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瓊表姐

2018/7/30  
  
本站分類:旅遊

順瓊表姐

順琼表姐與心水合影於多倫多、右屋為表姐家左為其子陳榮住處2018年6月26日婉冰拍攝

 

 

       到達多倫多國際機場過了安驗關卡後、習慣快步的我經常忘了等待身後的老伴,心想反正有長女美詩與外孫李強的照應,便急不及待的向前走。

       一眼認出接機人群中焦急期待的順瓊表姐、隔著厚玻璃向她搖手;離別四十年後再重逢,這位資深美人的輪廓除了頂上幾點飄霜的髮絲外,變化不太大。她卻迷茫的一時無法確認眼前人,証明我的外相早被歲月無情搓弄到讓故舊也感陌生啦!

       向來是隨著內子婉冰、對她這位比我大兩歲的鄧順瓊表姐簡稱「瓊表姐」,她是婉冰大舅父的三女兒,也是眾多表姐妹中為我最熟悉的表親。故國淪落易幟後,各自為了茫茫前途而徬惶,親友之間便鮮少再相聚了。

       近年來透過電話、電郵等方式,當年失散的一眾至親友好們,均在不同時期再續前緣,或魚雁往還或電談或網絡電郵聯繫、或彷如隔世般的重逢,無時無刻上演著多彩人生的一幕幕悲喜劇。也忘了兩表姐妹是何時何地用了何種方式,在分手多年後重新接駁上「電流」了。

        年初定下赴美探親的計劃,初始是沒想到去加拿大,到舊金山參加完孫兒在史丹福大學的碩士畢業禮後。我個人最想去的是紐約市、北卡羅來納州或佛羅裡達與老友們相見。而婉冰首選的卻是多倫多市,要與順瓊表姐重歡聚。

        幾經磋商討論,在與瓊表姐通電話時,沒想到被她誠意打動,最重要的是她一再用「尼亞加拉大瀑布」誘惑我。口齒靈利詞鋒甚健的瓊表姐終於說服了我,婉冰自然萬分高興。沒想到孝順的長女不放心,便也帶同李強陪我們同往。

        因緣成熟後終於遂了婉冰心願,得與兩位表姐重逢並同時認識了表姐的兒孫輩們;一言九鼎的瓊表姐果真讓我們觀賞了名聞遐邇的尼亞加拉瀑布。五天的多倫多行最讓我開心的、卻是由瓊表姐親自駕車並當導遊,載我們去多倫多市觀光,沿途解說外更是妙語如珠,笑聲如銀鈴盈滿一車的歡樂。

心水  順琼表姐(左)與婉冰於尼加拉瓜瀑布.jpg

順琼表姐(左)與婉冰於尼加拉瓜瀑布前留影2018年6月27日心水攝

 

        六月廿五日早餐後、熱情的主人信守承諾,親駕老爺車為我與婉冰導遊加拿大名城;美詩母子自助遊而沒參加銀髪族的活動,如果她能預知這一日遊獲得的歡笑聲,必定會很後悔呢。

        多倫多華埠街道寬闊、商店卻較老舊,沒有墨爾本唐人街的熱鬧與美觀;走馬看花匆匆張望後,竟找不到一家港式飲茶的酒樓?唯有飲咖啡食西餅祭五臟廟,志在觀賞城市及眾生相,餐飲無非飽肚而已,並非此行目的。

        資深美人的駕車技術當然無法與年青男女相比,安全第一,沿途免不了被那些匆匆趕路的洋男女司機們按車鈴;表姐不為所動、一於少理,我反而有安全感。當初表姐說要親自駕車到機場接機,心想比我高齡的「老太婆」當年駕機動車技術一流水準,可她駕汽車是否也如此,只能存疑?幸而老爺車中規中距,往返幾十公里有驚無險呢。

        因被後車按鈴讓她憶起趣事,說那次駕車去住家附近商場,停車場正巧有空位;開心的正要倒車時,不意有另部轎車的男司機靠近她,要她把車停到另一個車位?先到先停基本沒有出錯、為何要她轉去另個車位?

        她自然不為所動,沒想到該男士下車出言不遜先講粗口,再說:「師奶妳不會駕車呆在家好啦」?被對方無理辱及先人、令瓊表姐頓時氣往上湧,也即時打開車門出去,爭論幾句後出其不意的對他大喊:「非禮啊、有人非禮啊、、、、」

             那位粗魯男士突被面前的資深覩女怒吼聲、嚇到落慌衝入車內逃之夭夭。

        十九年前表姐夫往生極樂世界,中年守寡的瓊表姐,常被關心她的至親友好們介紹伴侶、或勸她再嫁。為了婉拒親友們的好意,她提出再嫁條件:「對方未婚同時要擁有「油井」的男士,不然免談」? 條件簡單卻謝絕了所有建議她再嫁的好意。聽罷讓我大笑不止,在多倫多華人社區那能找到「擁有油井」的未婚男人呢?

        瓊表姐初到多倫多、因不懂英語又無技能,只能到工廠去當機器操作員;由於聰明與勤快,未久被管工調換去操作難度較高的機器。工廠內有不少同是來自越南的移民或難民;在相同流水作業線上的北越工友,或因妒忌或因對南方人有成見,某日嘲諷瓊表姐:「妳們南方女人都是做雞的喲!」

        思想敏捷的瓊表姐立即反口回應:

         「妳們北方女人做雞都沒有人要呢!」

       當然讓那位自取其辱的北方女工不敢再逞強。可能口戰反被侮,心有不甘、這位女工友終於心生毒計,悄悄將一塊已有缺憾的零件、混入表姐已做好的成品大鐵箱內。

        翌日被安裝部測試發現,便叫表姐去辦公室責備;自問認真工作又從沒出錯的表姐,拿回那塊零件與自己操作的成品對比。即發現有問題的零件是幾天前的產品,並非她當天所生產。原來產品都打上生產日期,表姐將發現報告給管工,廠方追查而找出那位損人不利己的女工,從此再無人敢無故招惹瓊表姐了。

          瓊表姐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我必反擊」。我與婉冰開懷大笑之餘,不禁對瓊表姐刮目相看,行文至此,不得不向順瓊表姐說:「表姐,妳好嘢!」

       開心又快樂的多倫多之旅終於圓滿落幕了,返澳後每想起瓊表姐為我們當一日導遊,盈溢歡樂的好時光真是萬金難求啊,特敲鍵將個中點滴與有緣讀者們分享。

       二零一八年七月廿四日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