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家路新詩集《深呼吸》全球虛擬研討會】之四:吸中西之氣,抒離散之情 ──評米家路的新詩集《深呼吸》

2019/3/28 下午 06:10      撰稿:馮溢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米家路新詩集《深呼吸》全球虛擬研討會】之四:吸中西之氣,抒離散之情 ──評米家路的新詩集《深呼吸》

Photo by Lalo on Unsplash

美國新澤西州新澤學院英文系和世界語言與文化系學者詩人米家路教授的中英文雙語詩集《深呼吸》近期由臺灣秀威版社出版問世(428頁)。詩集收錄了詩人跨度三十七年的詩歌創作(1981~2018)。在詩集出版問世之際,六位學者及詩人被邀請通過網路對米家路的詩集進行了較全面而富有卓見的評論。 

發言者: 

顏艾琳:著名詩人,跨界策展人 

翟月琴:中國現代詩歌研究學者,上海戲劇學院戲文系副教授 

盧筱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馮 溢:美國詩歌研究學者,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

王文仁:國立虎尾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

紅四方 • 李桂田:紐約前衛藝術家、詩人、書法家、茶道家

 

                                                    *** ***  ***

 

馮溢

(美國詩歌研究學者,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

  《深呼吸》是一本囊括了詩人米家路先生三十七年詩歌創作之精華的詩集,書中的詩歌別致新穎,詩風多樣,記錄著詩人從八十年代初的求學少年到九十年代中期遊學南北的知識份子,直至2018年漂泊北美的異鄉客的詩歌創作和詩學的探索,其中大量的詩歌蘊含著文化和歷史意義歷久彌新,展現了詩人對東西方文化的相容並茂。《深呼吸》呼出了二十世紀一代知識份子家國情懷的氣息,袒露了複雜的在外漂泊之真情實感,展露了詩人對東西方文化和詩學的融合,及其對詩歌創作和詩學探究的求索。

  讀《深呼吸》給讀者一種深刻的歷史感和時代感,該書完整全面地點反映了詩人的創作歷程。全書的三輯以詩人的代表作,分別反映了詩人在不同時代的不同創作風格和詩學思想。第一輯 「天涯離騷」記錄了詩人從1996年至2018年的創作作品,顯露了米家路詩歌的後現代風格,受到西方文學思想的影響,這時期他寫了概念詩、後概念詩歌、波普詩等,戲仿和隱喻外在世界,折射主觀世界。第二輯「望氣歌樂山」是一個過渡期,收錄了詩人從格律詩歌向現代詩歌的轉變過程中的力作,如同米家路在書前面的致謝說明所言,這部分記錄了「詩歌氣場吸收與漲潮的歲月」(6)。第三輯「青春流光」則收錄了詩人創作初期從1981年到1985年的佳作,這部分詩歌「真誠可愛」, 是詩歌創作始「呼吸」的生命蹤跡(6)。

  《深呼吸》一書的題記完美地詮釋了米家路的創作理念和文化溯源,鮮明地點了「呼吸」這一主題。這篇題記為一首仿威廉‧卡洛斯‧威廉斯的〈紅色手推車〉詩,詩文如下:

 

   那麼多

   依賴

 

   一團藍色的

   呼吸

 

   迸發繁星

   銀花

 

   旁邊是一個

   空籃子 (10)

 

  「一團藍色的呼吸」,氣也。「藍色」是憂鬱的色調,帶有西方文化的色彩,但這「呼吸」最令人不由得聯想到中國文化中的「氣」,中國的氣功,武術中的「氣」以及中醫中的「氣」。在中華文化中,氣在很多時候被理解為生命之氣,和人的生命緊密聯繫在一起。老子的《易經》等經典作品中提到「氣」在人體運行的路徑和重要性。威廉斯在〈紅色手推車〉一詩中反映他觀察到的外在世界,並強調其玄思冥想,手推車在美國農村生活十分重要,他暗示出「現實與想像的結合」的詩學理念。與之異曲同工的是,詩人米家路借此仿寫,顯露出了他的詩學很大程度上賴於中華民族文化的薰陶和滋養,突出的是傳統的道禪文化在其詩學中的重要性。結尾處的一個意象「空籃子」是對俗語「竹籃打水一場空」中空籃子意象的呼應,「空」的禪學內涵被很好結合在這首題記之中,詩人一方面強調了這一漂泊歷程的艱難和所獲甚微,另一方面又令禪意在詩末尾,隨「深呼吸」得到無限延展,自然地抒發了「回頭萬事皆空」的感慨,流露出「檻外長江空自流」的爽朗。在中西文化合璧所「迸發」的繁星和銀花之中,米家路的詩歌簡約而意義悠長,滲透著一種靜謐之美和深遠之意。

  這團呼吸帶來對中國文化的思考和自身詩學道路的探究,這一點在書中許多的詩歌,比如:〈裂〉、〈雪中迷蝶〉、〈望梅八章〉和〈鑿道三行〉等得到精彩的展現和詮釋。在〈鑿道三行〉該詩由序言加三十個小節組成,每節均為三行,充分與主題相對照。題記引老子《道德經》開篇的幾句話,「道可道,非常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個「鑿」字展露出尋道之艱難,同時暗喻了詩人對千萬條求索之路、詩學之道和人生之道的探究和獨特思考。詩中洋溢著道禪的哲思,並通過短句的排列,意象的更迭疊加,配合著讀者朗讀的呼吸的節奏,讓語言自然而然地具有一種中國武術式的力道,體現了「鑿道」的陽剛之美。同時,詩歌不限於陽剛之美,在陰陽之結合中體現了道家的「道」學的真諦。「斧柄在手/旋轉與空氣中/一陣馬蹄鐵踏聲」令人感受的是一種武術中之陽剛,而「白蝴蝶從酣夢中/醒來,頓然發現/翅膀上長出一道彩虹」則是蛻變的陰柔之美;「行走,行走,行走行走/走也行,行也走/清澈之水無倒影」是在探尋「空」的禪意;而「天藍,藍天/無風,無雲,無聲/大地上無我亦無人」書寫了「念天地之悠悠」的「虛無」和悲壯。詩中的意象,如「大海」;「小船」;「彗星」;「白孔雀」等均令人聯想到詩人米家路的異鄉漂泊生活,這些意象與他對原鄉的思索相結合;「春雨」,「磊石」;「白鶴」;「南山」;「馬嘶」等意象令人想到唐詩裡這些意象的意蘊,意境悠遠,從中反映了詩人對異鄉和原鄉的重構,對西方思想和東方美學的融合和探索。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李白的這首〈行路難〉的名句寫渡黃河,登太行之艱險,同時抒發李白對人生道路之艱難的感嘆,對米家路的離散之苦和歸家之難可謂一個恰當詮釋。《深呼吸》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詩人如無根之木,無源之水的漂泊不定的複雜心理。比如:〈暴風雪襲來之前觀鳥〉中寫道:

 

   日子就這樣隨意,安然

   不料明日暴風雪咋起

   何處是家?何日再相聚?(34)

 

  再比如:在《夜行紐約》中寫道:

 

   午夜,一個中國人形色匆匆

   在濕漉的時代廣場穿行

   霓虹燈閃爍如亂竄的怪獸

   攪亂街頭急促的呼吸

   ……

   午夜,一個中國人在紐約穿行

   他周遭的世界嘈雜晦暗

   可他形色匆匆,又匆匆

   腦子裡在想寫一首中國詩

   來表達他的孤獨與傷感

   …… (122)

 

  書中〈暴風雪襲來之前觀鳥〉、〈麋鹿〉、〈一隻站在阿卡迪亞礁石上的海鷗〉和〈夜行紐約〉等詩歌反映了詩人漂泊異鄉時,思鄉、惆悵、疏離、異化、邊緣化等不同的心理反射,採用了詰問、借代、諷刺和對比等多種創作手法,構建了渴望和尋覓家園和歸屬感的詩學時空,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同時,《深呼吸》另一個鮮明特點是就對中國傳統和經典詩歌的重新再創作。比如:〈讀柳宗元《江雪》〉;〈抄《本草綱目》〉;〈仿沁園春雪〉;〈贈友〉等詩歌。這些詩歌寫在不同時期,展現了詩人對於故國和老友的眷戀,對中華詩學和文化的傳承和發揚。〈仿沁園春〉中寫道:「春光融融,綿綿細雨」;「晨露浸桃花,鮮潤豐澤,韶華橫飄,揮戈正好」;「展明朝,春雷陣陣,祖國富饒」,這些詩句與毛澤東寫於1936年的〈沁園春‧雪〉中的景物描寫和時代感,如「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江山如此多驕,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緊密呼應,反映了詩人米家路以獨特的視角,刻畫改革開放後的祖國的劇變和美好的心情,具有新的時代感。

  在時間的倒敘中,《深呼吸》一書彙集了記憶的真實、想像的虛無和潛意識的碎片,反映了歷史的更迭和米家路對於詩學的探究。這些精彩的交匯在中西方文化的無限時空之中相互碰撞融合,彼此交互作用,展現了米家路的獨特詩歌風格。這令《深呼吸》一書成為一部既具有個人彩色,又體現了文化和歷史時代感的力作。

 

──2019年2月21日於瀋陽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4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