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紅忙綠──宇秀詩集發表會暨女性詩意書寫分享會

2018/11/15 下午 09:37      
本站分類:作家新動態
忙紅忙綠──宇秀詩集發表會暨女性詩意書寫分享會

是誰?曾得有「詩魔」之譽的洛夫說:「你很會用意象寫詩,這點跟我像。」

是誰?曾得超現實主義前輩詩人瘂弦說:「你很會在詩裡說事兒,有小說的細緻,戲劇的驚詫,還有音樂性,不少都適合朗誦,甚至可以直接譜曲演唱。」

她,是一個具有駭人想像力的女詩人。

她,是宇秀。一位來自北美的「痛感詩人」。

宇秀的詩,視角獨特、意象紛呈、直擊人心。在貌似平靜的語詞水面下,諷喻的暗流呼嘯而至,此次出版2018年最新詩集《忙紅忙綠》,可謂當代華語詩壇一本女性而不主義的別樣詩學文本。

適逢今年是「2018 第五屆全球華文作家論壇暨第十五屆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雙年會」,宇秀老師以海外女作家協會成員的身分,風塵僕僕自加拿大來台參加論壇,在充滿藝文氣息的金車文藝中心舉辦「忙紅忙綠──宇秀詩集發表會暨女性詩意書寫分享會」,與詩友分享創作點滴。當日天氣微冷,但許多重量級名家詩人,包括張鳳、胡為美、劉正偉、向明、蕭蕭、綠蒂、古月、王學敏、楊樹清......等多位老師都盛情與會,場面熱烈又溫馨。

IMG_0901.JPG

宇秀老師自言從年輕時就開始創作,但中途轉換跑道至媒體、時尚產業,詩創作就停了下來。經過多年沉潛、醞釀,如今接連出版《我不能握住風》(2018/10,廣西師範大學出版)、《忙紅忙綠》兩本詩集,就似「鐵樹開花」一般!

宇秀老師首先分享寫作《忙紅忙綠》詩集,第一個想呈獻的,就是人稱「洛老」的洛夫先生,另一位則是將她首次引介到台灣發表詩作的詩壇前輩──瘂弦先生。在詩集中,收錄了兩位詩壇前輩的推薦辭。

 01.jpg

▲洛夫先生親筆推薦文

02.jpg

▲作者宇秀與洛夫先生合影

   03.jpg

 ▲洛夫先生加拿大居所──雪樓

 06.jpg

 05.jpg

 ▲瘂弦先生囑咐作者印出點評內容,細心修改

 07.jpg

▲「他們在島嶼寫作Ⅱ」紀錄片《如歌的行板》首映會,與「最佳男主角」瘂弦先生合影

 08.jpg

▲瘂弦先生攝於「橋園」(為紀念其夫人張橋橋女士,故名之)

宇秀老師認為女性書寫,與「女性體」書寫是不等同的,何以說「女性而不主義」?其論述基礎主要與兩位中國大陸的評論家有關。一位是學者朱大可先生,他評論道:

宇秀的詩,是用漢語書寫漢地記憶和北美日常經驗的結果,它既表達了跨文化的共同欲望,也展示出其明晰的個人風格特徵:敘事中融合意象,敏感而銳利,細瑣而不鄙俗,滿含嘲諷又不失溫存,女性而不主義,如此等等。在貌似平靜的語詞水面下,諷喻的暗流呼嘯而至。(《忙紅忙綠》P5) 

另一位,是曾與作者一同擔任葉紅女性詩獎評委的知名漢學家譚五昌先生:

宇秀在其詩歌寫作中嘗試建構一套屬於自己的意象方式與語言表述體系,並初步形成了自已具有鮮明個性的審美藝術風格,這是一個優秀詩人的重要標誌。宇秀的詩,在對世界自身的打量與生命現象的書寫中,常以自覺的女性意識與女性經驗貫注其中,其詩思敏銳而奇詭,意象豐富而多彩,想像大膽新穎,言辭犀利有力,酣暢淋漓,打破了東方女性詩人常有的溫柔與優雅形象,以及與此相對應的藝術表達上的某種中庸狀態,帶給讀者以強烈的現代性的審美刺激。(《忙紅忙綠》P6) 

宇秀老師特別強調自己創作不是「女性主義」,是因為她並非特意著墨女性「下半身」或特定「器官」,或者認為女性書寫就該溫柔婉約,因為瘂弦老師就曾說:「好的作品、好的作家都是『雌雄同體』!」(他也如此評價宇秀作品)

在創作過程中,宇秀老師不會打著「主義」、「主題」的旗幟先行,也無意識「要以○○主義」來創作,而是作為女性作者,遵循身為女性的生活感悟而書寫──這就是宇秀老師心中「女性書寫」的真義:不必以「理念」引領,而是心靈的翻譯。瘂弦先生認為小說家可以躲在文字的背後,但詩人不行,因為「詩人的作品放在那兒,詩人的人格就在那兒」。

或許有許多人會說,在生活忙碌的情況下哪來暇餘創作?宇秀老師坦言,從上海到加拿大生活的十數年期間,做的都是「做端盤子、伺候人的活兒!」怎麼還能夠寫詩?詩的靈感是怎麼迸發的?宇秀老師分享,其實正因為經歷了這種生活的碰撞,所以「寫詩」成為一種釋放,也為現實生活開啟另一扇門、開闢另一條路。很多人可能因為現實生活的傾軋,因為生活忙碌、枯燥而「完全沒有詩意」。對於身邊詩友的這種慨歎,宇秀老師說:「當你的雙腳深陷泥沼,你的心也在泥沼裡,肯定沒有詩」,但「當你的雙腳在泥沼裡,而你的心在星空上,那麼詩就在人世」!

宇秀老師以一首〈我〉,總結這段關於女性書寫的討論……

〈我〉

我是冬日兩朵雲邂逅的偶然

我是荒原兩團火燒成一團的瘋狂

我是種子被風吹落到大地長出的一個意外

我,終究是要回到泥土的一粒塵埃

 

我深入到地下支撐伸進雲端的思想

我在夜裡放飛靈魂把黑暗掃蕩

醒來,一如母雞依舊圈在後院

有把穀粒撒落就撲楞起翅膀

 

我的左手摸索著聖經裡耶穌的腳印

我的右手計算著每疊小菜的蠅頭小利

在前門種滿鮮花期待盈利於笑容可掬

在後門把眼淚拌到剩菜裡一道清理

 

我厭惡萬千風情只是詩行裡流出的口水

我痛恨夢裡的看見睜不開雙眼

我的身體裡總有一個自己鄙視另一個自己

我不是雷電,只是霹靂擊碎的一聲歎息

(《忙紅忙綠》P148) 

於此,宇秀老師感謝父母、丈夫與女兒的支持,因為家人,讓生活零落的忙碌終究能有一詩意的歸宿。

 【胡為美老師對談】

IMG_0240.JPG

與談人一胡為美老師,在評析作者創作之前,先以歌手王力宏原創歌詞〈裂心〉作為引子:

 

最近我的一點孤僻 來自一條小痕跡

朋友來電 留言 發短信 但我都沒回應

所以給自己放了長假 看幾十部電影

但沒有一個畫面能 讓這條傷痊癒

 

我愛過你 那是全心全意

有了你 才能成全自己

 

但談何容易 本來以為剛硬

原來如此疼痛的 裂開的心

 

最近我的一點憂鬱 來自一條小痕跡

說不出話 飯也吞不下 渾身有氣無力

所以開了一整夜的車 恐怕還不能停

但還沒經過一段路 能讓我忘記你

 

我愛過你 那是全心全意

有了你 才能成全自己

但談何容易 本來以為剛硬

原來如此疼痛的 裂開的心

 

引用這首歌詞,是因為胡老師認為這首詩歌詞所呈現的意境與「痛感」,與她讀宇秀老師的詩,感觸類同。

接著,胡老師朗誦了宇秀詩集中〈水瓶──寫給自己的生日〉:

 

儘管給不了富足的食物和營養,母親

還是用心,用積攢了一年的雞蛋

把我做成一只玲瓏的水瓶

從瓶口到瓶底,不少瑕疵,但無論如何

還算完整,足以插一兩枝花,存一汪清水

也足以放在窗臺做一個不奢華的擺設

 

如此,我在一些眼裡也曾經好看過

可惜以後的歲月不止一次碎了我

碎在愛情、碎在相思、碎在嫉恨、碎在病痛

碎在日子裡的一個個坎坎坷坷

 

猶如一條頭尾斷裂卻能再生的小蟲

我把碎片一一撿回來,仔細拼接、還原

依然是一只水瓶,不過多了無數裂痕

倒像古瓷的開片―那是沉靜下來的火

不再適合插花,存水

也不再適合做任何一處的擺設

 

一次次碎裂的疼,集合到生日燃成燭火

生活最近又一次失手的打碎

在零星的祝福聲中,正慢慢癒合

──而這,令我暗自慶賀

  (《忙紅忙綠》P118-119)

 IMG_0239.JPG

胡老師對宇秀老師及其創作的肯定,由詩集中推薦文可見一二:

被休休(宇秀)的詩作打動,其信手拈來的素材每每能夠隨心所欲地在她筆下發揮,直指生命的痛處卻也帶來盼望。如《我忙著綠花菜的綠西紅柿的紅》、《水瓶》、《月光滄涼》、《雨中疾馳》等等。流水如歌的文字底蘊透過獨有的白描技巧纏纏繞繞,落在愛詩者的心靈深處,卻又輾轉如春蠶吐絲,化蛹為蝶,載著意象的翅膀,在眼前翩翩起舞,時而轉折,時而與靈魂對決作難,柳暗花明,絕處逢生,萬鈞筆觸繞指柔。以針的微痛和線的縫合織就成一幅心靈錦圖,反射出生命的質感與無常,卻也還原了詩人美麗意象的詩意人生。我喜歡休休的詩作,喜歡到想要背誦幾首留作紀念,如《水瓶―寫給自己的生日》、《夏至》、《雨聲》、《媽媽》、《迷迭香的街》……篇篇靈動,韻律天成。我也喜愛她為每一首詩的命題,只因為每一首詩的命題都呈現出多邊多角的想像空間。為休休此書的美好發揮鼓掌致賀!建議大家人手一冊,共享詩意盎然的唯美世界。 (《忙紅忙綠》P153-154)

 

胡老師又朗誦了〈雨聲〉,她認為宇秀老師的詩作可從三層意義來探討:命題,寫詩的質感,從生活衍伸到生命的層面。讀者由詩集的「目次」就可看出,從輯名到詩名的「命題」就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宇秀回應:

〈雨聲〉放第一首詩的用意,一方面是為了與大陸出版的詩集有所對應,那本詩集第一首詩也是一首四句詩,另一方面也讓讀者從這首詩開始了解宇秀這個詩人,若讀者喜歡這四句詩,自然就可以繼續讀下去。此外還有一個原因是,這首詩寫好後,曾傳給向明老師審閱,向明老師的的回饋是:「這首詩很有『洛味』(洛夫風格)!」所以決定將這首詩放第一首。

至於如何取名?宇秀老師認為,標題和詩的文本,就如同「謎面」與「謎底」的關係,詩句是謎面,希望讀者在沒有看到標題的情況下也能看出「謎底」(標題),而每位讀者的謎底不一定相同,這就是詩的多樣性。〈雨聲〉寫作的當時,正值溫哥華的六月雨季,一個人在家,雨聲讓寂寞感被放大,那個感傷的時刻雨聲就加倍了這種愁緒,加上當時身邊親友幾位親友的離世(包括洛夫先生),所以藉題抒懷。

又如作者曾給蕭蕭老師讀過的〈元宵〉、〈旗袍〉,都是四句詩。宇秀老師希望讀者看過詩後,「能夠告訴我:你認為這首詩在說什麼?」 

胡老師再以〈午時的餐廳〉中幾句詩句為例,說明宇秀創作從生活中獲取靈感,信手拈詩,尤其動人。

 〈午時的餐廳〉

午時的餐廳,沒有午餐的客人

白白地亮著一盞盞燈

如白白開著的無人賞識的花朵

 

而在這些椎心痛感之後,宇秀還是又能夠產出一首首輕柔的詩(如:〈一群老太太的下午茶〉),這種由詩反映出生活的質感,一層層反映出生活的蛻變,相信讀者也好奇,宇秀老師如何在生活中捕捉詩意,延展詩的意象?

宇秀回應:

詩作中細瑣的生活細節,並不會磨損詩。宇秀老師以移居加拿大為例:有些人移民之後回歸原點,「社會屬性」就回歸於零,她曾經在上海活躍於各種光鮮亮麗的場合,不論生活或工作都很豐富。但移居加拿大之初,記得有一次,丈夫要買一支手機給她,但那時候的宇秀老師「誰都不認識」,「買手機給我,我還能打給誰呢?」

從精彩的上海生活到加拿大後,宇秀老師的包包裡只有紙巾、口紅,而沒有上海記者生活的相機、錄音機,感受到「文化身分的失落」,為此她寫過一篇連載的短篇小說〈當宇秀是露絲瑪莉的時候〉,Rose Marry是宇秀加拿大名字,沒人知道誰是宇秀。每當有人叫她Rose Marry時,宇秀就知道「這是我在打工,現在沒有人需要宇秀的思想」,只需要「你把這件皮草賣出去」,但宇秀知道自己並不適應這種販售員誇張不實的推銷話術。後來自己經營餐館,每天也都有各種瑣碎的事情干擾著。有時候客人很少、店裡回歸安靜的時刻,宇秀老師就會看著窗邊,腦中寫詩。

「當你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你們已經很優閒了;當你在生活苦難中,你是不會有閒暇時間去探討人生的。」宇秀認為自己在兩者之間擺盪平衡著,所以寫下了〈我忙著綠花菜的綠西紅柿的紅〉,這首詩也受到瘂弦先生的青睞。

 

在不知菜價也無需瞭解尿片的時候

我常常像哈姆雷特

延宕在夜空之下思考是生還是死

此刻,我就只顧忙著

綠花菜的綠西紅柿的紅

卻怎麼也擋不住日子跟著綠花菜泛黃

跟著西紅柿潰瘍

偶爾激動的事情像菠菜一樣沒有常性

轉眼就流出腐爛的汁液

所有的新鮮不過是另一種說法的時間

 

母親在時間的左邊洗完尿布

就到時間的右邊被穿上成人紙尿褲

好像僅僅隔了個夜

 

那一夜,籃子裡並排躺著

沉著的綠花菜和美豔的西紅柿

它們不知道第二天讓我的心

有多疼

----------

綠花菜昨夜還綠得很沉著

今天午時就黃了

一如我在母親懷裡的照片失去鮮明

那色衰的照片像一張老去的臉

訴說著日子和那日子裡的不可訴說

我問母親我是怎麼離開她懷抱的

她說她正忙著洗尿布

和尿布以外的許多有意思沒意思的事情

一回頭,她的孩子就自己去了菜市

就買了綠花菜、西紅柿還有其他

 

這是宇秀寫兩代人的生活,她很喜歡波蘭詩人──辛波絲卡,因為她總能夠在平庸的生活中寫出很多細微的皺褶,這正如洛夫先生說的:「我要給你看裡子,而不是只寫表層的東西」。宇秀老師說:「如果我寫出來讓大家感受到一種質感,那並不是我刻意要營造的,而是生活本身讓人感動。」

 

【劉正偉老師與談】

IMG_0282.JPG

劉老師因為洛夫紀念館的淵源,而與宇秀老師有了連絡。劉老師提到近來中國大陸有很多「口水詩」,也就是散文式的寫法,不知宇秀老師對於這種「口水詩」的創作有什麼樣的想法?

宇秀回應:

宇秀老師表示自己移居加拿大已經17年,生活接觸的環境與中國大陸很有距離,而即使是十多歲時開始寫詩,她也是從生活中獲取靈感而創作,並非從周邊閱讀而習得。她也與在場嘉賓分享,《忙紅忙綠》這本詩集中,她刻意沒有標上每首詩的創作時間,但有些創作的風格演變或許還是有跡可循,以下這首就是宇秀老師剛剛開始詩創作的作品:

〈我懷念吵架的事〉

長大了

我們見面點頭微笑

彬彬有禮

可我愈加懷念小時候

吵架的事

啊,多麼有趣

 

那次

我胳膊越過了你

在課桌上畫的「三八線」

我們就在邊境線上大戰一場

我哭了,發誓永不理你

第二天上學路上

雨,滴答,滴答

你看看旁邊沒人

悄悄地把我拉到你的傘下

 

長大了

我們變得很客氣

見面點頭微笑

彬彬有禮

可我總覺得心上有一道

「三八線」似的

 

宇秀老師獨家分享了這首詩一段特別的歷史......

話說大學時,宇秀老師成績優異,畢業後理應分發到前面志願的工作單位。殊不知,卻被這首小詩影響了!當時學校詩社邀請了一位詩刊的編輯來演講,那位編輯朗誦了這首詩,並現場給予高度評價。沒想到,卻被學校黨書記批評這首詩沒有生活感,這位書記認為作者應該到工農階級去「感受生活」,而非僅寫些小情小愛的東西。當場鴉雀無聲,沒人敢回應。耿直的宇秀老師卻不服氣,她站起來大聲回應:「我不同意這種說法,我認為不論哪個階層的生活,只要是真實感受都是生活!」「難道莎士比亞寫的不是生活?李白、杜甫呢?他們寫的難道不是生活嗎?我認為生活不應該侷限在所謂無產階級。」

回歸到「口水詩」的問題,宇秀老師認為還是要回到詩的韻律和美感,就像人們看芭蕾舞劇、歌劇,並非不了解這個故事文本,而是在了解故事的前提下,去看「不同形式的藝術表現」,詩歌有其本身特殊的藝術表現形式,確實不應該放棄,否則就不足為詩了!

劉正偉老師另外從上下輯的輯名,上輯名為「心鏡世相」和下輯「欲火情殤」提問,請宇秀老師分享這兩輯寫到小時候、現實的感傷,是如何命題、鋪陳?

宇秀回應:

由這兩輯可以看到,上輯主要寫現實生活,下輯是個人內在的情感、欲望。宇秀老師曾經在微信發了一串愛情詩,但內容並非只是那種卿卿我我的愛情,從年輕17、18歲讀者到80多歲的老教授給予的回饋,都可以知道這些愛情詩也很能夠引起大家的共鳴。但話說回來,在中國大陸出版著實不容易,尤其是海外身分的作者更是限制重重。中國大陸層層審查制度,也讓宇秀老師曾經被編輯要求刪改詩句,例如有一首出現「乳房」兩字被要求刪除,但可笑的是,這只是歌頌母愛,並非有甚麼情欲。

回應前述提到的女性書寫,宇秀老師的〈馬王堆丞相夫人〉(《忙紅忙綠》p74)、〈夏至〉(《忙紅忙綠》p146)剛好在今年「葉紅女詩獎」獲獎,非常難得!恰巧此次宇秀老師來台主講女性書寫,一切彷彿冥冥中命運的安排。最後,宇秀老師以一首詩作結:

 

因為看見繁花,我們失落了心愛的那一朵

因為看見大海,我們忘卻了飲過的那一瓢

因為看見高山,我們亂了腳下的方寸

因為太多路徑,我們背叛了上帝的指引

(《忙紅忙綠》P85)

IMG_0283.JPG

【現場來賓致詞交流】

高齡91歲的向明先生給予宇秀老師極高評價:「宇秀可以說是洛夫、瘂弦的嫡傳弟子。」

 IMG_0917.JPG

綠蒂(詩人,《秋水》詩刊發行人,世界藝術文化學院副秘書長):

「即使過程中有摧折,她還是在作品中維持了自己的風格!」

IMG_0919.jpg

蕭蕭(詩人,評論家,前明道大學人文學院院長):

「詩人,何必女性?期待宇秀下一部詩集以世界、宇宙人的眼光來看生活!」

IMG_0924.jpg

張鳳(作家,哈佛大學中國文化工作坊主持人):

「宇秀的詩好,散文也好,是非常傑出的女性表述。」

IMG_0330.jpg

王渝(台籍旅美著名詩人):

「休休的詩讓人驚艷,特別是裡頭那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動。」

IMG_0940.jpg

其他未能到場,但以書信給予支持的詩人名家:

 香港詩歌協會_秀實.jpg

▲香港詩歌協會_秀實

 榴花師詩社_安家石.jpg

▲榴花師詩社_安家石

【活動圓滿大合照】

 IMG_0343.jpg

今日人氣:6  累計人次:126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