後一股力量拉住,逼得我後退幾步。「于佳你先回去吧,人太多了,我跟曉語搭下一班。」

 

  是詩彥,他拉著我的背帶,朝著被整車沙丁魚幾得錯愕的于佳揮手。而被放生的于佳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載走了。

 

  那班車帶走了大部分等車的學生,空了許多的車站突然安靜下來。我滿臉疑問的轉頭,卻只看見詩彥淡淡的笑容,想問也問不出來,因為他好像知道我會問,所以回答了。

 

  「陪我散步。」

 

  四個字,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就這樣點頭答應,也許他根本也沒有打算問我的意見,而是強制的把我留了下來。

 

  散步……

 

 

 

  剛下過雨,我承認我很喜歡這樣蔭蔭霧霧的氣氛,很清新,卻也少不了那一點點渺茫。比起剛剛在第八節課上一邊寫考卷一邊窸窸窣窣懊悔自己沒帶傘的哀號,那時空氣中的雨焦味當然沒有現在來得……甜?

 

  用幾年後大學畢業的我來說,應該是「心動」。

 

  走在濕漉的行人步道上,詩彥在我的左邊。環河公園沒有多少人,我們兩個穿著制服、背著書包走在路上,也不顯得突兀。我一直很享受這種寧靜,只是以往都是獨自品嚐,今天有一個人在我身邊,好像多了那麼一點安全感。

 

  「不問我為什麼要你陪我來嗎?」

 

  我笑了笑,搖頭。「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飲料店的茶是現泡的,要喝嗎?」

 

  微風迎面吹來,吹來了濕濕的水分子,吹來了淡淡的輕鬆。我記得國中畢業的暑假我買了一部小說,女主角最崇尚的生活--

 

  『一杯香茗,一卷書,偷得半日閒散;

  一抹斜陽,一壺酒,願求半世消遙。』

 

  當然,16歲的我們,酒是碰不得的。

 

  我看見他恍然的點頭,然後我帶著他來到那家店,叫了兩杯綠茶,就坐在看得見河邊的位子上,面對面的雙人座,卻都沒有看著彼此。

 

  「如果心情不好的話,喝茶可能會好一點。」

  「我以為你只喜歡喝檸檬紅茶。」

 

  「如果紅茶裡面沒有加檸檬的話,我是不太喝的。無糖綠茶才是我的最愛,」我笑,看著店員送到桌上的兩杯熱茶。「尤其是現泡的。」

 

  捧起茶杯,我想我喝下的是他回給我的沉默,而我並不以為意。我對於他為什麼要我陪他這件事還是好奇的,不問也只是因為沒有鼓起勇氣,而且我想每個人都有選擇哪個朋友在自己身邊的權力,只是剛好我沒有拒絕罷了。

 

  許久,他出了聲音,藏在微風裡,飄進我的耳朵。「你身上有股讓人放鬆的特質。」

 

  「還是覺得跟我在一起可以學到一點懶惰?」我問。

 

  他笑了,視線定在水上踩船的人們身上,而我看著他。

 

  「跟你一起的時候特別輕鬆自在。」

  「嗯,我知道。」

 

  特別隨性、特別好說話,也特別好利用、特別好欺負,更特別好甩開、特別不用顧慮我的心情。這是我從小到大對所有跟我說過這句話的人的印象。可是我沒有把這樣的想法用在詩彥身上,至少我覺得他不是這種人,我也不想相信我都到高中了還這麼沒眼力。

 

  「你少在那邊臭美。」

  「你說的話又不像讚美,我應該說謝謝?」

 

  語畢,我卻對上他驚訝的雙眼,好像發現了什麼新世界似的。「原來你也會這樣說話?」

 

  他是說嗆回去這件事情嗎?「你可以再跟我熟一點。」

 

  某種程度來說,這是我這幾年以來做過最勇敢的決定,好像因為眼前的這個人,心裡那個被封閉的角落好像可以打開一點小縫縫。

 

  「我會的。」他喝完了他那杯茶,皺起眉頭。「底下有點苦。」

 

  店裡傳來細細的音樂聲,華爾滋的拍子配上淡淡甜蜜的旋律,女歌手乾淨的聲音唱出歌詞,好像在說一個千年的愛情承諾。正當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歌詞上時,竟不經意的聽到一個好聽的男聲。

 

  尋聲抬頭……隨即愣住。

 

  〈A Thousand Years〉,這是詩彥告訴我的歌名,而我並不知道我竟然從此刻開始喜歡這首歌,而且深深愛著好幾年,害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喜歡這首歌的旋律,還是當年輕輕哼唱的男孩。

 

  我抿了抿嘴唇,感受著茶葉回甘的味道在舌頭上漫延。果然茶葉苦盡甘來的感覺比直接嚐到甜頭要好得多,清香又不膩口。坐在對面的他,還在因為杯底的苦澀而皺眉。

 

  我也把我這杯喝完,當然,也皺起了眉。剛剛光顧著聊天,完全忘了要把茶包拿起來,泡得太久的茶葉,出乎意料的苦。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