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尋芳客

2018/10/16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 尋芳客

       鰥居以後,正值盛年的仇振耐不住那份猶若來自靈魂深處的寂寞,常常被孤獨折磨到難於忍受。廁身鬧市在人潮裡擠擁徘徊,吵雜聲裡依然無法揮走空虛;午夜輾轉,在全身滾熱的煎熬中猛醒起丹田內澎漲的慾念是作崇的根源。

       陰陽不調和,難怪斯文溫順的外表竟有著野生的 蠢動。晃過的女郎,他的微凸眼睛猶如透視鏡般把燕瘦環肥的眾肉體慢慢觀看;盯著了個目標,想像已急不及待的撲上去,向著豐滿的胸脯飛噙大咬。幻景並未能解決現實的飢渴,終於、他瀟灑地拉下面具,擠身燈紅酒綠的風化區,成了一位揮金如土的尋芳客。

       在虛假笑容堆中,那些出賣的肉身一切迎合動作,好像上了發條或裝著電池的洋娃娃,千遍一律。在冷冰冰的接觸征戰過程,還沒結束時他已厭倦倦,鳴鼓收兵並發誓絕不再來。可是不久他又像游魂般任隨邪念驅使,如此矛盾的過著縱慾的生活。

       那晚濃烈酒精如火的又燃燒起他難於壓制的獸性,三分醒的念頭,促使他走到海灘;月色溫柔照映,孤星冷冷,寒風微拂,浪花如泣如訴。水珠濺濕了褲管,仇振返身行至岸邊,堤旁石椅上坐著一位白衣如雪的東方婦女,幽怨神色仍掩不住 她的艷麗。驟然發現佳人,錯愕間竟然心生喜悅,唐突行近,眼睛已被吸引,透視那玲瓏身段。

       四目交投,電流感應如磁鐵相吸,她展顏浅浅露齒,他頷首為禮,君子淑女邂逅的過程莫不如此。兩顆孤寂的心突然相遇,傾談中他強壓著的那點歪念頭竟如脫韁野馬,她發自身體的氣味宛如春潮期雌獸的訊號;令他神魂飛馳,震撼心靈的感覺是風化場地那些女體所無法給予的。

       迷迷糊糊的拉起她柔軟的手,踏沙漫步,細雨輕飄時他送她回去,車子却停進自已的車房。她羞羞澀澀的沒有太強烈的反抗,有點半推半就和依依難拾的情意,更使他興奮萬分,完全投入了這場艷遇的狂喜裏。

       沒有金錢交易的情慾、畢竟能使一個在妓女堆裡打滾的尋芳客,感到千百倍歡欣。他輕憐蜜愛地吻著她,小心奕奕,好像她是翠玉刻雕的。摟抱著她,才漸漸發現她竟也如那些神女,完全挑不起應有的熱情,全身也冰涼似玉,把他體上燃燒著的慾火一絲絲的凍却却。

       他不死心的掙扎,伸手進入她的衣服裡,碰觸到的不是彈性的肌膚,那些浮凸竟有如空空的氣體?她順從的任由他粗野的脫落一身白衣,麗人的身體居然無物,宛若隱形人般在眼前消逝,忽然、她清脆的笑聲遠遠傳來。

       仇振魂飛魄散的狂奔而出,從此、風化區再也見不到他這個尋芳客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2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