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2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2

02

 

【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為了升學考試而選擇跨學區就讀,付出的代價就是必須比別人還要早半個小時起床、早半個小時出門、花一個小時坐車、早半個小時到校,別人早餐可以好好的坐在早餐店裡享用,而我卻一邊背著單字,一邊啃著三明治,然後昏睡在空蕩蕩的教室,等早自習的鐘聲響起,再渾渾噩噩的面對上課考試。

 

  日復一日、又復一日……

 

  就像現在,我拿著國文課本,看著那些古文複雜的解釋,用混沌的腦袋將它融會貫通,稍早的時候為了趕車就還沒有買早餐,沒有食物的鼓勵,一點精神都沒有。

 

  天還矇矇亮呢,似暗非暗的天色就好像現在的心情,雖然不煩躁但也不平靜。我放下手上的課本,無力的抬頭看著天空,還有迅速閃過窗外的街景,剛剛甦醒的大地,好像只有我這裡忙碌而已。

 

  『下一站……』

 

  其實下一站停不停、有沒有乘客都不關我的事,還是收回自己亂飄的視線,專心課本……等一下,那不是……

 

  彭詩彥?

 

  「孟曉語?」

 

  其實很多愛情故事都是在公車上邂逅,可是每個人在當下都只會當作一般的巧遇,特別是在車上遇到同班同學的時候。

 

  「早安。」他坐到我身邊的空位,熱情的跟我打招呼。

 

  「早……」我看著他拿出英文課本,心裡冒出疑問。「今天早上不是考國文嗎?」

 

  「那個我背好了啦,下午的英文我還沒念。」他看起來很有精神,不像我滿滿的睡意。

 

  我把視線放回國文課本上,上面密密麻麻的筆記早就成了另一個星球的文字,即使眼睛還是盯著它,卻再也無心背下,腦袋裡裝著空白的顏色,卻只是下意識的往窗外看去--微微出頭的太陽,灑在臉上暖暖的光線,還有突然明亮起來的心情。

 

  其實我想過轉頭看看他,卻沒有提起足夠的勇氣,或許是不想打擾他念書,或許是還不熟識,或許……還有其他。只是我還沒有聰明到那種程度,猜不到除了心情好之外還有什麼想法,單純的覺得這樣跟他並肩坐在一起,就像得到了半生閒適的那種舒服感。

 

  「孟曉語?」

 

  等到再醒來,映入眼簾的是他的笑容,他拍了拍我,然後將我的國文課本重新放到我手上,而我卻還稿不清楚狀況,甚至連我自己睡著了都不知道。「嗯……?」

 

  「快到站了。」他先站了起來伸手按住下車鈴,看起來是要等我一起下車的樣子。

 

  簡單收了收書包,我才剛站起來,車子一個急煞害我又跌回椅子上。

 

  「哈哈哈,沒事吧?」他把我拉了起來,詢問我的語氣雖然帶著關心,可是臉上的笑容卻有一些幸災樂禍。

 

  我搖搖頭,背起書包就往開了的車門走下去。不是我感到丟臉,也不是我害羞,而是有更多的懊惱。其實根本不用那麼急著站起來的,等車停了再走也可以,我只是純粹不想讓他等。

 

  只此,而已。

 

  我想是個性使然,我不喜歡麻煩人、不喜歡讓人等、不喜歡被幫助。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認為在這個世界對人釋出善意之前,先關心人的就是傻瓜,所以孤立自己似乎成了一種最自在的方法。不求助於人就不會欠人情,不欠人情就不會建立起友情,沒有友情就不會放太多感情,沒有太多感情就不會不小心傷害別人的心,不傷別人的心就沒有離情,沒有離情就沒有必要對周遭有所感觸。

 

  活在自己的蝸牛殼裡,我的世界只有我一個人。

 

  看著漸漸走近的校門,我停了下來。「那個,我要去買早餐,你先進去吧。」

 

  走在我身邊的他也停了下來,從英文單字裡抬起頭。「對喔,我也還沒吃,一起去買吧。」

 

  我笑。「好。」真是久違的感覺,多久了,沒有人跟我一起做什麼事情,就算只是渺小的買早餐。

 

  「你不說我還沒想到呢,肚子很餓。」他大步的走進早餐店,熟練的抽出菜單。「你要吃什麼?」

 

  「培根蛋餅,」我並沒有看著菜單,低著頭翻找著自己的錢包,只是很習慣的說出最喜歡吃的東西。「還有一杯檸檬紅茶。」

 

  數剛好了零錢,我抬頭卻看見他一張驚訝的臉皮,喔不,是表情。「怎、怎麼了?」

 

  他搖頭,笑著將菜單放回去。「老闆娘,我要兩份培根蛋餅,還有……」

 

  其實吃一樣的東西並沒有什麼稀奇,早餐店也不過就那幾種,只是我忘了我飲料要……

 

  「兩杯檸檬紅茶都去冰!」

 

  我愣住了,看著他,而他只是轉頭跟我伸出手。

 

  見我還沒反應過來,他直接把我手上的零錢拿走。「我可沒錢多請你那一份喔。」說完又笑得跟早上看見我跌倒一樣。「開玩笑的啦,不要在意。」

 

  我是沒在意他開我玩笑,只是還沒追上他轉移話題的速度。

 

  「我跟你說喔,超巧的,我剛剛才想要點培根蛋餅,結果你就說出口了,」等待的時候,他說起剛才的情形,語氣與表情有著我沒看過的興奮。「更巧的是你剛剛點檸檬紅茶,你也喜歡喝酸的嗎?」

 

  「嗯。」我笑著點頭。但其實我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他說「檸檬紅茶去冰」的時候。

 

  「但是我自作主張幫你的飲料去冰了,沒關係吧?」

 

  看著他臉上的歉意,我再次默默的感嘆他表情的變幻多端。「沒關係,我本來想跟你說的,結果你已經幫我講好了。」

 

  「所以我們喜歡的東西根本就一樣啊!哈哈哈,總覺得你這個朋友我不得不交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像發現了一個寶。

 

  那時候的我還有那個信心說自己是他發現的寶,但等過幾年回首,才發現他那只是找到了一面鏡子,剛好反映了他的可愛。

 

  「孟曉語,吶,你的。」早餐做好了,老闆娘貼心的幫我們裝在一起,他卻把自己的那一份拿了出來,把袋子給我裝著。

 

  「謝謝。」接過早餐,我轉身繼續往校門走去,而他跟著。

 

  朋友。都多久了,早就習慣一個人,朋友這個詞好像很久沒有聽到,竟然有一種怦然。身邊這個人,這個人臉上的笑容,笑容之中不吝嗇的善意,善意是對我釋出的嗎?不習慣,真的不習慣!是不是我孤單太久,也開始渴望這樣的友誼?

 

  走到教室,還沒有多少人,空蕩蕩的教室只有三三兩兩同學趴在桌上。我拿出雜記本準備要交,才剛拿出來就被抽走,抬頭,是彭詩彥那樣讓人無法拒絕的笑容。

 

  「謝謝。」總覺得這樣被動的接受他的幫忙,而我卻只能一直說謝謝。我不喜歡這樣,卻不忍心對他說一個「不」字。

 

  「順便的,不要謝。」他走到講台前把雜記本放好,途中跟幾個同學打了招呼。

 

  我想他的好人氣就是這樣陽光的個性建立起來的,要說羨慕,還真的有那麼幾分。

 

  拆開裝早餐的盒子,我才剛想要安安靜靜的享用這令人振奮的香氣,一個影子閃到我面前,桌上瞬間又多了一個盒子,還有一雙快速拆盒子的手。

 

  彭詩彥坐到我前面的位子上,轉過來似乎是想跟我一起吃早餐。

 

  「你坐在那邊,等下那個同學來了怎麼辦?」

 

  「現在還早啦!」他笑了笑,把我跟他的檸檬紅茶都插上吸管。「好朋友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一起吃早餐!」

 

  好朋友……一個早上的接連巧合,已經可以讓我們從不熟的同學發展到朋友,再到一起吃早餐的好朋友了嗎?

 

  但是如果他想要在這裡吃,我也沒什麼意見,畢竟前面那個座位不是我的。

 

  「對了,曉語。」

 

  我抬頭,看著他,卻只看見他低著頭咬吸管的樣子。「嗯?」

 

  「曉語,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是「曉語」,不是「孟曉語」。

 

========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