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黨 悪党@畫心女神愛閱讀2018

2018/8/21  
  
本站分類:藝文

惡黨 悪党@畫心女神愛閱讀2018

下載 (1).jpg

惡黨

悪党

 

作者: 藥丸岳

譯者: 葉韋利

出版社:春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9/09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280

 

【讀後感想】

    面對一個殺害自己親生兒子的兇手,在他服完刑責,出了獄,那股失去摯愛的疼痛仍然無法平息,甚至燃起的是更為瘋狂的憤怒,為什麼自己的兒子死了,這人卻還能如此快活的生存著,那麼我死去兒子的性命難道就不是人命嗎?

    復仇的慾望每每在胸臆中翻飛著怒火,想到自己死去的親人,那股想殺人的衝動想壓也壓不下來,但是卻也不想再過著這種終日沉溺於悲傷的日子,請給我一個不再繼續恨他的理由,給我一個可以寬恕他的理由。

    細谷夫婦請託偵探佐伯修一調查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在他出獄之後的人生,甚至還請佐伯先生判定這個凶手是否值得原諒?

    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可以如此兇殘,在下手殺害他人之後仍覺得不在意,在故事裡我看到了一段話:

    因為從來不覺得誰重要,所以也不太懂得心愛的人被殺害會有什麼感覺。

    或許這就是從沒有擁有過又怎麼會在乎自己是否失去呢? 也或許是因為自己從未擁有,所以選擇毀滅別人來試試看,看別人痛苦就好像補足自己所沒有擁有的缺憾,多麼扭曲的想法。

    何謂惡黨?

    惡黨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也不去想,不去奢望能夠獲得赦免這種麻煩事。不過,惡黨一樣清楚自己在奪走他人所愛時,自己同時也會失去寶貴的東西。即便如此還是做了壞事,所以才叫惡黨。

    臨死前我會把自己奪走得跟失去的兩方放在天平上秤秤看。

     坂上自己知道他從細谷身邊奪走了無可取代的親人,所以他才選擇下半輩子也放棄自己心愛的人,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夠完成贖罪,才能夠得到諒解?或許無論做什麼都無法被原諒,那麼也讓他失去自己心愛的人以表贖罪。

     佐伯修一面對殺害自己姊姊的兇手,無論如何都無法釋懷,而且姊姊將死的那一刻還期待自己的弟弟能夠拯救自己,那是多麼叫人撕心裂肺的痛楚,每每想到那些人用如此殘酷的方式對待姊姊,身為弟弟無能為力的他,這些傷害是讓他這十五年來無法真心愛一個人的原因,失去心愛之人的痛楚無法有任何一種方式可以修復,兇手不只殺害了他姊姊,而是連同深愛姐姐的所有人都被兇手殺死了,讓愛他的人與之一同陪葬。

    在這一路上陪伴佐伯修一的冬美,她為他冒險,疼惜他,為他犧牲。

    冬美也曾有過一段不堪的過往,因此她特別明白修一的痛楚,因為寂寞的人才能體會他人的寂寞,因此東美才會對修一說出這樣的話。

     難過的時候不要一個人面對。

     因為知道一個人獨自面對時會有多悲傷,所以希望自己深愛的人悲傷時不要覺得表露脆弱而感到羞恥,雖然遇難的不是自己的姊姊,但仍然想與修一一同面對這樣的悲傷。 

     這樣的愛就像莉莎愛著坂上一樣,雖然不是自己下手殺人,但因為愛這個人,疼惜這個人,所以願意犧牲自己與之一同承擔罪刑,一同承擔痛苦。

    上回看了藥丸岳老師的「友罪」,如果一個重罪殺人犯想要跟你做朋友,你願意嗎?

我還記得當時我的回答是,倘若他願意重新做人,我願意給他機會,跟他做朋友,但那是基於我不是被殺害的被害人家屬的立場。

    在惡黨裡,所看到的視角是以被害人家屬的角度,倘若詢問我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是否能夠原諒他,我想說,我真的沒有辦法。

    雖然有些更生人出獄後確實是想要重新做人,但是想到自己去世的家人,卻怎麼也快樂不起來,也無法選擇原諒,甚至會有滿滿的怒氣,倘若自己的家人此時此刻還活著,肯定比這更生人所過的日子還幸福,都是這個更生人奪走了家人原本該有的幸福人生,最讓人憤怒的是,更生人出獄之後選擇再犯,沒有悔意,甚至反過來憎恨被害家屬讓他落到這種不堪的田地,這一切都是別人的錯,像這樣的人,有這樣邪惡至極的心態,還可以被稱之為人嗎?這樣不該稱為人的傢伙還應該存活在這世上嗎?

    這些傷痛就算再過十年,三十年也無法被沖淡,但是要一直生活在憤怒中也不是辦法,因此很多人轉而尋求信仰的幫助,來安撫自己終日無法平靜的心,藉由宗教的力量來轉化內心的傷痛與憤怒,或是尋求心理諮商治療。

    有一個朋友曾經出過一場嚴重的車禍,被酒駕的替代役一車四人給撞傷,機車騎士重傷,機車後座乘客,因肇事車輛想要逃逸,將機車後座乘客捲入汽車底盤傷重致死,當場沒有生命跡象,酒駕的司機棄車逃逸回替代役所,並無任何下車察看的動作,最後自首逮捕歸案。

    我問過他: 「那個肇事者的媽媽有來看過你,但是那個肇事者卻一次也沒來醫院看你,也沒給死者上香,他也沒錢賠你,最後選擇被關,現在出獄了,你的傷雖然好了,但也永遠留下後遺症,如果他現在重新做人,來跟你道歉,你會原諒他嗎?

    他現在想起來這些事情,在他的內心仍然隱隱作痛,他說: 「要說原諒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我受傷的地方又無法回復,我住院時所錯過的美好事物與時光也無法倒流,而且如果真的要問原諒不原諒應該是去問死者的家屬吧! 至於我就只能選擇放下,我還活著,我只能將死者失去的那一份加倍的為他好好活下去,至於他,我不願再多想。」

    放下,多麼簡單的兩個字,卻多麼困難做到的事。

肇事者的家屬所面對的是他人的指指點點,也間接承受了肇事者的罪刑,等於他犯罪的同時,家人也一起犯罪了,被逼一起承擔自己根本沒有犯過的罪。

    藥丸岳老師的故事寫實且客觀,多方視角說出每種不同身分的人所會有的想法與情緒,不會隱藏任何罪惡細末,也不會給予偏頗想法觀念將人錯誤引導,而是將故事如實呈上,一步步拆解前因後果,來龍去脈交代清楚,沒有任何曖昧模糊地帶,直擊人心的用字遣詞,震撼著自己的內心真實感受,無地閃躲,藥丸岳老師很明確的道出人們的邪惡慾望以及人們所展現的軟弱無助,很喜歡藥丸岳老師的作品,精準揭露寫實社會犯罪景象。

    推薦給喜歡懸疑犯罪社會寫實的朋友 好評閱讀 五顆星 ★★★★★

    ★ 已改編為影集在2012年播出,由瀧澤秀明演出佐伯修一。

下載.jpg

 

【內容簡介】

 

江戶川亂步獎得主 藥丸 岳

細膩刻劃犯罪者與犯罪被害人遺屬的內心糾葛,社會派推理小說傑作!

 

善惡之間 誰才是真正的惡黨?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推薦選書

  ●金石堂9月強推書

 

  犯罪被害人遺屬要拿什麼來原諒罪過呢?

 

  對那些至愛被殺的人們而言,事件不會成為過去的新聞。然而,被害人遺屬應該拿什麼來原諒犯罪者的罪過呢?犯罪者又要做什麼才算贖罪了呢?被遺留下來的人們為了自行定奪,或許必須選擇成為跟犯人一樣的惡黨……

 

  在偵探社工作的佐伯修一,接受一對老夫婦的委託,調查當年殺害兒子的兇手,此人已經離開少年監獄重返社會。

 

  我想知道究竟該不該赦免這個人。如果該赦免他的話,我希望你們能找出讓我接受的理由。

 

  原先不太願意接受委託的佐伯,卻在偵探社社長木暮的命令下展開調查。其實,佐伯的姊姊在他小時候也慘遭殺害,他本身亦為被害人家屬。因此,在他陸續經手幾宗「犯罪加害人的追蹤調查」,面對加害人與被害人家屬之間,激起了佐伯的動機,決定追查當年殺害姊姊兇手的現況……

 

  ──殺害你姊姊的兇手,要讓你看到他們什麼狀況才會覺得可以原諒他們?

 

  犯罪被害人遺屬要拿什麼來原諒罪過呢?

  若是你的話,有辦法原諒嗎?

 

【作者簡介】

 

藥丸岳

 

  日本推理小說家,一九六九年出生於兵庫縣明石市。一九八八年畢業於駒澤大學附屬高中部,日本推理作家協會會員。小時候就開始熱中於電影,特別喜歡史蒂夫•麥昆(Steve McQueen)。後參加日本劇作家聯盟培訓班六十六期畢業,師從劇作家西条道彥。

 

  他以敏銳的目光捕捉現實社會中法律的死角,憑藉《天使之刃》中精密的思考和層層的鋪墊,獲得了第五十一屆(二○○五年)江戶川亂步獎。亂步獎獲獎時的筆名是秋葉俊介,後在逢坂剛的建議下改變為現在的筆名。並由此成為一位新生代的推理大師,活躍在日本推理小說的舞臺上。

 

  著有《友罪》、《惡黨》、《闇之底》、《虛夢》、《刑警的目光》、《Hard Luck》、《死命》、《逃走》等。

 

【譯者簡介】

 

葉韋利

 

  1974年生,水瓶座。

  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

  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

  享受低調悶騷的文字cosplay與平凡充實的生活。

  譯者葉韋利工作筆記FB專頁:www.facebook.com/licaworks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29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