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奇幻作家言雨──在逐日之後,談《逐日騎士》的創作過程。

2018/1/4 下午 02:40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本土奇幻作家言雨──在逐日之後,談《逐日騎士》的創作過程。

台灣本土的奇幻作家言雨,曾經出版過史詩級的《狂魔戰歌》系列,並且以《萬有之門》獲得了「2017 POPO華文創作大賞」優選。也終於在眾多讀者的期盼下,於2017年底推出他的最新作品──《逐日騎士》。以下訪談了言雨關於《逐日騎士》的一些創作過程。

編:為什麼會創作出《逐日騎士》這個故事?

言:如果沒記錯的話,當初在狂魔戰歌二部曲和三部曲之間,打算暫時放下過於沉重的狂魔系列,做點額外的嘗試。於是乎,有了今天的主角《逐日騎士》。

編:《逐日騎士》有著日夜雙分的的背景設定,這樣的構想是如何發展出來的?

言:從無到有架構奇幻世界,不外乎要將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蒐集起來,再從中挑出能夠發展故事的組合,再置入人物角色。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偶然讀到印度神話中關於彗星的起源。偷吃靈藥的羅睺,遭毗濕奴斷首而亡(關鍵劇透!)。斷首不死的羅睺深恨向大神打小報告的日月,因此變成了追逐日月的禍星。當下的想法,很奇怪的居然連結到西方鬼故事中的無頭騎士杜拉漢。看到這裡,我突然玩性大發,改編結合兩篇完全不同的神怪傳說,也因此有了日夜雙分的逐日世界。

編:請跟讀者談談《逐日騎士》的內容與成書過程。

言:這本書是由女主角之一瑟隆佳佳和守護她的騎士,帶點中古世紀風味的愛情故事、穿插在愛情故事中的是老鼠般的罟覓奇與他的少男情懷、青梅竹馬賀梓柔、鬱光城的大小陰暗面結合而成。就這樣一路鋪陳到完稿,之後簽約、編修、精煉,直到成為預備面世的成書。在這過程中覓奇的故事比重逐漸放大,公主與他的騎士則成了難以捉摸的歷史陰影。

說起來,比起一堆橫空出世、天賦異稟的光環主角,其實我更喜歡讓主角平凡一點,罟覓奇這個主角算是寫過的人設裡面,被我洗得最乾淨、最平凡的角色。除了手腳敏捷了一點,多學了一兩種外語之外,這個來自鬱光城的鼠輩幾乎沒有任何特點。我一直覺得主角的特點應該來自於他想做的事,而不是他天生具有的身分。大概是這一點偏執,罟覓奇這個角色寫起意外順手。反倒是另外兩位女主角,佳佳公主和賀梓柔寫起來綁手綁腳,談情說愛和編織浪漫的情節寫到最後又砍光了。

編:最後,身為一個作者是否對這部作品有著甚麼樣的期待或目標?

言:用神話改編故事簡單,但要延伸出屬於自己作品的意義就困難了。《逐日騎士》是我試著描寫追逐虛無的作品。我想寫他們三位主角追逐夢想,就算這些夢想稱不上什麼偉大的目標,微小到微不足道,甚至只是自私自利。可是對他們而言,這些夢想卻很可能是他們唯一的寄望。三個夢想幻滅的人物,我各自給了他們不一樣的結局,再由一個死而復生的騎士,串起未來和過去。總底來說,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所有人都死了.<燦笑>

逐日騎士是我難得全新的作品,通過審稿推進到出版作業的特例。一般來說都要經歷過試寫,再用同樣的設定重新開稿,才有辦法取得些許成績。原始初稿前半段的篇章太過冗長鬆散,第一次放在網路上連載又腰斬回收,進廠重修了一大半。接著通過審稿後,又在責編建議下繼續縮減字數,於是從最初的二十萬字版,一路縮減到預備面世的定稿。而無巧不成書,刪修的過程讓我對罟覓奇這個角色掌握愈來愈精熟,衍生出了另外一部作品——《萬有之門》。

言歸正傳,在創作期間手癢塗了一些塗鴉,讓《逐日騎士》中一些關鍵角色有了具體的面目。有些塗鴉單純放在部落格上自娛娛人,不過其中兩張則有幸獲得編輯青眼,加入書中與讀者見面。如果你是看過《萬有之門》的讀者,想多了解那個隨風遠颺而去的騎士,《逐日騎士》絕對不能錯過。初次接觸逐日世界,那恭喜,你可以從最初的罟覓奇開始認識他。

相關書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1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