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記憶殘片 - (四) 河允書:當風吹散了雲霧,它們仍然閃耀

2018/10/10  
  
本站分類:創作

番外 記憶殘片 - (四)	河允書:當風吹散了雲霧,它們仍然閃耀

  握著麥克風站在台側,不做為「YouRock!」的允書,只做「河允書」,一個回到起點的「河允書」。

  高中畢業之後,我回到韓國,參加了很多不同的選秀,在各家經紀公司來來回回,最後成了以偶像為志願的練習生,幾年後站在這裡,面對一個全新的挑戰。

  「下一位練習生,請上台!」

  舞台,只需要全力以赴的享受,這是我在台灣的回憶裡最美麗的一段……

  也是最無法割捨的一段。

  「大家好,我是來自Grass Music的練習生河允書。」這是樂團解散後,第一次再站上舞台。

  「曾經在台灣以樂團出道過……其實我也有耳聞這個團體,怎麼會來參加比賽呢?」正中央的導師問道。

  意料之中,無法避免。

  「那時候大部分成員都是高中生,想先以課業為主,所以後來就解散了。」當然,這只是藉口,是我們逃避自己的藉口,現在再拿出來說嘴,根本自打巴掌。「之後我回到韓國,自己再找經紀公司,重新練習。」

  「不會覺得可惜嗎?」

  「抱歉比較多,我一直忘記寄泡菜給他們。」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他們到機場送我的那天,吉努哭腫了眼睛要我有空給他寄泡菜,不知不覺笑了出來。

  也是那天,我跟他們立下約定,會努力成長給他們看,會蛻變成一個獨立的河允書,成為他們的力量,像他們成為我的力量一樣。

  可當我回到韓國,卻在原地打轉了好久,在最不如意的時候,總是要到漢江邊跑上一兩個小時,跑到雙腿打顫、毫無力氣,癱倒在草皮上質問星星為什麼要離我這麼遠,質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愛鑽牛角尖?

  這麼累,何必?

  可是每每一場自我質詢後,隔天我還是會準時到公司打卡,準時走進練習室,繼續無怨無悔的日常。

  記得有一次,剛結束月末評價,成績並不理想,我在漢江跑了兩個小時後,吉努打電話來,我猶豫了好久才接起。

  「喂?吉努喔?」

  「你在練習嗎?」電話那端的他,臉頰長了些肉,很像人家說的幸福肥。

  「嗯。」

  「給你看個東西!」鏡頭帶到了燦尼哥和阿澤哥,阿澤哥的平頭沐浴在燈光下看來特別刺眼。

  「哇!哥你頭怎麼回事?」幾乎無法控制的,我大笑出聲。

  也可能是故意的,想著這麼用力笑的話,是不是能逼走一點沮喪?

  「阿澤哥要去當兵了……你笑得比吉努還誇張。」

  「對不起,我沒想到哥的頭原來這麼圓,像燈泡……」

  笑著笑著,竟笑出淚了。

  「那不是圓形!煩欸你們……」

  「啊……原來哥要去當兵了,什麼時候回來?」

  我沒想到我是這麼想念他們。

  「明年夏天。」

  「哥要照顧身體,練八塊肌回來。」

  「都給你說就好啦,你練給我看!」

  真好,可以開始一個全新的生活,還能擁有一個歸期。

  我呢?我的歸期呢?我還能回去嗎?我的承諾有兌現的一天嗎?

  如果當初沒能阻止姐離開是我們的懦弱,那現在的我是否永遠找不回她?儘管沒人知道她為什麼要走,我寧願執著地相信是因為「懦弱」。

  是「我」太弱小,才會在哥哥們打算解散時沒有力量反對。我明明看見他們垂頭喪氣,明明理解他們力不從心,我卻沒有勇氣站出來拉他們一把,反倒讓他們一拐一拐地拖著什麼都做不到的我。

  如果我繼續依賴他們、繼續想念他們、繼續做他們的小忙內,我還可以長大嗎?還能問心無愧地說想成為他們的力量嗎?

  我不想再成為他們的累贅,我必須長大,大到成為他們的大樹。

  「既然哥要入伍,那我也趁這個機會說,我做了一個決定,我想認真履行跟你們的約定,所以直到完成約定的那天為止,我不會再跟你們聯絡。」

  這個決定或許莽撞、或許無理,但他們給了我一個充滿信心的微笑,我會緊攥這份信任,直到承諾兌現。

  「啊,好可愛……」另外一位導師突然摀著臉,我能看見她泛紅的耳朵,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面前金字塔上的練習生們都在笑,我記得這種笑容,第一次見到姐和阿澤哥的時候,他們就是這樣笑的。

  「你今天要唱跳嗎?還是有其他不一樣的表演呢?」

  「我準備了唱歌,但是如果老師要求……我可以跳。」老實說,我的舞技並不像在場的人一樣厲害,這句話講得戰戰兢兢。

  「知道了,請開始表演。」

  寂然恬靜的前奏像綿綿細雨落下,〈Starry, Starry Night〉是我所有夢想的起點,從記憶中星輝斑斕的天空中到映著光芒的湖水,我像划舟而過的船夫,伴著夜風唱歌。如今繁星不再閃亮,回憶在漆黑中羅列,像雪地般冷冽,船擱淺在岸邊,我像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敘述那些感同身受的故事,用雲淡風輕的語氣,窩囊地坦承自己有多切身的痛。

  「你好,我叫姜璘。」漫長的初評錄製結束後,我躺在宿舍床上,有一隻手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宛如黑暗中突然點亮的燭光。

  姜璘哥是我在這裡第一個認識的人,當練習生的時間很長,在比賽期間一直很幫助我,我們交換了很多想法,很多不同方面的經驗,一起通過了很多不同的關卡;對決過、吵架過,在短短幾個月內,他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很清楚他如何從經紀公司退出來,熬著寂寞獨自練習;他也知道我如何墜落谷底再爬起來,下定決心實現跟團員們的約定。

  「就像你依賴他們一樣,他們也一樣依賴著你。」決賽前一晚,我才把所有的故事講給他聽,他聽完後,道出了我從沒想過的觀點。「儘管過去他們總是在你身邊幫你解決大大小小的事情,你同樣陪在他們身邊走過了這些風風雨雨,沒有誰比較依賴誰,現在他們或許正是因為你努力向上爬的樣子受到鼓勵,所以他們才會重新站起來,你的隊長姐姐不是也回來了嗎?」

  「啊,哥!」

  「好啦好啦,宥亭妹妹,可以了嗎?」他已經可以預測我想說的話了,急忙改口。「真的是,一天到晚用年紀來攻擊我,臭小子。」

  「哥,謝謝你。」

  「我才要謝謝你和你的團員們。」他漾出對我伸手時那張溫暖的笑。

  然而,那個約定仍然需要一個認可,但我沒有想到認可來得這麼猝不及防。

  當最後出道位公布時,我真的不難過,我知道我沒有愧對付出過的一切,毫無遺憾地完成了所有舞台。夢想其實是成千上萬個起點疊起來的階梯,今後將繼續努力爬上更高的金字塔。

  「現在請允書也發表感言吧。」

  就在我接過麥克風時,台下的觀眾突然都騷動起來,尤其是我的粉絲,全都指向親友座位區。

  我不記得有讓媽媽來……

  「謝謝你遵守了約定」大大的幾個字列在眼前,這瞬間我才發現……我的階梯上,他們都在。

  「我真的全力以赴了……謝謝大家!」

  原來,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是單獨的「河允書」,一日「YouRock!」終身「YouRock!」;原來星星一直都在,只是暫時被雲遮住了,當它們重新探頭,當風吹散了雲霧,它們仍然閃耀,我可以重新仰望那片星輝斑斕。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